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夜談鬼事》第001章 白衣女子1

鬼故事:《夜談鬼事》第001章 白衣女子1

我縣有座中專學校,歷史還算久,位於縣城西郊,西鄰一條大河,於良是這學校的新體育老師,剛任教一年,平時除了給學生上體育課,還喜歡打打籃球,跑跑步……人帥的不明顯,還好身材不錯,屬於典型的悶騷男,再加上不自信,不會跟女孩子交往,所以一直單著。

暑假剛開學,學校碳渣田徑場長滿了野草,於是組織大掃除,體育老師現場指指揮,學生揮汗如雨的大幹一上午,總算完成了個差不多。別人沒注意,於良在大掃除的時候得了個意外收穫,從學生拔完的雜草里撿到一塊包滿泥巴的玉佩。

不知是哪個粗心的傢伙掉在草叢裡了,作為人民教師,於良當然沒打算佔為己有,因為到了飯點,他準備先吃飯,吃完飯讓廣播站廣播幾次,好讓失主去認領。

這畢竟也算件小小的心事,於良回到租住房草草吃完飯,騎單車就直奔廣播站,可剛走了沒多遠,突然頭暈的厲害,頭幾乎抬不起來,眼睛也睜不開。

平日里自己鍛煉的不少,怎麼會突然出這種情況,難道讓電風扇吹的感冒了?於是打算先把車放下,回租住房午睡完一覺,到上班時間再去學校,躺在床上,於良輾轉反側睡不著,迷迷糊糊,似睡非睡,腦子突然浮現出個白衣女子,確切的說應該是白色長裙,女子長發飄飄,身材高挑,前凸后翹,於良努力睜大眼睛,想去看清楚女子的面容,可是徒勞,只能模糊的聽見女子說「我叫莎莎,我叫莎莎……」,四個字一直迴音。

於良猛然驚醒,心生納悶,這人是誰?從來沒見過呀!莫不是因為年齡大,想女人想瘋了?雖然沒見清楚那女子的面容,但看那窈窕身材,定是如花似玉了,於良拍拍自己腦殼,恨自己不爭氣,那麼容易就激動醒了。

對了,玉!於良把中午撿到的玉佩拿了出來,用水沖洗后發現,這是塊心形的血玉,血色鮮亮,晶瑩有光,有如美人般嬌艷欲滴。

睡不著,頭腦也清醒了,於良洗把臉準備去學校,可剛要出門,頭突然又疼的厲害,差點一個跟頭栽倒,跌跌撞撞趕緊又趴回床上。

邪了門,之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這次於良睡著了,而且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情況總算好轉,於良隱隱覺得,之所以做那個奇怪的夢,可能就與這塊血玉有關,所以打算臨時不把血玉交出去。

過了幾天,奇怪的事又發生了,於良每天下午都有打球的習慣,而且會打到傍晚,打完球都是騎著單車往租住房走。

學校離著租住房不遠也不近,但必須得穿過一片老城改建留下的樓房廢墟,這幾天,於良每次騎車回家走到這片廢墟,總感覺有人就在旁邊盯著自己看,但停下車找半天不沒見個人影,搞得這個無神論者的心裡直發毛。

這 天於良打球沒直接回家,而是跟幾個同事一起喝了點小酒。十一點多,回家路過那片廢墟之前,於良先是停了一會兒,仔細觀察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影,騎上車子 硬著頭皮朝前走,誰知蹬車用力過猛,車鏈咔嚓一下給整斷了,幸虧平時鍛煉,於良趕緊雙腳撐地,突然眼睛餘光發現前方站著一人,於良定睛一看,白色長裙,長 發飄飄,身材高挑,前凸后翹,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夢裡,自稱是莎莎的那個女孩。

於良趕緊低下頭,按耐住興奮,調整一下自己喜出望外的表情,心裡得意:特么的,我就知道好白菜就得讓豬拱。

抬頭再去看,那女孩卻已經轉身朝前走去,於良哪能丟了這個黑燈瞎火的機會,把車子一扔就大步跟了上去。

那女孩越走越快,於良愣是跟不上她的節奏,急得嘟囔:「美女,哎美女你好……」

誰知那女孩根本不搭理,頭也不回的繼續走。

「你是,你是叫莎莎吧?我,我夢見過你……」於良跑的有些喘了。

那女孩聽了,立刻停頓了下來。

於良暗暗在心裡吶喊:回過頭來,回過頭來!

可那女孩停了不到五秒,又繼續往前走,眼看前面就是一座老宅子,女孩絲毫沒停下的意思,走到宅子跟前,破門一推,吱呀!女孩進去把門給關上了。

於良這下急了眼,特么的,這女人雖然長得漂亮,可太不懂禮貌了,跺跺腳,嘆口氣,頭一扭準備回去推車。突然發現這宅子破門上有個孔,於良好奇心突起,想通過這小孔看看院子里的情況。

為人師表,偷窺不太好,管不了那麼多,四下看看,確定沒人,於良小心翼翼的把右眼對準了那小孔,隱約只能看見一片紅色,於良突然腦子一懵,昏死了過去。

第二天很早,於良醒過來頭皮就炸了毛,特么昨晚的那宅子不見了,眼前只有那條滾滾沂河。

於是於良就屁顛屁顛跑來找我這個從小一起光著屁股長大的基友,一五一十的把這事原委跟我說了。我也是聽的一蹦一跳,這特么還真有鬼?

「你個悶騷男艷福不淺,上來就碰著個流氓鬼!」

「滾犢子,你趕緊跟我合計合計,這事該咋辦?」

我沉思片刻,轉身從落滿灰塵的寫字桌最底層翻騰半天,終於找到我那多年未動的寶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鬼故事:《夜談鬼事》第001章 白衣女子1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