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7

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7

點擊閱讀第一章: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

前情回顧:四年前,她鋃鐺入獄,曾經的沈家千金,陸氏夫人,一封冷血離婚協議,自己的兒子喚曾經的好友為媽咪!她勢必要血債血償。不可諒解的前夫,深情款款的貴人,她不等老天的報應,因為,她會親自奪回屬於我的一切,包括幸福的資格!

第13-14章:

「這要做什麼?」陳威有些疑問,傑西卡淡淡的一笑,「我不會弄壞這位美女的,只是需要她幫我一個忙。」

說著,傑西卡看向沈馨予:「我們的模特出了車禍,這個時間已經來不及找人了,你幫我這個忙吧。」

「這個我做不來,真的抱歉。」沈馨予雖然有著一米七的身高,但是從來都沒有做過模特,而且,她來著宴會就已經是硬著頭皮來,並不想再做這些了,只是想把答應了陳威的事情做完,就離開。

「我們公司好不容易才拿到這個合作案,就當做是我欠你一個人情。」傑西卡拉住沈馨予的手,繼續道:「你放心吧,我們的模特都是帶著面具展示珠寶。」

「你答應傑西卡吧。」陳威忽然開口,話中的意思是只要她答應這件事,那麼投資的事情他才會答應。

沈馨予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就當做這是她幫陳威做的一件事,既然是兩個相愛的人,那麼她希望他們夫妻能有好轉。

傑西卡開心的抱住她,然後朝著陳威笑了笑,陳威挑了挑眉,拍拍沈馨予的肩膀,示意謝謝。

就在沈馨予剛剛離開,會場的大門再次被推開,在場所有女人的目光就像是一道聚光燈投向正闊步走進會場的陸祈銳,完美的迷人外表和顯赫的背景,儘管他是一位離婚的男人,他,陸祈銳,一直無法磨滅女人對他的愛慕。

高大英挺的第13章 「一家人」的幸福(1)

身材穿著一身黑色純手工西裝,闊步走了進來,但,今天的他卻不是獨自一人。

陸祈銳高大英挺的身材穿著一身黑色純手工西裝,闊步走了進來,但,今天的他卻不是獨自一人。

「陸先生,顧小姐,小少爺,請這邊請。」工作人員禮貌的問候,推開會場的大門,領著他們三人走了進來。

一身黑色小西裝的陸曦一副小紳士的模樣,牽著一隻白皙柔嫩的手,跟著大人跨著步伐走了進來,看了看四周,帥氣的小臉上滿是興奮,這還是他第一次跟著爹地媽咪來這樣地方,走進了會場,特別是他還能牽著媽咪的手。

而拉著她的人正是顧薇,一名國際聞名的律師,一身黑色光澤的絲綢呈現著優美性感的弧線,晚禮服背後大膽的露骨的設計,完美剪裁柔和而下,在延伸到盈盈的腰際與弧度嬌美的臀線之間方才收住,嫩滑的背肌展現在外,散發著誘人氣息,隨意盤起的頭髮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的韻味。

小曦停住腳步,抬起小腦袋,看著顧薇,說道:「小曦想去洗手間。」

「祈銳,你先過去,我帶小曦去。」顧薇優雅的一笑,帶著陸曦朝著洗手間走去。

陸祈銳出現在會場,各界人士的貴賓則上前問候,笑聲高揚,清脆的碰杯聲響起,如今,他已經成為商場上眾星捧月的人物,陸氏在他的管理下,更是超越了以前的成績,可是,他的私生活在四年前離婚後,卻始終是媒體的一個謎團。

但今天看到顧薇的出現,不免讓媒體問問道他與其的關係,「陸總裁,請問你與顧薇小姐的關係是什麼?」

「這個問題大家很快就會知道了。」陸祈銳只是淡淡回答,嘴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這時,卻不知道某處安靜的角落裡,一張如刀削般冷峻剛毅的精緻面龐正看著這裡,那霸氣的劍眉英氣煥發,挺直完美的鼻樑猶如雕像一般呈現著最高貴的線條,緊抿的唇鎖住內斂和堅毅,一副金絲邊眼鏡下是一雙墨色的眸子,看起來很斯文,卻沒有人知道,他斯文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魔魅的心,修長的手指拿著一支高腳杯,眼中的一閃而過的神色,讓人捉摸不透。

輕抿一口血紅的酒,嘴角,勾起一絲淺淺的痕迹,卻不著任何的笑容……

音樂漸漸地變得輕柔,各位來場的嘉賓分別在離展示台最近的地方就做,各媒體的記者被安排在後面,在一段開場白之後,台上的燈光打開,音樂漸大。

後台,傑西卡將一條璀璨並且價值不凡的鑽石項鏈戴在了沈馨予的雪白的包子上,提醒道:「一會兒走完你只要站在左邊那個標誌上就好,拍賣過後,把項鏈送給買家,就可以了,真的謝謝你。」

沈馨予點點頭,將面具戴在了臉上,提著拖地的雪白露肩雪紡長裙走到了舞台,這時,嘉賓席的燈黑了下來,唯一的燈光照在了她高挑妙曼的身體上,此時此刻,她成為了無數雙眼睛的交匯點。

沈馨予告訴自己面具遮住了臉,就不必擔心了,只是,那刺眼的射燈,她還是有些緊張,再加上小腹傳來的陣陣疼痛,讓她的腳步有些僵硬,但她還是讓自己鎮定下來,一步一步的朝著前面走去。

鑽石項鏈在燈光的配合下,光芒四射,再加上她那柔美的身段和雪紡長裙,組合成了最完美的搭配,讓大家都移不開目光。

「埃菲爾,是法國最著名的設計師精心打造的一款珠寶,它述說著一個美麗的愛情傳說……」

在主持的人的講解下,她也才知道自己脖子上帶著的項鏈有這麼一個美麗的故事,她也曾是個追求著一份單純愛情的女人,只想有那麼一個不離不棄的人與自己共度這一生,她本以為她找到了,可是……

這時,主持人的話落,周圍的燈光都亮了起來,瞬間打斷了沈馨予的思索,卻讓她看清楚了不遠處那脫穎而出的身影,那張熟悉的臉,就是那個她曾經以為「對的人」。

她心裡冷冷的一笑,轉過目光,不讓自己的去看他,也不讓他再來打擾自己的心。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亮的聲音在這輕柔的音樂里響起:「爹地!」

清脆響亮的童音讓她的心強烈的跳了一下,她猛地看向那聲音發出的方向,只見一個穿著黑色小禮服的小男孩朝著陸祈銳走了過去,這小男孩的帥氣的小臉上仰著笑,小手拉住陸祈銳的大手,抬眼看著自己的爹地。

這張小臉讓沈馨予心裡震撼了一下,她記得,這小男孩跟她在醫院的走廊見過,他請她幫忙買汽水,他,他就是小曦,他就是她十月懷胎的孩子,他……

「爹地,那姐姐脖子上的項鏈好漂亮,一定很適合媽咪。」

他清脆的聲音清楚的傳進了沈馨予的耳朵里,他口中換著媽咪是誰?她才是他的媽咪!

「媽咪!」小曦興奮的轉過身,這時,人群中走出一抹美艷的身影,拉住陸曦的手,摸了摸他的可愛的臉蛋,擔心道:「這麼多人要等著媽咪一起,知道嗎?」

「媽咪,我知道了。」小曦點點頭,露出可愛的笑容,然後看向爹地。

陸祈銳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舉起手中的叫價牌,「一千萬!」

「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一千萬三次,磅!」拍賣員一掃過全場,將手中的木錘狠狠的一敲擊,說道:「成交!埃菲爾屬於陸先生,請我們的模特親自送給陸先生。」

陸曦清脆的聲音傳進了沈馨予的耳朵里,她的孩子竟然叫著別人媽咪,她在叫誰媽咪,她強忍自己心中的痛把目光看向那個從人群中走出來的身影,當看清楚那張洋溢著幸福笑容的臉的瞬間,孩子叫媽咪的女人是她曾經最好的姐妹顧薇,她的心就就像是被針扎入最深處那樣的疼痛。

顧薇拉著陸曦的手,溺愛的摸了摸他的頭,然後溫柔的看向陸祈銳,看著那他們「一家人」幸福的樣子,沈馨予彷彿感覺連呼吸都覺得痛,身體僵住就像是被釘在原地,周圍說了什麼,她完全聽不見。

「一千萬,成交,恭喜陸先生!」當拍賣員敲下木錘,嘹亮的聲音響起,周圍嘩的騷動了起來,名流們私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媒體們都像是挖掘了一道最爆料的新聞,一個個的激動要去採訪,保全人員立刻上前攔住,將他們與陸祈銳保持了一段距離。

主持人也帶著笑容恭喜,然後轉向佩戴著「埃菲爾」的模特說道:「好了,現在就讓我們的模特親自將埃菲爾交給陸先生。」

話落,沈馨予沒有一絲的動作,就像是完全聽不到一樣,主持人見況,帶著笑容來到了模特的身邊,推了推沈馨予,這才使她回過神,主持人笑著又說了一邊,這會兒沈馨予才清楚聽到,他們買下的是她展示的這條項鏈,而且還需要親自將它交給陸祈銳,看著他親手將它戴在顧薇的脖子上。

沈馨予心中自嘲的一笑,老天爺,真是開了好大好大的玩笑,但還是給了她最好的憐憫,就是她還有著這副能遮住自己的面具,將她所有狼狽的一切都掩蓋住,包括她強忍住不讓它流出來,卻還是流出來的淚水。

她顫抖的手將脖子上的項鏈取了下來,放在黑色托盤裡,牙咬將托盤端著,一步一步的朝著他們的方向走去,每一個腳步都像是踩在針板上,一路走來,鮮血淋漓。

儘管如此,她心裡都反覆的告訴自己,走下去,走下去,不能退縮,不能流淚,就算是身體在劇烈的疼痛,她都不能……

她停在了陸祈銳的面前,他合身的西裝是那麼的卓爾不凡,雙手拿起項鏈,嘴角勾起淡淡的笑,舉手投足間帶著他獨有的氣息,將項鏈溫柔的帶在了顧薇雪白的脖子上,兩人對視,他嘴角的笑容溫柔而得意,是她曾經最想得到的,卻從未享有過的。

這時,看到此時此刻畫面的媒體們再也按捺不住,一個個的推開了保全人員上前採訪。

「陸先生,埃菲爾代表著愛情,你重金買下送給顧小姐是不是表示你要正視公開兩人的關係。」

記者將話筒放在了陸祈銳的面前,只見那俊臉淡淡的一笑,那熟悉而磁性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出:「這並不是公開,而是正式宣布,顧薇是我陸祈銳的未婚妻,也是陸曦的母親。」

那麼也就是說,國際大律師顧薇即將成為陸氏的女主人,這個消息的確是讓人驚訝不已,但是,這樣的一對也將是在他們心中完美的組合,無數閃光燈在他們面前閃爍,顧薇盡顯著成熟的韻味,笑容里呈現出幸福小女人的姿態。

一旁的陸曦也站在他們的面前,掛著得意的笑容,拉著媽咪和爹地的手,此時此刻,她沈馨予的名字早已經不會再出現在他們之中,就像是一個未曾出現過的人,包括她才是陸曦的母親的現實,都已經被掩蓋住了,都已經變成了事顧薇給他生下的孩子。

真是可笑!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四年的時間,加上陸祈銳的權力,的確可以讓他們忘記這些事實。

哪怕是有人提起,也只是輕描淡寫的想增加一些題材。

「不知道顧小姐現在是什麼心情呢?」

顧薇優雅的笑了笑,纖細的胳膊挽住陸祈銳的手臂,柔聲的說道:「能與祈銳在一起第14章 「一家人」的幸福(2)

,我很滿足。」

「聽說陸先生的前妻已經出獄,不知道您有什麼想法。」這話一出,顧薇只是淡淡的一笑,並沒有回答,而出聲的卻是陸祈銳,他冷漠的回答:「關於她的事情,已經跟我沒有關係,我們都將有新的生活,請大家給我,並且給我跟顧小姐一些空間,我們能走到今天不容易。」

這話說得多麼的紳士,沈馨予心裡冷冷的一笑,他們走到今天不容易,還真是非常不容易,沈馨予,你真是最大的傻瓜,當年床上躺著的女人就是你最好的姐妹你不知道,陸祈銳就是因為她而對自己不聞不問,你不知道,在你坐牢的這四年裡,她成為了你孩子的媽咪,你還是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曾經的你,真是傻的可以!

而現在,你不能再這樣傻下去,你要看清楚,並且牢牢的記住,陸祈銳,顧薇他們的背叛和欺騙,將來有一天,要讓他們也好好的嘗試嘗試!

閃光燈在他們的面前閃爍,那兩張帶著笑容的臉,她不想在看到,而且,腹部傳來劇烈痛讓她越發難受,於是,她退後一步,想從這一片擁擠中出去,透一透氣。

卻不料,就在剛剛退了幾步,就被身旁的激動的記者猛地一推,高跟鞋瞬間折斷,腳一扭,她整個人朝著地面摔了下去——

砰地一聲,完全被掩蓋在一群人的激動中,原本在臉上的面具也掉在了地上,一張蒼白無比的臉呈現在燈光下,眼角還掛著兩行剛剛乾枯的淚痕,樣子看起來十分的狼狽。

「姐姐,這個是你的嗎?」面具正好掉在了陸曦的腳邊,他彎下小小的身子撿起面具,伸手遞給沈馨予,在一雙大眼睛看清楚他叫的姐姐后,立刻興奮的開口:「咦,姐姐,怎麼是你!」

「謝謝。」沈馨予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發出這兩個字,快速地從他的手上拿過面具,帶在了臉上,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這一幕的時候,正想找陸曦的顧薇卻看得清清楚楚,看清楚了那面具下的面容。

她,她是沈馨予!

「姐姐你不記得我了嗎?」小曦嘟著小嘴,有些失望的問道。

沈馨予緊緊的捏住裙擺,指尖不禁的顫抖,雙眸隱隱的泛著一些濕意,此時此刻,有誰能明白她的心情呢?她多麼想狠狠的抱住他,抱住自己的孩子……

顫抖的手正要輕輕地觸碰了一下小曦的臉,卻被陸祈銳搶先一步,將小曦拉到了他的身後,如王者般居高臨下,他當然也在那瞬間看到了,看清楚了模特是誰,心中雖然詫異,卻在看到她要觸碰陸曦的時候,快速地拉了過來,將小曦的手交給了顧薇,然後,一句話也不說,冷漠的轉身。

沈馨予收回在半空中手,心早已經入死灰,也不會再為他們流淚,纖細的手撐著地上,她要自己好好的站起來,然後離開。

但是,卻在剛起來的時候,因為腳被扭傷又跌了下去,腹部的疼痛讓她額角儘是汗水,全身有些無力,她想找一處可以扶住的地方站起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手伸在了她的面前——

就在記者們都將重心放在陸祈銳和顧薇身上,完全顧及不到這個摔倒的模特時。

一抹昂藏的身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優雅如豹,款款而至,一身純黑色的西裝掩蓋不住他卓爾不群英姿,那如雕像般精緻完美的高貴線條,俊美且魔魅,眉宇之間中卻透露著深沉內斂的氣息,睫毛之下呈現著璀璨的黑。

在萬千光影下,三十二歲,有著成熟男人致命魅力的肖墨恩朝著她伸出手,手指修長,大手寬厚,帶著如陽光般的暖意。

就在她最狼狽不堪的這一刻,再她被人們忽略到一文不值的這一刻,這寬厚的手印入了她的眼帘,她記得這個讓人見過一眼就無法忘記的男人,但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卻不知不覺的將手放在了他的手心中。

溫暖,一絲溫暖觸碰指尖,她整個人被一道強而有力的力氣拉了起來,就在眾目睽睽下。

「你還真是不小心。」低沉的嗓音由那張弧度優美的薄唇緩緩說出,肖墨恩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覆蓋住那雪白的香肩,並且扶住有些無力的她。

這一幕,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重心,在這一瞬間顛倒,有些人還不知道這忽然出現的男人是誰。

忽然,一名記者驚呼出聲:「肖墨恩,他是肖墨恩,他是卓越新上任的總裁,肖墨恩。」

天啊!那個華爾街傳奇人物肖墨恩竟然也出席在這一場慈善宴會,他跟這個模特是什麼關係。

沈馨予的眼眸越來越迷糊,聽著周圍的人喚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什麼,好像是叫他,肖,肖墨恩……

已經來不及思考,她眩暈的大腦忽然一片空,眼前一黑,瘦弱的身子朝著一邊倒去,肖墨恩結實的手臂扶住她,順勢一個攔腰,將她橫抱起,冷冷的掃過那些記者,掠過某個身影,冷漠的闊步朝著會場外走去。

記者在身後窮追不捨,一直無法採訪到的卓越集團總裁肖墨恩,今天在這裡出現,並且抱著一個女人離開,這才是最勁爆的消息,他們怎麼可能放棄。

然而,驚訝的並不是這些記者,在場的嘉賓都震驚不已,剛剛那個卓爾不群的男人就是傳說中的肖墨恩,而他懷裡抱著的女人又是誰?

陸祈銳原本帶著淺笑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那個男人是肖墨恩,那麼沈馨予跟他是什麼關係?莫名的,他不知不覺收緊那握著小曦的手,小曦抬著頭看了看爹地,在看看那昏倒的姐姐,很奇怪,他好像在擔心那個姐姐。

他們是什麼關係?顧薇站在原地,看著那即將消失的高大背影,就在他在轉身,那雙墨色的眸子與她交匯的瞬間,他們雖然相隔不遠,卻能讓她感覺像是時間在那一刻停止了。

她臉色一黯,神情驚訝,她以為她忘記了那個青春年少的日子,那張俊美的臉,沒想到只是那麼一眼,她的心裡卻猛地顫抖了起來,當年那個青澀的男子Moen竟然就是如今的肖墨恩,這麼多年不見,他變了,眼中透露的全是冷漠,但是,卻在看著沈馨予的時候閃過一道異樣的色彩,然而,看著她只是那麼冷的一眼,讓她有一種被忽略的感覺,曾幾何時,他把她捧在手心,是她的全部……

肖墨恩抱著懷裡昏迷的人,走出了會場快速地的進了車子里,保鏢將那些記者攔住,車子啟動離開。

車裡,俊美的臉上仍是看不出任何的感情,在他看到那張闊別的八年的面孔出現時,他一直默默的站在角落裡,看著發生的一切,她變了,不像是當年那副單純的稚嫩,成熟富有韻味,但是,對於過去的事情他已經忘懷,並且放下。

只是,他卻被這個消瘦的身影和遲疑的動作吸引了,想看明白原因,就在面具掉落的瞬間,他看清楚了那張臉,那個在車上哭得稀里嘩啦,然後堅強的站起來走下車,那個在衣服店裡捨不得買,不管店員怎麼刁難都很平靜的女人……

醫院病房裡,肖墨恩沉默地坐在沙發上,窗外已經是深夜,一盞吊燈落在沙發邊,光線照著他堅毅的線條,伸手捏了捏他高挺的鼻樑,將目光落在了床上躺著的人,「她怎麼樣了?」

「她由於長期的環境問題,導致身體調節不好,所以每次來月事的時候都會劇烈的痛經,這都要日後慢慢地調理。」醫生任傑將病例放下,彙報完病情之後,他變回了肖墨恩的好友,疑問道:「墨恩,你怎麼會認識她?」

「她是誰?」肖墨恩微微的抬起眼眸。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177,閱讀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7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