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帶著當警察的親戚來逼婚,最後他一個電話打到局長那

一家人帶著當警察的親戚來逼婚,最後他一個電話打到局長那

許婷雪帶著白易回到老家,遇到一家奇葩,全家上陣不擇手段要她嫁給他們家的兒子張偉,甚至還找來當警察的親戚成風。

「哎呀,許老師,你看人家對你多專一,連爹媽都找來當說客了,不然你就從了吧?」白易壞笑著對許婷雪道。

許婷雪白了他一眼,嗔道:「去你的,不要亂說,我才不要他!」

這小女兒的風情,頓時就把一邊看著的張偉迷得七葷八素,恨不得把白易換成自己。

就連見多了美女的白易也是險些被她這一個含羞帶嗔的白眼迷倒,心底都酥了幾分。

「咳……我還是趕緊打個電話,免得人家警察局的人白跑一趟。」白易咳了咳,轉移話題掩飾掉自己剛才一瞬間的失態。

說完,他拿起手機,找了找李建國李局長的名字。

其實上一次離開警察局的時候,他是沒有和李建國說過話的。

只不過,李建國可把當時的情況看的明明白白,白易不光救了唐司令的寶貝孫女,同時還制止了悲劇發生,保住了他自己的烏紗帽,所以不光是於公於私,李建國專門找到了白易的電話號碼,和白易聯繫了。

「喂,是白易吧?」李建國呵呵一笑,語氣很是溫和,完全沒有半點身為局長的架子。

「是我,打擾了李局長。」

「呵呵,別這麼客套,說起來,我早就想給你打個電話邀請你吃飯的,可是工作一忙,我都給忘了。」

「應該是我邀請你才合適。」所謂花花架子大家抬,人家局長客氣了,白易自然也不會中二到去負了人家好意,「李局長,我有點事情要麻煩你。」

「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盡量給你辦好。」李局長大手一揮,很是豪氣的說道。

其實他心裡也是有著自己的小算盤的,白易救了唐曉月,就勢必會和唐家有一個良好的關係,如果他能夠和白易搭上線,就相當於有了一個和唐家溝通的渠道。

所以說,他不怕白易麻煩他,就怕白易不找他幫忙。

李局長心裡在想什麼白易清清楚楚,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他也就沒有當回事:「李局長,請問這貧民村,是你管的嗎?」

「貧民村?」李局長愣了愣,隨後才反應過來,「哦,你說的是平安村吧,那裡因為太窮了,所以才被人起了個貧民村的外號,那裡的治安也算是歸我管轄的,怎麼了?」

「恩,我被個叫做成風的警察堵了,之前打了那警察的親戚,現在他回來找麻煩了,還要拉上局裡的其他警察。」

聽見這話,李局長頓時就驚了。

媽的,他原本還以為白易是來求他幫忙的,結果,這事情說起來,人家分明就是來問罪的!

「放心吧,白易,如果查出來這人是我們局裡的,我絕對不會姑息這種褻瀆公職的人!就算不是我們局裡的,我也能夠直接反應給他們領導!這件事情,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李建國趕緊說道。

他有點擔心,要是這種事情沒處理好,給唐曉月知道了……

李建國可是親眼見識過唐曉月這位大小姐的犀利作風的,到時候人家親自來砸辦公室都有可能。

「恩,那就謝謝李局長了。」白易說完,準備掛掉電話。

「等等,那個……白易啊,過兩天有時間么,一起吃個飯如何?」李建國趕緊說道。

白易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

啪。

李建國一把掛掉了電話,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抓起辦公用的電話,打了出去。

另外一邊,剛剛接到成風電話不久的幾個和他相熟的警察已經準備好了要去幫忙,結果還沒走出警察局的大門,突然就看見副隊長沉著臉走過來。

「副隊。」他們趕緊打招呼。

哪知道,這位老資歷的副隊一上來就是劈頭蓋臉一陣怒罵:「你們是要去幫成風打人是吧?不知死活!不想幹了直接說,少給局裡惹麻煩!」

所有人都愣住了,眼力勁兒好的趕緊上來軟言求教。

「我告訴你們,剛才有人一個電話打到局長那裡興師問罪去了,李局長氣得不行,你們自己想想,這個人會是什麼背景?」年長的副隊嘆了口氣,說完直接就走了,只留下所有人面面相覷,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平安村,白易和許婷雪兩個人靠著車子有說有笑,而張偉和他父母只能在一邊紅著眼睛瞪著白易。

沒多久,成風的電話響了,他嘴角頓時多了幾分得意的笑容,接起電話:「喂,哥幾個到了?在哪兒呢?」

「到個屁!」電話那頭的人語氣很不好,「成風你自己不想當警察了我們還想。草!剛才要不是副隊長提醒的早,哥幾個就被你丫害慘了!」

成風一頭霧水,根本沒聽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怎麼回事?」

「我告訴你,你要打的人,他是連局長都能夠搬得動的,你丫自己好好想想怎麼把問題解決吧,要不然,我估計你小子也不用回警局了,直接把制服脫了算了!」

電話被掛掉了,成風臉色有些發白的看著手機。

他突然就想起來了,剛才面前這個男人真的是有打了個電話出去!

他才知道自己這回踢到了鐵板,一個弄不好,自己這個鐵飯碗真的就要丟了!

看著白易還在和許婷雪談笑風生,成風心裡複雜萬分,咬了咬牙,還是準備過去賠禮道歉。

「風哥,是不是人來了?等會兒抓他的時候,能不能讓我也揍兩下出出氣?」張偉以為是要動手,連忙討好的說道。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成風滿帶著怒意的一腳。

張偉被一腳踹倒在地,半晌沒有回過神來。

許婷雪看見了成風和張偉打起來,臉上多了幾分吃驚的神色。

「先生,事情查清楚了,錯的都是張偉這個人渣,剛才我不知好歹跟您動手,我為這件事情鄭重的道歉。」

大丈夫能屈能伸,該慫的時候,成風毫不猶豫就選擇了低頭。

他一直保持著鞠躬的姿勢,準備等白易消氣了才站起來。

「我沒這麼小氣,只要你能保證,以後,這個殺馬特不再打擾到許老師的生活,我就原諒你了。」白易淡淡說道,對於他來說,一個小警察還真沒有什麼資格讓他一直放在心上。

成風心裡一喜,連忙點頭保證:「以後他要是還敢打擾許老師,我第一個就不放過他!」

張父張母愣了半天,也沒弄明白情況,張母見兒子被打了,立即就開始撒潑:「成風你敢打我兒子!我要去跟你媽說,讓她好好教訓你!看看以後街坊鄰居怎麼看你們家!」

成風冷笑一聲,走到張偉的面前,似乎是為了做給白易看,又狠狠的踢了一腳:「我告訴你們,你兒子做的那些事情,不是我不知道,要不是看在親戚的面子上,我他媽早把他抓了,你要是敢四處大嘴巴試試看,我保證,明天我就能讓他在警察局呆著!」

被成風這一嚇,張家人全都啞了火,一個個臉色青白,趕緊扶起張偉灰溜溜的走了。

成風則是回過頭來,沖著白易禮貌的點點頭,這才趕緊回到警察局去,準備和局長好好說說這件事情。

等到所有人離開了,一臉好奇的許婷雪才忍不住問道:「白易,你不是黑社會嗎?怎麼又認識了局長了?」

剛才白易的電話她可聽得清楚,電話那頭李局長的客氣聽得她一愣一愣的。

一個黑社會,不僅是認識局長,而且人家還那麼尊重他?

看她這好奇寶寶的模樣,白易忽然起了一點逗逗她的心思:「這年頭,沒在警察局有點關係,誰敢弄涉黑啊?」

許婷雪眨巴眨巴眼睛,咬著嘴唇想了半天,點點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說的……好像也是哦。」

噗。

白易終於是沒忍住笑了出來,許婷雪也不笨,立即就明白了自己被逗了,輕哼一聲,撅著小嘴,滿臉的不樂意。

「咳……其實我沒騙你,我真的是混黑的,不過,混的不是江南的黑道就對了。」白易趕緊說道。

這回許婷雪搖著腦袋,怎麼都不相信,側著臉不看他,似乎是還在生氣。

白易苦笑一聲,沒想到說真話居然反倒是沒人信了。

他之前混的,一直都是國際的地下世界,也算是世界級的黑道了。

鬧騰了一陣之後,許婷雪才咬著嘴唇,猶猶豫豫的問道:「那個……白易……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許老師?」

說完,她雙頰微微一紅,低下頭來,看都不敢看白易。

「為什麼?」白易笑眯眯的問道。

「反正不叫就對了!」許婷雪也沒好意思說自己不讓他叫是因為覺得太過生分,索性直接耍起賴來。

「那好,你要我叫什麼呢?」

「叫我……叫我……」她再三猶豫,終於沒好意思把小雪這兩個字說出口來,「叫我婷雪吧。」

最後,白易就順著她的心意,叫上了婷雪這個名字。

從貧民村離開,已經是下午的時間了,學校雖然還有點事情,但是某人是根本沒打算去了,直接就去了名劍公司,準備在那裡待到下班時間。

公司的前台小姐和保安也都認識他了,一路暢通無阻,白易很快就到了柳芷蘭辦公室的門口。

得了允許之後,他推門而入,撲面而來一股子冷氣,柳芷蘭頭抬也沒抬,依舊是低著頭在電腦桌前面工作,一臉的清冷嚴肅,那一身一絲不苟的ol黑色制服更是給她添了幾分精英的味道。

白易沒有打攪她。也沒有把自己當成什麼外人,很是隨意的就往沙發上一躺,自顧自的閉目養神。

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柳芷蘭微微抬了抬頭,目光不留痕迹的從他身上一掃而過,嘴角緩緩勾起一抹淡淡笑容。

隨後,她拿著筆,在乾淨的筆記上,寫下了幾個娟秀的小字:「偷懶……」

末了,她還在後面手繪上了一個鄙視的字元表情。

這時候,正好一個電話打了進來,她趕緊將這一頁筆記撕下來,揉作一團,丟進了垃圾桶。

「總經理,徐博見公子想要見您。」

聽見徐博見三個字,柳芷蘭的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

這個徐博見是江南市某個高官的兒子,得罪不起,但是以柳芷蘭的性子,又做不到和他虛與委蛇的拖延著。

一時間,她有些猶豫了。

目光恰好落在白易的身上,她稍稍一想,便開口道:「白易,有點事要你幫忙。」

白易睜開眼睛問道:「什麼事情?」

他發現,自己這個屬於柳家二小姐的家教,結果貌似這位大小姐需要用的時候是完全不客氣的。

「公司來了個官二代,你去幫我打發了他,而且,你要做到不留痕迹,至少不能夠得罪他,行不行?」柳芷蘭看著白易,俏臉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

「行。」白易乾脆的答應下來,打開門直接就走了出去。

後續,請加微信:Drebook (長按複製)回複數字: 1037

本故事純屬虛構

訂閱和收藏↓↓↓本號看最新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一家人帶著當警察的親戚來逼婚,最後他一個電話打到局長那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