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少女被外婆送去陰婚的親身經歷 17

一個少女被外婆送去陰婚的親身經歷 17

也行是賈陽叫我故意吸引他們出來吧!

當時一個勁的跟他們說話,拖延時間,要是平時,我早就哭了,畢竟曾經受到傷害過,在內心對這種流氓級別的小青年十分的忌憚。

這群流氓,無所事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收入來源養著他們,整體在這個陰暗的角落吃喝玩樂,偶爾見個美女都能眼睛放光,這種現象在小鎮上是最普遍不過了!

越說他們越囂張,眼看著這些人就要抓住我的時候,一道身材挺拔帥氣的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咋一看我以為是誰,竟然是賈陽!

他俊臉上面色冷峻,一雙冷眸四處的看著,根本就沒有將這群小流氓放在眼裡!

一股陰煞之氣頓時迎面撲了過來,這四個打麻將的小流氓頓時朝背後看去,當他們發現是賈陽的時候嚇得直接驚叫出聲,撲通的就跪在地上,嘴裡一個勁的求饒著。

「陽哥,饒命啊,我們不是故意要欺負欺負這個小妞的!」肥頭大耳哭喪著臉說道。

「我剛才在屋子裡面尋找東西的時間就聽到你們誰說要給我戴綠帽了?」賈陽一雙劍眉大眼瞪著這幾個人看著。

「他,是他!」另外兩人怯生生的用手指著肥頭大耳,自動跟他閃開了一點距離,以此脫卸罪責。

肥頭大耳,頓時面色大變,二話沒說一巴掌就打在了自己的臉色,嘴裡哭喊道:「陽哥,我們不知道,我們都以為你死了,所以才……」

賈陽上前兩步伸手掐住了肥頭大耳的脖子上,然後肥頭大耳如此厚重肥大的身軀,竟然被他如此輕易的提了起來,看得人都害怕!

「咳咳咳,陽哥……」肥頭大耳被掐得面色漲紅,手舞足蹈了起來!

我也曾經被賈鴻發掐過脖子,那種感覺真的太難受了,生不如死!

這種小村仔,不讀書也不肯看農活,一天到晚就在鎮上晃蕩,偶爾坑蒙拐騙的,還真是生不如死了!

賈陽咬著牙狠狠得將他砸在了地上,肥頭大耳厚重的身體摔在地上嗷嗷叫著,流里流氣的打扮一下子就變得乞丐了一樣,不斷的求饒著。

我看得這些人打心底就很鄙視,真不知道控制我外婆的黑衣人到底有多狠毒!

「說,左凌呢?」賈陽問道。

一邊的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再想什麼,是想隱瞞還是真的不知道。

這把賈陽看得著急了,他一腳便踹在了肥頭大耳的叫上,頓時從裡面傳來了一聲骨頭破碎的聲音!

「他是老大,神出鬼沒的,上次被你傷了之後,一直在尋找治療方法,我們下面的人怎麼知道,反正他不在這裡!」肥頭大耳著急的說著,生怕自己再遭受賈陽的摧殘!

「不可能,那他之前經常出沒在什麼地方?」賈陽目光朝一邊的三個小流氓看去,問道。

幾個人皆是搖了搖頭,嚇得屁滾尿流,怕得什麼尊嚴都沒有了,一副卑躬屈膝的樣子。

不知道是他們太有奴性了還是賈陽胎兇狠霸道了,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事情的我心中對賈陽有一萬分的敬仰!

賈陽對我笑了笑道:「剛才你表現得不錯,沒有嚇得就跑了,裡面我看了下沒有一點蹤跡,他起碼有三天沒有來這裡了!」

我點了點頭,想起昨晚賈陽不抓他,一來是覺得賈陽不想敗露身份打草驚蛇,而且當晚出手不但收拾不了他,還可能傷到我外婆的性命,看著賈陽如此自信的樣子,我以為他很好找,可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神出鬼沒!

我問他要怎麼辦?

賈陽沒有回答我,拉著我就走出了小院子,到了摩托車邊上他才說道:「這些陰婚組織據點其實有很多,在各個村落都有,陳法亮現在已經藏起來了,現在基本上可以斷定你外婆是被鬼附身了,而不是簡單的魅惑,既然是鬼附身那就麻煩了!那個黑衣人是這個陰婚組織的頭目,上次被我重傷了之後只能依靠一些邪術,讓鬼依附在你外婆的身體上!」

我點了點頭,如此推斷,這個叫左凌的黑衣人確實是因為上次被賈陽所傷不得不採取一些邪魅之術,讓鬼附身在我外婆身上,然後展開行動。讓鬼依附在我外婆身上,難道他只是為了對付賈陽跟我而已嘛?

我覺得沒有那麼簡單,可憐我的外婆啊!

想到她老人家曾經對我一副慈祥的樣子,如今變得如此猙獰恐怖,我的內心好像缺了一塊肉,跟疼!

可憐的媽媽還要為我的未來考慮不斷的奔走縣城的高中給我辦理入學手續,真是內外交迫啊!

現在只能靠陰夫賈陽了!

「昨晚他的出現讓我堅信肯定會再次找到他的,走,去你外婆他們村,找找村支書問問看情況。」賈陽調轉了車頭,叫我上車。

賈陽狂拽的開著摩托車到了外婆他們村蓮花村,很快就進了村子。

突突突的摩托車一下子吸引了不少村民的圍觀,可是他們看到我之後,面色有些不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婆晚上鬧事的原因。

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緊緊的摟著賈陽腰的手還再冒汗。

這傢伙即便出現了我們都不好對付他,更別說他還利用了我外婆的身體,殺了他就等於殺了我外婆,這事情變得無比棘手了,想都想不明白要怎麼處理!

村支書是個六十歲的老頭,帶著眼睛,一副深思熟慮的樣子,他知道我們的來意之後,立馬調出了路口的監控,看了監控之後,就連賈陽都傻眼了!

我外婆竟然大半夜踩著三輪車進村子用麻包袋拖走東西,網上光線很暗,看不清楚他拿的是什麼,總之很詭異,看到我外婆這樣子,明知道是個鬼附身,我都眼裡直流,說不出話來!

他好像在收集什麼東西,肆無忌憚的樣子,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我外婆,反而有些詭異恐怖了!

「你外婆好像神經有些不正常,你們最好帶去醫院看看,大晚上的出來嚇死人呢!」村支書勸說道。

「沒事,今晚我們就守著她,走回去,我今晚再來找你!」賈陽當機立斷到。

從村支書家裡出來,一下子就到了外婆家裡,賈陽在外婆的房間看了下,並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情況。而我想起那詭異的畫面,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問道他的麻包袋裡面是什麼?

「雖然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他這次是要針對你!」

「針對我為何不直接把我帶走,而是帶走我外婆?」我疑惑的問道。

聞言,賈陽帥氣的勾著唇,邪魅的一笑:「你吻我我就告訴你!」

我愣了一下,白了他一眼,「流氓!這麼會撩妹?問個問題都不放過!」

賈陽看著我,說:「吻我……」

我只能湊到他的前面,然後將唇緊緊的貼在他那冰涼的唇上,點了一下,剛剛觸碰到那一種柔軟便馬上的撤回了,我抿著嘴唇,臉頰紅得就好像是火燒了一樣,還好沒有走過路過的村名,否則我就要被看笑話了!

誰知道賈陽雙眸帶笑的說道:「吻我也不告訴你!」

……

我感覺自己瞬間冰凍了,愣在原地,真想揍他一頓,上前伸出拳頭一拳就砸在了他的後背上。

看到我一副氣死人的樣子他才正色道:「有我在他不敢帶走你,他現在傷了,實力大不如前,他要做的就是做好準備事宜,然後逼迫你跟他陰婚,那樣他的便可像我現在這樣的半人半屍了!」

說到了這裡,我注意到了賈陽的臉已經陰沉著了,很可怕!

「你是說他想要逼我跟他陰婚?」我目瞪口呆的看著賈陽。

賈陽點了點頭,臉色更凶了,「你是命格九陰的女人,惡魂只有跟你陰婚才能守住在這個世界上的一線希望,那個黑衣人有預謀的埋伏在你身邊,然後對你外婆下手,隨後他做好一切準備工作,逼迫你跟他陰婚,事成七天之後,他就更厲害了!」

聽到了這裡,我渾身起了一片雞皮疙瘩,心寒透了,不敢相信的看著賈陽,陰婚這種事情竟然這樣邪乎?

賈陽伸手摟緊了我的腰,將我拉入他的懷中,霸道的說道:「你是我的女人,我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去給別人陰婚!」

這時候手機鈴聲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是賈浩發來的信息。

「瑩瑩,你外婆找到沒有?沒找到不要擔心,好好去上學,這事情交給賈陽吧,反正這事情也是他惹出來的!」

賈陽憋了一眼我的簡訊,臉上閃出了一絲說不清楚的表情,不是憤怒,也不談不上平淡。

他們兄弟倆關係似乎並不是很好,真不知道賈陽為何這樣對他的這個弟弟如此冷漠。

「不要跟他走太近了!」賈陽淡淡的說道,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是平時打呵欠一樣悠閑。

我忽然意識到了他對賈家人的防範,這其實挺奇怪的,不知道他們家到底為何是這樣的關係。

「他對我挺好的,你無權干涉我的交友!」我沒好氣的說道。

「你要是想惹麻煩的話,你可以試試看!」

他的語氣不像是挑逗的開玩笑,薄薄的唇瓣貼在了我的臉頰上,樓在我腰間上的手朝胸口遊走著,在他邪魅的一笑中,我的衣服輕易的落在了地上……

「如果你對付不了那個左凌,我就真的要跟他陰婚了,然後你們決鬥吧!」我聲音發抖的說道。

現在的我心情格外的擔憂和緊張,顧不得身上忽然傳來的一種霸道佔用得刺痛,有些推阻著流氓賈陽的手,壓著聲音,「賈陽,這事情你可別託大,我再過兩天就要去上學了,我不想因此失去外婆!」

他的動作忽然停滯了一下,抬起頭迎著我擔憂和不相信他的視線,「今晚的事情比較兇險,你是要喝我的血水還是陰陽交合?」

又要喝他的血,我簡直受不了了,搖了搖頭道:「我都不要!」

「女人說不要就是要!」

更多精彩後續搶先看→請在微信內添加【bwbjy668189】←【長按可複製】,關注后即可收到-後續內容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一個少女被外婆送去陰婚的親身經歷 17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