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蛇妖的故事,結局很離奇

一個蛇妖的故事,結局很離奇

女媧陵,在趙城縣東八里侯村正、副陵各一,皆在廟后。東、西相距四十九步,居左者為正陵,其副陵相傳葬衣冠者。陵前古柏一百八,樹多八九人圍。俗言鳥雀不糞、蟲蟻不蝕。

一行七人經過廟宇,來到廟后,看了看左右兩座陵……

「東邊還是西邊?」蘇子畫問。

「東邊。」一個考古者說。

其他考古者沒有異議,大家向東邊走去,到了女媧陵面前,其實就是一塊很大的石頭,上面寫著女媧墓。

但盜墓者們知道,在這周圍肯定有進入地下陵墓的機關。

很多遊客,一行七人分開,不著痕迹的在周圍尋找著機關,盜墓者都經驗豐富,很快的,一個盜墓者就找到了一個機關,但人很多,他們並沒有啟動機關進入地下墓穴,而是走入了背後的樹林。

他們必須在樹林里藏好,等到晚上遊客走光了才好行動。

一群人在樹林深處商量著進入地下墓穴之後的事,臉上都帶著興奮……

很快的,天就全黑了,一行七人打著手電筒走了出來,果然,遊客都走光了……

七人來到女媧石碑面前,一個盜墓者在女媧石像的蛇尾上一個小小的石頭雕刻成的鱗片上用力一按……

『轟隆』的聲音……

眾人用手電筒一照,女媧石像正東方第四十九個石板塊往旁邊縮了進去,一個黑洞呈現在眾人眼前……

大家興奮的互相望了望,然後走了過去,站在洞口,用手電筒照下去,有台階。

似乎,寶貝就在眼前,但誰先下呢?

盜墓者們都知道,凡是大人物的陵墓,一般都有機關。

「我先下去吧。」蘇子畫說。

「不行。」一個盜墓者拉住蘇子畫:「我先下去,我進入了很多地下墓穴,對於地下墓穴的機關也比較了解。而且我是男人,怎能讓女人走在我前面?」

六個盜墓者都是男人。

蘇子畫對那個盜墓者笑了笑。

那個盜墓者打著手電筒下去了。然後一個個盜墓者挨著下去了,蘇子畫在最後……當蘇子畫打著手電筒順著階梯下去的時候,猛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你終於來了。」

蘇子畫回頭四處望了望,哪裡有人?

難道是……遇鬼了?

蘇子畫顫抖了下,告訴自己,二十一世紀是講科學的,這世界上沒鬼的沒鬼的。甩甩頭,蘇子畫也進入了地下墓穴……

很長的一個走道,走道很寬,大概五米,在兩邊的牆壁上有很多壁畫,蘇子畫照了照,差不都都是和女媧有關的傳說,女媧捏土吹氣造人。練五彩石補天等等……

沒有人說話,除了呼吸聲就是腳步聲,大家都緊張的注意著周圍和前面的情況……

一行七人走了大概十分鐘,終於情況發生了變化。一共有三道門,正前方有一道門,然後左邊和右邊各有一道門。

大家猶豫了。

「開哪道門?」一個盜墓者問出了口。

眾人拿著電筒仔細的照了照,雖然看的出來是有門的痕迹,但是周圍光禿禿的,根本就沒有什麼比較明顯的開關。

「喂,外面有人嗎?喂,外面的人可以聽到嗎?」蘇子畫不放棄對著石門大吼……

「吵死了。」突然,一個充滿磁性略帶不耐煩的聲音傳入蘇子畫的耳里……

蘇子畫一愣,聲音明顯是從她身後傳來的,猛然轉身,可沒有人,緊張害怕的四周看了看……

石室里依然只有女媧的石像和四周牆壁上的壁畫……

那剛才到底是誰在說話啊?

「誰?誰在說話出來。別故弄玄虛,本小姐可是不怕鬼的……」可是,顫抖的聲音出賣了她。

媽媽呀,她從小最怕的就是鬼啊。

「呿。」不屑的輕呿,還是那個充滿磁性的男人的聲音。

這次,蘇子畫憑藉感覺知道,聲音是從西方的牆壁上面傳來的。難道西面牆壁有什麼玄機?

蘇子畫鼓起勇氣告訴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最多就一死,現在只能靠自己,就算呆在這裡不動,過不了幾個小時,她就會缺氧而死。

早晚都是一死,拼了!

蘇子畫鼓起勇氣,向西面牆壁走去……

西面牆壁上面也是一些刻畫,在石頭上雕刻的。有花有草有樹木,還有飛禽走獸,其中一條大蛇特別的礙眼。

因為那條大蛇雕刻的栩栩如生,相比於牆壁上的其他雕刻要生動太多,看著……好像是一條活的一樣。

那條蛇非常長,好幾米呢,從牆的這邊到牆的那邊……

不得不承認,這條蛇很俊美。

通體的白色,很粗壯,從頭到腳的形狀看著都非常的賞心悅目。

「真漂亮。」蘇子畫感嘆著。莫著大白蛇……

「你摸到我的蛋了。」一個男人微怒的聲音又在石室里響起。

「誰?」蘇子畫驚叫一聲,轉身,緊張又害怕的張望……

房間里依然空空如也,除了中間的女媧雕像,其他的什麼都沒有……那到底是誰在說話?難道是女媧的鬼魂嗎?

不可能,那明明是個男人的聲音……

難道傳說中的女媧其實是男的?

「誰?出來……不要裝神弄鬼。」蘇子畫緊張的說,身體緊緊的貼著牆壁。驚恐的看著周圍……

「本王不屑裝神弄鬼。」男人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充滿磁性的高傲聲音在四周是牆的房間里回蕩。

「不屑裝神弄鬼那就現身。」相對於女孩子來說,蘇子畫還是算比較大膽的,不然……也不敢下墓穴來。要換成一般的女孩子,現在早就嚇暈過去了。

「本王在你後面。」男人不屑的說。

蘇子畫轉過身,驚恐的看著後面……她後面就是牆壁。那人在哪裡啊?蘇子畫雙手在牆壁上胡亂的摸索著。想把那個說話的男人給找出來。

「女人,不要亂摸,你摸到本王的蛋了。」突然,聲音從左側傳來。

蘇子畫順著聲音望去……

然後蛋定了。

不就是一條蛇嗎?

雖然這條蛇很大,雖然這條蛇是懸在半空中的,雖然這蛇下半身還在牆壁上……

但是,蘇子畫是真的一點都不害怕。

這東西看久了天天看到的,看了二十幾年了,任誰都不會害怕吧?

蘇子畫從小就和蛇特別的有緣,在大城市裡,除了在菜市場和江湖醫生加動物園,在其他的地方是很難看到蛇的。

可蘇子畫從懂事開始,就經常看見蛇。

真的,上學看到,在教室里看到,放學看到,走路看到,出去玩看到……甚至,在自己枕頭下面還一直住著蛇……

在六歲那年,蘇子畫在自己枕頭下面發現蛇的時候嚇的暈了過去,第二次在枕頭下面發現蛇的時候她只是尖叫了一下,第三次在枕頭下面發現一黑一白兩蛇,她還拿出數碼拍了兩張,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好吧,她的枕頭下面是風水寶地,不停的有蛇來她枕頭下面安家,而且每次還都是不同的蛇……就連冬天,蛇冬眠的時候,在她枕頭下面還是可以看到蛇……

她和很多蛇同床共枕十幾二十年,她能害怕蛇嗎?

只不過,這蛇可以說話!

妖怪!

「妖怪!」蘇子畫理直氣壯的說。完全相信……她現在完全是被下懵了。才會這樣的反應。

「既然知道我是妖怪,你還敢摸我的蛋?」大白蛇的嘴巴一張一合說著。

它的蛋……

蘇子畫順著蛇頭這樣望去,然後是腰身……後來就看到了自己的手放的位置……大概是這條蛇的七寸的地方。

難怪別人說打蛇打七寸。

原來是蛇蛋在七寸。

「不就蛇蛋嗎?」蘇子畫收回自己的手,很不以為然的說:「不要以為我沒見識過,我在酒樓天天吃蛇蛋的。」

「天天吃蛇蛋?」大蛇有一瞬間的猶豫。

「對啊。」蘇子畫點點頭:「蛇蛋很美味的。」

一說完,蘇子畫就感覺眼前一道紫色光,很刺眼,刺得她不得不閉上眼睛……

過了一會兒再睜開眼的時候……

「帥哥,你誰啊?」蘇子畫納悶的看著眼前的美男子。一頭長發隨意的披散著,如墨的髮絲一直長到腰際,一張臉很是驚艷,狹長的桃花眼,紫色的眼瞳,再配上白皙的瓜子臉……

蘇子畫只想到兩個字,妖孽,妖孽!

望進那紫色的眼眸里,好像陷進了一汪湖水裡……

讚賞驚艷的目光順著臉蛋往下……赤裸的胸膛,身材偏瘦,沒有什麼肌肉,然後繼續往下……

『轟』的一下,蘇子畫的臉紅了……

這美男怎麼不穿衣服啊?讓人好害羞啊……長到這麼大還沒有見過男人的裸體。

「你不是想吃我的蛋嗎?本王允許你吃。」君煜笑著說,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迷人極了。

蘇子畫活到這麼大,就沒見過這麼英俊的男人。他問完話之後,她硬是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什麼叫我想吃你的蛋啊?」

這美男子怎麼亂說話啊?

「你不是說你在酒樓天天吃蛇蛋嗎?」君煜似笑非笑的說。

「對啊。」蘇子畫條件反射的點點頭。她已經被迷的差不多了。

「你剛才又摸著本王的蛋,那意思不是很中意本王的蛋,然後想吃本王的蛋嗎?」君煜笑著反問。

……

蘇子畫愣住了……

美男子說剛才她摸著他的蛋,她剛才摸的是一條蛇的蛋啊……蛇……

看目光獃滯的看看眼前的美男子,然後機械式的轉頭,看向牆壁……

牆壁上剛剛大白蛇的位置空空如也,哪裡還有大白蛇啊……這麼說……

【小說節選】

*關注微信號:每日情感故事,回復:17241,即可獲得後續全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一個蛇妖的故事,結局很離奇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