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盜墓那些事

(備註:文章配圖來源網路,部分配圖可能引起不適,請選擇性收看。)關於盜墓那些事

「動作快點,南駝子就要過來了。」

「操,他來幹嘛!」地洞里探出個滿是泥污的臉。

「我他瑪怎麼知道!」在洞口拚命扇風的羅歪嘴氣急敗壞。

「周麻子說的嗎?」

「除了他還能有誰!你踏馬快點,別啰嗦!」羅歪嘴恨不得一腳把這傻缺又踩回去。

張大傻其實也不傻,只是命背,老婆跑了,房子還賭債了。平時能搶就搶,能偷就偷,能騙就騙。後來又學會了挖泥洞子,算是第三產業。

今天挖的這裡是羅歪嘴發現,已經探了幾次,肯定有料。聽說是明代的,有可能是個道士墓。

張大傻已經斗過地主,掘過土豪,就是沒有捅過道士。

終於挖到棺材板,已經朽蝕,稍用力就能搗爛。張大傻在棺的一頭開了個洞,從裡面流出少許黑色污液。

「通了,操,這屎水真不是人聞的。」張大傻退出來,卻發現羅歪嘴坐在旁邊抽煙,另外還來了兩人。

南駝子早就說過這附近一百里屬於他的,誰動土都得經過他點頭,抽三成。

「啊~呸!」張大傻氣惱的坐在地上。

「不服啊!」南駝帶來的陳三刀惡狠狠地瞪著他。

「沒有~」羅歪嘴冷冷的回了句。

「沒有就動作快點!」南駝子慢悠悠盤著鐵膽,這幾年讓他栽了幾個活蒜頭后,終於安生了。這行就看誰狠,反正都是五癟三缺的貨,狠了才能立足。他們這些做陰面的,比不得做陽面的。

「你踏馬的快點去啊!還踏馬的休到什麼時候!」羅歪嘴有氣沒處使,只好朝著張大傻吼。

張大傻還想等臭味散盡再下去,可羅歪嘴這人夠毒,只好磨磨蹭蹭站起來。

棺里的黑液還沒流干,奇臭的味道熏得人頭暈。張大傻深吸口氣,就抓著棺里的東西猛的往外一拖。沉是沉,不過張大傻有蠻力。

一大團包了幾層布的東西被拖出來。同時那惡臭也狂涌,熏得外面的人都往後退。


關於盜墓那些事

張大傻本想一鼓作氣拖上來,可試了幾下,實在太沉了。憋了幾下,終於肺都快憋炸。呼的一下,將廢氣吐出來!再一吸氣,簡直和吃@一樣。張大傻都來不及呼救,就直挺挺的倒在那團物體上。嘴和鼻腔里流出黑水來,眼睛翻成白眼。

羅歪嘴剛退開幾步,一看張大傻挺了屍,就知道不好。回頭看南駝子沒什麼表示,只好站在原地等著味道散去。

大約等了有半小時,張大傻都硬成固定勢,羅歪嘴他們才慢慢過來。

「等會都塞裡面。」南駝子最不喜歡這些半調子,看著別人發了財,也來挖泥洞子。死就一個字,不用說兩次!

能少一個人分成,對羅歪嘴而言也就不是太難過的事。他爬下土坑,先把張大傻身上值錢的都搜刮乾淨,這才將繩索套在那個大布包上。爬上來將繩索一端扔給陳三刀,陳三刀看南駝子點了頭,這才接過。兩人合力,將那個布包拖上來。

布包已經呈青色,拖上來的時候破損了好幾處。當初羅歪嘴的探鏟打在布包中間,剛好帶上來一些弗字布片,所以他才認為是個道士墓。

此時再看,那種弗字布完整的包裹了屍骨,但是不是道士就難說。畢竟他們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挖上來的東西能換錢才是正理。羅歪嘴也沒人能指派,只好自己動手。拿出隨身帶的刀,快速割開青布。裡面還是布包,這次顏色要鮮艷點,是錦緞。依稀能看出來花團錦簇的,還有鳥獸之類。

「不要了,這東西沒用,一股臭味,又不能洗。」南駝子捏著鼻子,簡單就確定價值。

羅歪嘴也不多說,直接將這些個布包全割開,露出裡面的冥被。不過這次他再沒敢動手,因為裡面的死者臉上貼著黃紙,隱約還能看出硃砂印記。從露在外面的手和脖子看,依然保持死時的樣子,沒有絲毫腐敗。而且詭異的是,死者身上雖穿得華麗,卻被纏著用銅錢串黑絲的細繩。

「王八糕子,這句馬是個粽子,也能被你挖到!」南砣子也嚇出一身冷汗,手上的鐵膽差點都扔了。

羅歪嘴生吞了口氣,蹲在那不敢動。十年掘墓,一朝粽子。他一看天色,此時還是白天,又地處偏僻。如是心一橫,就把手伸進衣服里,開摸。胸口裡有個硬物,掏出來一看,是個青銅古鏡,外沿一圈八卦,背面是咒語之類的文字,看來是個寶貝。一看這什麼粽子也沒動,他終於又大起膽子繼續掏。這次在死者襠下掏出個金屬物,黑溜溜的不知是什麼材質。拿在手中很沉,看起來是個鈴鐺,隨手一搖,叮……

鈴聲悠揚,久久不停。

已經躲在遠處的南砣子,聽到鈴聲,拉起陳三刀就跑,頭也不回。

羅歪嘴眼睛死盯著黑鈴,卻沒發現那具被黑絲纏繞的屍首已經開始扭動,臉上的符紙正一鼓一鼓,然後被股黑氣吹起來。死者是個年輕男子,相貌因常年被污水浸泡,變得非常難看。原本閉著的眼睛,緩緩睜開來,眼睛里全是混濁的黑色。

就一下,那屍首彈起來,張嘴就咬在羅歪嘴脖子上。羅歪嘴動了也沒動,就這麼任他咬住不放,直到他完全被吸成人干。

「啊!」陳三刀奮力劈出一刀。

刀是自製的青龍偃月刀,足有二十斤,平時只是拿來耍威風的。這還是首次拿來實戰。陳三刀本是照著那屍首脖子砍的,可惜準頭不足,一下砍在背上。

刀砍進去三寸,同時也將黑絲砍斷。

「踏馬!踏馬!」陳三刀急得想把刀抽出來,可刀好似卡住。

「噗」一個鐵膽擊碎屍首後腦勺,嵌在頭骨里。南砣子一路狂奔而來,手裡還拎著八卦開山刀。

「讓開!」

陳三刀一蹲,呼的一下,開山刀就照著屍首的脖子劈過去。這下無論力道和準頭都不是陳三刀能比的,直接將屍首的頭劈飛,徑直掉回墓坑裡。
關於盜墓那些事

屍首斷頭處也湧出大量的黑液,惡臭再次瀰漫在空氣中。

「快走!」南砣子撿起黑鈴和八卦鏡,轉身就朝汽車那邊跑。

陳三刀也來不及管什麼青龍偃月刀,跟著就跑。

眼看就快要跑到車旁,南砣子就聽到身後張大傻木訥的說:「老大,不管我了嗎?」同時就覺得胸口一悶,一隻手穿膛而出。

「踏馬!」


(本故事為作者宸哲原創,情節純屬虛構,請勿對號。)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關於盜墓那些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