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單獨去相親,卻被對方灌醉,她面色潮紅,被人扶到房間去7

她單獨去相親,卻被對方灌醉,她面色潮紅,被人扶到房間去7

點擊閱讀第一章:她單獨去相親,卻被對方灌醉,她面色潮紅,被人扶到房間去

前情回顧:七年前,她離開了他;七年後,他要奪她的娃……他還沒結婚,她怎能嫁人?!搞陰謀,滅情敵,卻不防天才寶寶玩叛變:「想做我爹地,大叔請排隊!我只認誰愛我媽。」

第13-14章:

「媽媽,你真的一定要上班嗎?那你可要一下班就回來,和以前一樣,不能和陌生的大灰狼叔叔伯伯去吃飯哦!」雲少澤老氣橫秋的道。

雲含笑痛苦的低呤:「啊,你不要說了!我不會有事的!你做個孩子就要有孩子樣嘛,為什麼要管媽媽,媽媽哪裡做得不好嗎?讓身為兒子的你都不放心,唔,媽媽我簡直是太失敗了啊!」雲少澤吐吐舌頭只好不說了。

他很聰明的不會踩到媽媽的底線。

雲含笑是一個看起來很甜美乖巧,其實自尊心極強的女子。

當年她意外發現自己懷了寶寶后,堅持著把他生下來,而且決不送給別人,或者送到孤兒院,也勇敢的拒絕了求婚者,獨自將他養大。

雖然,在雲含笑的好友蘇蘇的嘴裡,雲含笑直接是將雲少澤當寵物般的養著,只是喂點吃喝和穿用,根本不管學習啥的。

誰知道居然這麼有福氣,生了這樣的一個天才寶寶,學習不僅不要她麻煩,而且小小年紀,就可以反過來養她了!

蘇蘇感嘆地道:「要知道私生子這麼聰明,當年我也找個人偷偷生一個了。唔,讓男人養怎麼也比不上讓兒子養來得爽啊。笑笑,你運氣真是太好了,才二十幾歲就能退休了。唔,我忌妒,我把小秋搶走回家自己養!」私生子!在她們家並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

本來身份就是私生子,那麼掩飾或者不敢談論都是沒有意義的事。

雲含笑在雲少澤五歲的時候就因為雲少澤問了一個:「媽媽我是從哪裡來的?」問題后,老老實實的回答了雲少澤的話題。

這個話題在雲少澤以後不斷的詢問中得到了豐富。

雲少澤現在基本上知道事實的真相。

自己就是一個男人不負責任的結果。

但好在,媽媽很好很完美!呵,其實這樣也不錯是不是?至少自己就不用和別人一樣,和父親搶媽媽的愛了。

媽媽只屬於他一個人的。

多好!因為直接住在學校內,所以雲含笑將兒子送下樓。

就可以自己去上班了。

騎上自己舊舊的電動車,雲含笑直接向自己的新公司飆去。

在社會上也陸續的呆了這幾年,雲含笑早就學會看世態炎涼了。

自己沒必要為了一個良好的形象就去天天打的或者擠公車,電動車方便,每天交通費也便宜,很適合她呢。

大概二十分鐘的車程,到了公司。

雲含笑進了公司大門。

帝天太陽能公司專門做有關節能的產品,這幾年主打節能牌,帝天的相關產品都賣得極好,公司也是全國有名的。

帝天大廈。

雲含笑工作的地方是帝天大廈的第四層。

她昨天曾被人事處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同事帶到資料室。

所以今天直接去上班就可。

正是上班高峰,電梯里暴滿。

雲含笑看了看時間,快到上班時候了。

可是除了這個電梯就只有對面那一個了。

奇怪的是,那一個電梯門口居然沒有人等。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總裁的單獨電梯吧!呵,真是奢侈,一大群人只等這一個電梯,經常暴滿到人上不了。

而這裡卻空著,等著那個用不到二次的男人專用,這個世界,永遠是不公平的啊!經歷了這起起伏伏的幾年,對於不公平的事,再也沒有少年時的痛恨了。

卻也不能完全的安靜接受這些不合理的東西。

雲含笑想了想決定自己還是爬樓梯的好。

樓梯在總裁專用電梯的邊上,雲含笑迅速走過去。

正好有一個男人從側面走過來。

雲含笑開始沒有注意,只是迅速的向上爬去。

可是,過了一會兒,雲含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了。

唔,剛才那個男人,匆匆忙忙的看一眼,也不十分的真切,好象,大概,有可能……是那個男人吧!仔細的回想了一下。

那種天下人都欠了他錢的氣質,那種,天下人統統不如他的樣子!確定是那個男人沒錯呢!啊!那個男人,七年沒見了!居然……世界還真是小呢!兩個人轉了七年,又在另一個城市這樣突然的擦肩而過了呢!命運,有時候真奇怪!帝剎桀到電梯處,早有一位小姐一路小跑過來替帝剎桀按了一樓開關。

「總裁好!」那位小姐臉紅紅的,眼裡全是興奮的光,嘴裡甜甜地道。

帝剎桀微微掃了對方一樣,點頭,走進電梯里。

他沒有看到雲含笑,這些花痴一樣的女職員很少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上班的第一天還是很愉快的。

同事趙姐是一位很健談的女子,因為雲含笑進來時,校長找人吃飯,也特別叫上了她,所以她對雲含笑的情況略有了解。

知道她是一位有著天才兒子的單親媽媽。

同樣有著一個上初中的普通孩子的媽媽,很想和雲含笑學學怎麼教育兒子,所以趙姐對雲含笑的態度可以說是相當之好。

雲含笑自從生了這麼個聰明到了極點的寶寶,什麼被貶低的話什麼被讚美的話都聽熟聽慣了。

靠兒子在社會上混個好臉色混飯吃,也不是怎麼羞辱的事。

至少這兒子是她生的是她養的,她多少也有功勞不是!嘿嘿……所以雲含笑很享受這種感覺。

「趙姐,中午我們在哪用餐?」雲含笑問。

「公司有餐廳,不過日常菜不太好,但還算乾淨。一般都在公司吃,特別是象今天月初的周一,那肯定是女職員暴掉了。」趙姐神秘的眨眨眼。

「為什麼?」雲含笑很奇怪的問。

「因為我們帥帥的少總今天會來公司餐廳用餐啊。今天的餐點格外的好不說,而且能看著那樣的優秀的極品男子下飯,也是一種賞心悅目的事。就算我們這樣不能參加帝粉的女人,看看過癮也是好的。」趙姐笑著解釋!

帝少,少總?會是誰?雲含笑突然升出不祥的預感,不會……那麼巧吧!那個人不是來辦事的,找人的,而是……這個集團的總裁?哦,老天!自己轉轉轉轉,不會命運惡作劇到這種程度,又轉到他的手裡了吧。

這個工作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校長花時間花精力又花錢的。

不過是看她的兒子是天才,希望她兒子高中也在這上,怕被別的學校挖了去。

總不能才上一天,又說不做了。

自己可不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沒有這種任何的資本呢!看到自己的話沒有得到想象中的反應,而雲含笑似乎有些鬱郁了。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176,閱讀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她單獨去相親,卻被對方灌醉,她面色潮紅,被人扶到房間去7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