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離婚婆婆將心儀兒媳婦帶回家,老公卻不讓我走,快發瘋了

還沒離婚婆婆將心儀兒媳婦帶回家,老公卻不讓我走,快發瘋了

悠揚的旋律彌散著整個咖啡廳。

二十五多年來,這是白澤第一次給白笙薇打電話,而且還是因為白氏下任CEO,這個場景讓他不禁想起兩年前,她找他簽訂在白氏上班的協議。

白澤有著數不清的厭惡感襲來。

「你知道你的身份了?」

白董事長想不明白,白笙薇為何會有那麼多的股權,想來想去,只有這麼一個可能。

闊別一年在見的父親,依舊如往常那般冷漠不屑。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白笙薇!」

面對這以前在家裡大氣不敢出的女兒,白澤只覺得心臟病發!

隨後,他也不想跟白笙薇太多廢話:「說吧,你要什麼條件,讓你放棄繼任CEO的位置!」

「那換白董事長開出條件,你要什麼,才支持我任CEO!」

眼前的白笙薇,幹練,利落,睿智,諷刺,白澤真的難以想象,一年的時間,怎麼可以將一個人的本性變成這樣,不過,他換了一個思維想,白笙薇始終是那個人的女兒,怎麼可能不會有他血液裡面的狠!

「我告訴你親生父親是誰,換依雅繼任!」

端著咖啡的手顫了一下,眼前這個養她二十四年的父親……S市所有名商都知道,白澤這個董事長對女兒特別疼愛,除去她這個女兒,以前她不明白,現在她知道了!

「白董事長,如果是你,你覺得要手刃一個殺父仇人復仇來的快了,還是知道父親身份來的重要!」

「白笙薇!」

白澤的手重重地落在桌子上,白笙薇嘴角依舊勾著淡笑:「白董事長不用動怒,這要是外界的媒體看到了,應該不會報道,昔日不屑女兒回來複仇,白澤董事長落得一個活該的下場!」

「白董事長,以其在這裡勸我放棄CEO的職位,還不如多花點心思拉攏其他股東吧!」

見面不愉快是必然的,白澤已經挑明來的目的,她也一樣!

扔下這句話之後,白笙薇帶上墨鏡離開了。

她是白澤的私生女,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可背後的真相……如果不是一年前她落入綁匪手中,被丈夫拋棄被父親拋棄,也許她永遠都不知道,原來一切都可以是假的。

她的丈夫在意的從來就不是她,他的父親對她也是可有可無。

父親變養父,她至少知道了白澤憎恨她的理由,那溫亦琛呢?她的丈夫為什麼要這樣踐踏她?

而她身後隔著幾個位置上,白依雅跟另外一個女人正監視著。

「可兒姐,看到了吧,我沒有說錯吧!」

白笙薇回來了,她回來是復仇的,將曾經羞辱看不起她之人一一地報復!

季可兒有一張天使的面孔,溫柔如水的性子,她的一舉一動,都散發對於男人而言致命吸引力,就算她看到白笙薇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儒雅高端的性子讓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動。

「白笙薇一年前有沒有死,回來了有什麼大驚小怪?依雅,你該不會認為,白笙薇還能跟我爭什麼?」

白依雅心裡嘲諷,嘴上說:「可兒姐,我當然知道白笙薇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可是……」

白依雅很討厭季可兒的虛偽,都是心知肚明的人,何必在她的面前裝純,裝高貴!

「也沒什麼可是,只是溫總對於白笙薇的出現,一口一口的溫太太叫!」

白依雅捕捉到季可兒目中閃過一抹怒火:「可兒姐,你跟溫總都在一起一年了,當初你們是如此令人羨慕,怎麼這一年了,都還沒結婚,我好像聽到了溫家的保姆說,溫總跟白笙薇好像沒離婚!」

「白依雅,夠了,別說了,你想要我幫你什麼?」

白依雅趕緊說:「也沒什麼,只是明天臨時股東大會,可兒姐,你知道的,我媽手裡季氏的股權好像是有的,如果溫夫人加上姨母的話……」

白依雅的話不用說的完整了,季可兒知道該怎麼做!

她的目光狠狠地瞪著離去白笙薇,拳頭緊握,她會讓白笙薇後悔回來的!

第二天,白氏集團股東大會。

對於昨天公司宴會上發生的事情,所有股東都清楚明白了,對於他們而言,家族內部利益跟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他們在乎誰更有能力為公司牟取最大的利益,誰有那個能力,誰就上!

有些股東找人調查了白笙薇,這不調查還好,這一調查簡直嚇人,白笙薇可真的很有白老爺的風範,在S市跟穆氏有聯繫外,她最大的靠山是她在歐洲的市場,佔有決定性的重要。

相反,白依雅有什麼?只有一個董事長女兒身份在那裡,論要說女兒的身份,白笙薇好像也是白董事長的女兒,雖然有緋聞傳是私生女,可白董事長也沒澄清。

會議上各股東開始熱議,白澤坐在董事長的位置上,白笙薇坐在右邊,白依雅坐在左邊,一看都是股東支持的分派。

白依雅沒有一絲緊張,白笙薇也不急,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白澤那張老臉也是越發的鐵青了。

「白董事長,簽字吧!」

「白笙薇,你急什麼,這會議還沒結束,你只是多我們這裡百分之五!」

百分之五不多不少,白依雅的話是告訴白笙薇,這個百分之五的持有者,不一定偏向她那裡!

白笙薇沒看白依雅一樣,她只是對著白依雅身後的股東說,如果支持她白笙薇,在未來的一年內,她可以讓他們手中利益漲百分之二!

聽她這麼一說,股東蠢蠢欲動了,百分之二,那可是多少錢呀!

白依雅咬牙切齒:「白笙薇,你有什麼本事!」

白笙薇冷笑,她有沒有本事不是說給白依雅看的,白笙薇似乎也表現出自己的不耐煩了,當她站起來的時候,哐當一聲,會議室的大門打開,有兩個貴婦人踏步進來!

「我還以為是誰那麼大的口氣,原來是我溫家登不上檯面的媳婦!」

來的人是溫夫人,她一臉冰霜盛氣凌人,跟在她身旁還有一個貴婦,那是季母,季可兒的母親。

兩個人一出現,白依雅的眼睛可是無比的閃亮!

「白董事長,真是讓您看笑話了,我溫家的媳婦怎麼就做出這種事情來,各位股東請諒解一下,這小人要翻身做主,總的弄出一些名堂來,不過,避免我溫家落人口舌,今天就各自把身份亮出來,我溫董事夫人的股權在白氏沒多少,不知道加上季夫人手裡的股權,這百分之六夠選擇白依雅為繼任的新CEO吧!」

「白笙薇,不打一聲招呼,跑出去一年,你丟的起那個臉,我溫家可丟不起這個臉,別說我溫家欺人太甚,你不是要拿本事嗎?現在,你就拿出你的本事來!」

溫夫人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強勢得簡直讓人目瞪口呆!

「白董事長,開始宣布授權吧,誰是下屆的CEO應該不用在重新投票選了吧!」

白依雅可是非常地高興:「爸,宣布吧!」

白澤的眸光非常地暗淡,他望向了白笙薇,見她一臉沉靜,就知道沒那麼簡單!

「白笙薇,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白依雅驚了,父親怎麼對白笙薇說這話!

白笙薇將面前的文件關上,往後靠在椅子上:「我沒什麼要說的!不過……在座的各位都是白氏集團的老股東,在商場上都是叱吒風雲的,要是覺得一個新任的CEO是靠身份下壓的話,那我白笙薇也再此宣布,白氏集團CEO職位送我白笙薇,我也不會要!」

「白笙薇,你這話什麼意思?你認為我沒有能力繼任嗎?」

「有沒有能力繼任並非我說的算,各位股東,我白笙薇還是那句話,想跟我合作,或者想讓我給你們牟取利益的話,各位可以找我的助理給我電話。」

說完這句,白笙薇就站了起來,白依雅只覺得白笙薇虛張聲勢:「白笙薇,你不是想要白氏集團CEO嗎?沒那個能力,非要自己不屑,你根本就不配做這個位置!」

白笙薇沒有回話,她拿著手中的文件轉身離開,白澤見此忽然出聲:「等一下,白笙薇!」

白依雅完全傻了:「爸,你叫她幹什麼?」

不會真的被她嚇唬吧,這裡都是老股東,沒那麼愚蠢!

「你給我閉嘴!」

「白董事長,有我溫氏集團的支持,你根本就不需要畏懼白笙薇的話,各位股東跟我們都是老朋友了,情義不是上不來檯面的人就可以搬弄的!」

溫夫人這話就是戳白笙薇的脊梁骨的!

她白笙薇在她這個婆婆的面前,永遠不值得一提,永遠如垃圾廢物!

「溫夫人,我要沒記錯的話,溫夫人代表的溫氏集團百分之五的股權似乎不再溫夫人的手裡!」

「就算不在我的手裡,白笙薇,你認為亦琛會幫你嗎?」

就在溫夫人話落之後,會議室的大門再一次的打開。

「誰說我不幫!」

此話一出,就連白笙薇也訝然了!

「亦琛,你說什麼?你要幫這個女人?」

這可是溫夫人在刁難白笙薇以來,第一次見溫亦琛幫白笙薇!

「媽,別女人女人的叫,她是你兒媳婦,我的妻子!」

溫夫人只覺得可笑,季母不甘心:「亦琛,你說白笙薇是你妻子,那可兒呢?」

溫亦琛眉頭皺了一下,隨後沒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將目光落在各董事的身上:「各位股東,讓你們笑話了!既然已經鬧到這個地步,各位股東想要的是盈利,誰能給公司帶來利益誰執行都沒所謂,既然都這樣,大家何必傷了股東之間的情義!」

「我的太太白笙薇想要做白氏CEO的位置,董事長女兒白依雅也想做,既然都覺得自己有那個本事,正好,白氏集團跟溫氏旗下準備招標一個地,誰要是拿到這個招標土地使用權,誰就是白氏的CEO!」

溫亦琛這個提議讓股東開始熱議,這個提議非常地好,誰有那個本事誰有那個能力,就拿這件事情來定奪!

溫亦琛似笑非笑看著白笙薇,見她依舊平靜:「既然溫總都那麼說了,我沒意見!」

白依雅不甘示弱:「我也沒意見!」

溫夫人跟季母兩眼噴火,白笙薇也不久留,轉身就走,溫亦琛大手一把握住她的手:「溫太太,你要去哪?」

【精彩小說節選,想要閱讀全本,請關注V信公種號:read9wus,回複數字81,即可獲得全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還沒離婚婆婆將心儀兒媳婦帶回家,老公卻不讓我走,快發瘋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