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男友消失5年後突然當眾求婚,她竟用一招拆穿他醜陋面目

初戀男友消失5年後突然當眾求婚,她竟用一招拆穿他醜陋面目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夏木七 | 禁止轉載

我到「初戀酒吧」的時候,柚子正坐在台上唱歌,又是她最愛的那首,黃齡的《癢》:

來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時光

來啊/愛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看到我進來,她擺了擺手,接著唱。

我找了靠邊的位置坐下來,隨便點了杯飲料,大頭搖了搖尾巴走過來,蹲在我腳邊,我舉杯跟它打了聲招呼,掏出手機再次看了看柚子發給我的簡訊——

「你過來,給你點寫作素材。」

掌聲雷動,大頭蹭地站起來迎了上去了,柚子從台上下來,順手接過調酒師遞上的雞尾酒,行雲流水。

「話說,你公號更新的速度都沒我換男朋友的速度快。」她喝了口酒,吐槽我。

真是一言不合就戳我痛處,不過我還是抓住了重點。

「又分手了?」

「嗯。」柚子繼續喝手裡的酒,「來酒吧喝什麼果汁啊,不知道我們初戀的調酒師很有名氣嘛?」

柚子轉身叫調酒師,「給她來杯初戀。」

「別轉移話題,人蔣蔣對你挺好的。」

蔣蔣是柚子的上一任男朋友,也是在酒吧認識的,雖然有點大男子主義,也算是霸道溫柔型,對柚子也是關懷備至。

「蔣蔣?那都過去幾任了。」柚子不以為然,好像我們談論的事情與她沒有一點關係。

好吧,你們直接忽略上面那句話,因為我也不知道蔣蔣是第幾任了。

我像是被噎了一下,猛灌了口「初戀」,酸甜中略帶苦澀,咽下幾秒苦味更甚,又接著喝了口飲料。

「夏天回來了。」

夏天這名字我已經很久沒聽過了,也不敢提,如今這麼突然的從柚子口中聽到,隔了幾個世紀,都能看到若隱若現的光。

夏天是柚子的初戀,這個位次我敢保證肯定沒弄錯。

高二那年,夏天追了柚子整整一個夏天。他唱她愛的歌,為她譜的曲填詞,兩個愛音樂的人,把整個初戀談成了一首歌。

一曲唱響,蕩氣迴腸。

柚子本來是要考音樂學院的,後來卻離開學校開始在酒吧駐唱。

那年夏天的離開彷彿帶走了她全部的生活,連分手都沒有,他說了這世上所有的甜言蜜語,然後消失的無聲無息。

我印象很深刻,柚子連續曠課將近一個月,學校家裡都找不到她。

我在酒吧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剪了長發,染了頭髮,握著啤酒瓶在酒吧大聲唱歌,她唱《死了都要愛》,整個酒吧氛圍嗨到爆,可沒人知道她的愛情已經死了。

結束的時候,下起了大雨,她拚命阻止我跟著,以絕交的名義。

她依然握著啤酒瓶,一人,一狗,在漂泊的大雨里漂流,愛情居無定所,她也居無定所。

那隻叫大頭的金毛是在夏天離開後跟著她的,只是那時候它還不叫大頭。

它趴在柚子身邊看她喝過各種酒,跟在柚子身後數次淋成落湯狗。

柚子再次出現是三個月之後,我剛剛參加完高考,她告訴我,終於給金毛取好了名字,就叫大頭。因為大頭大頭下雨不愁,她說再也不會帶著大頭淋雨。

而那年的高考她始終沒有出現。

後來,我們倆見面就有了固定的地點,初戀酒吧。

酒吧老闆是個姑娘,大家都叫她念姐,比柚子年長几歲,也是一個人,性格冷清,處變不驚,認識柚子后,就聽從她的意願將酒吧更名為初戀,黃金場只讓柚子唱。

「沒反應?」柚子拿酒杯碰了碰我的,「我剛說夏天回來了。」

她重複一遍,片刻之後自己又喃喃了一句,「也是,誰還記得。」

《親愛的翻譯官》里,喬菲說:「有的人,可以很輕易的愛上一個人,然後很容易就不再愛了;還有一種人,不會隨便的愛上一個人,但是愛上了也就放不下了。」

柚子是試圖成為第一種人的第二種人,夏天離開后她換了數任男朋友,在交往的過程中都對夏天絕口不提。

蔣蔣是除了夏天外我唯一認識的一任,他曾經說過,柚子從來不跟他提自己的前男友,感覺自己應該是被重視的,因為從來沒有被拿來和前任比較。

後來我想了想,除了夏天之外的前任,對柚子來說都微不足道,而夏天則是被封存在最深的記憶里,絕口不提,也無法忘記。

我沒有說話,一口下去,杯里的初戀已見底,從酸甜到苦澀久久散不去。

「初戀的滋味不太好啊。」我說。

一語雙關。

「不想問問我怎麼知道他要回來的?」柚子的酒喝的很慢,她搖晃著酒杯,試圖勾起我的好奇心。

可是,我不想問,因為我知道,不問她也會說。

「念姐給我看了一份簡歷,是夏天的。」

果不其然,柚子自己開口,「你知道嗎?我原本以為隔了這漫長的時光我早就把他忘乾淨了,可當我看到簡歷署名那個夏時,一切的一切如黑雲壓頂,顛倒眾生,完蛋,這些年的堅持全完蛋了。」柚子笑笑。

夏天的夏字中間有個目,夏天寫的時候總是會畫一顆柚子。

「你的意思是夏天會來『初戀』駐唱?」

「是的,我已經準備請假了,等我唱完今晚的最後一首歌。」

大概是聊到了說不下去的程度,柚子放下酒杯再次登台。

靜謐的音樂響起,顯得更有穿透力,她繾綣深情,唱著這首王菲的《我願意》——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行

無聲又無息出沒在心底

轉眼 吞沒我在寂寞里

我無力抗拒 特別是夜裡

想你到無法呼吸

我又要了一杯初戀,看著台上的柚子,她天生是屬於舞台的,再小的舞台都能歌聲激昂,流光溢彩,搖曳生姿。

曾經在微博看到一個問題——如何文藝的表達相思?

有網友回復「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是你,冰河也是你」,與柚子唱的這歌有異曲同工之妙。

你未來,思念到極致;你來時,亂了方寸卻不自知。

夏天抱著一大捧玫瑰向舞台走去的時候,酒吧的氣氛再次嗨到爆,口哨聲,鼓掌聲,吶喊聲,聲聲不斷。

隔了五年不見,夏天個子又高了不少,在酒吧恍惚的燈光下,每根髮絲都好看到極致。

我的目光跟隨他的背影,望著舞台。

音樂還在繼續,歌聲停了,柚子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獃獃地站在那裡,手足無措。

「好久不見。」柚子試圖用洒脫的方式掩飾。

夏天笑起來更好看,彷彿中間隔的不是五年,而是偶爾貪歡,小別了幾天。

「柚子,我回來了,中間欠缺的五年來不及彌補,就讓我們省去中間的過程直奔未來吧,嫁給我好嗎?」他變戲法般從一大捧玫瑰中拿出一枚戒指,單膝跪地。

柚子似乎更不知所措了,金毛大頭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奔到了柚子身邊,溫順不在,整個神情寫著生人勿近,狗視眈眈地看著夏天。

柚子含笑,彎腰摸了摸大頭,它也順著在她的手心蹭了蹭。

酒吧的人都充當看客,與電視劇不同的是,即使是這樣的一幕,此時此刻,卻安靜了下來,沒有一人按劇情發展的那樣高呼在一起或者嫁給她。

因為,沒有人沒夠預計劇情發展,包括我。

我也向舞台走去,此時的柚子肯定是五味雜陳。

「大頭好像不樂意呢,怎麼辦?」她若無其事的繼續撫摸大頭,夏天單膝跪地的姿勢已經保持了一會,臉色有點暗沉。

夏天說,「當年被父母帶出國讀了經濟學,畢業之前護照一直在父母手裡,離開是有苦衷的。」

柚子笑笑,「情有可原。」她伸手接過夏天遞上的戒指,「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明天就辦婚禮。」

夏天愣了愣,未及反應之間,柚子已經把戒指套在手上。

「這樣多好,把求婚之後的過程也一起省了,明晚十二點,我在『初戀』等你。」並沒有接過他遞上的玫瑰花,她拍了拍大頭,帶著它慢條斯理地從舞台上走了下來,音樂還在繼續,終於伴著深邃悠揚的音樂,台下像炸了鍋一樣呈現出一種反差萌的狀態。

酒吧的氣氛再次嗨到爆,口哨聲,鼓掌聲,吶喊聲,聲聲不斷。

我緊跟上柚子,實在是猜不透她究竟是什麼心思,意料之中的又被她阻止,這次倒沒有拿絕交威脅我。

「我沒事,記得明晚零點來參加我的婚禮。」柚子笑著,我覺得有點慘淡,大頭似懂非懂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

我識趣的沒有跟著,柚子做了決定的事一般很難有人能夠阻止。

第二天晚上十點多我就到了酒吧,念姐招呼人把前區布置的差不多,跟往常不同的氣氛,跟往常相同的人潮擁擠。

我去後面找柚子,她穿著潔白的婚紗,彈奏那首婚禮進行曲,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畫面無限凄涼。

「這樣結婚會不會太倉促?」我有點不安。

「我拿一生做賭注,也做了準備輸。」指尖在鋼琴鍵上飛揚,柚子的笑容自信明朗。

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夏天依然沒有出現,柚子一直彈著那首《婚禮進行曲》。念姐說,「從換上婚紗開始,她就一直坐在那裡,整整彈了三個小時。」

「別急,肯定很快就到了。」我試圖安慰她。

「不用等了,他不會來了。」

這次柚子卻停下了手中的曲子,回過頭來看我。

「有人說,時間會給你答案,我用了五年的時間,換了很多新歡,始終沒能將夏天忘記。卻在他突然出現的剎那找到了愛情的真諦。你知道嗎?在愛情里,過程比結果重要,可他卻要省去中間過程直接跟我求婚。」

「可以,如果是真的要我嫁給他,我承認還是比較讓我心動的事,可是你看,他並沒有出現啊。他連自己的衝動都無法買單,我相信,他更無法接受這五年來我的改變。我剪了短髮,輟了學,混跡在酒吧閱人無數,一天的時間足夠他想明白了,所以他不會來的。」

「那你呢?你想明白了嗎?」

「當然,時間不會給你答案,愛與不愛只能自我了斷。」

我彷彿看到柚子眼裡閃過一種光芒,她站起身來,雙手扯著婚紗,登上舞台。

你見過穿著婚紗抱著吉他的樣子嗎?我也沒見過,但我覺得此時此刻的柚子彷彿回到了最初的樣子,有著波瀾壯闊的人生,卻波瀾不驚。

可是,唱著唱著,她還是哭了,一把眼淚,一壺酒,一塌糊塗,一種結束。

好像悲傷的時刻總會下一場雨,酒吧的人終於散去,我和柚子靠在門口,看著雨簾滴答滴答滴。

我笑了笑,伸手接了雨水撩到柚子身上,「要不要再去淋場雨?」

「不了,我說過不會再帶著大頭淋雨了。」

腳邊的金毛「汪汪」兩聲,第一個衝進雨里,沖著我們繼續,「汪汪」。

我和柚子相視一笑,措不及防間,一把被她拉到雨里,這次沒有被以絕交的名義阻止,我和柚子同大頭一起暢快在雨里。

宋小君在《下雨和見你》里寫:

我把下雨和見你叫做洗禮。

世界上美好的東西不太多,

立秋傍晚從河對岸吹來的風,

二十來歲笑起來要人命的你。

柚子在大雨里說,「每個人都有那麼一段劇情,被思念的噩夢吵醒,我將和你入過的夢一起雨過天晴。」

二十來歲的她,唱起歌來婉轉動聽,笑起來甜得要命。(原標題:初戀酒吧)

沒過癮?安卓到各大應用市場,iPhone到app store,搜【每天讀點故事】app,或加微信公號dudiangushi收看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初戀男友消失5年後突然當眾求婚,她竟用一招拆穿他醜陋面目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