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要他把樓下追求她的男子趕走,他一招輕鬆搞定

女總裁要他把樓下追求她的男子趕走,他一招輕鬆搞定

女總裁柳芷蘭要公司的保安白易幫忙辦一件事,把樓下追求她的官二代趕走,但又不能得罪他。

來到了樓下,白易一眼就看見了這位西裝革履,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徐博見公子。

一個油光可鑒的大背頭,還有一大束的玫瑰花,風騷的站姿,這樣的人,想不看見都困難。

「徐公子你好。」白易就這麼大大方方的走了過去,還打了個招呼。

徐博見看了他一眼,不屑的冷哼一聲,轉過頭去直接無視了他。

見此,白易也不覺得丟臉,上去就攬住了他的肩膀:「能不能離開這兒?」

徐博見皺起眉頭,一把拍開了白易的手,一語不發滿臉不屑的將他推開。

對於他來說,和一些沒有身份地位的人說話都是對自己的侮辱。

白易不急不惱,既然直接說話不行,他就乾脆開始玩點兒陰的。

他往後走了幾步,找了一個個比較陰暗的角落,從腰間摸出來幾根牛毛針,運轉真氣,手指一抖,幾根牛毛針頓時激射而出。

咻。

徐博見只聽見了空氣中莫名傳來了一聲破空聲,下一秒,他就猛然間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就動不了了。

不管他怎麼使勁,怎麼去命令身體做動作,卻始終是沒有任何作用。

徐博見的一顆心逐漸沉了下來,一種很不好的想法湧上心頭——難道,自己癱瘓了?

越想越怕,徐博見甚至是臉都嚇的發白了。

「幫我……幫我叫救護車!」徐博見開口,遠遠地對著前台小姐哀求道,「我突然動不了了,你快幫我!」

前台小姐一下子就慌了,本來好好的一個人,怎麼突然就要求叫救護車了?

不過,她也知道面前這位大少爺惹不起,不管人家是不是鬧著玩的,她還是打了120。

反正,到時候就算是被耍了,想必醫院也不敢對這位大少爺怎麼樣。

沒多久,接到電話的救護車就來了,一看徐博見這一動不動的架勢,護士醫生趕緊就把人抬走,救護車一路加速沖回了醫院。

醫生護士好一陣手忙腳亂,終於把人推進了急救室。

然而,就在醫生準備好動手術的時候,奇迹出現了。

這位徐博見徐大少突然一下子就從病床上跳了下來,生龍活虎的屁事沒有。

醫生頓時就瞪眼了,丫的這貨看起來比自己都要健康,莫名其妙的推進來急救室是個什麼鬼?

徐博見動動手,又動動腳,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興奮,高興的差點就跳起舞來。

「我沒事了,我真的沒事了哈哈哈哈……」

醫生臉越來越黑,開口訓斥了兩句,結果徐博見大少反手就是一個巴掌甩過來,然後大搖大擺揚長而去。

醫生剛想要叫保安,結果邊上一個知道徐大少身份的人對他耳語幾句,當時就打消了他的念頭,默默地咽下這口氣。

徐博見去了醫院的事情白易並不知道,他陰了人之後,就直接回到了柳芷蘭的辦公室吹空調躺沙發了。

倒是柳芷蘭站在辦公室的窗口上將所有的事情看了個清楚明白,嘴角不知不覺都多了幾分的笑容。

她真沒有想到,自己妹妹這位家教行事居然如此邪門,自己一共擺脫他辦兩件事。

上一次,是用的黑客手段。

這一次,他甚至直接就把人折騰進去醫院了!

「你對他做了什麼?」柳芷蘭轉過身來,此時她的俏臉上依舊是那一副毫無表情的清冷模樣,看不出來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先禮後兵,說了好話他不願意離開,我就只能讓他被離開了。」白易聳聳肩,全然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柳芷蘭嘴角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她剛才可已經聽到樓下心腹的報告,這位家教嘴裡說的好聽叫先禮後兵,實際上心腹報告的很清楚,根本就是蠻不講理要人家離開,末了徐大少沒答應他就直接來了陰的。

她坐到了椅子上,撩了撩落下來的一縷頭髮:「他沒發現是你乾的吧?」

「至少他絕對不會有證據,頂多也就是心裡懷疑。」白易搖搖頭道。

柳芷蘭想了想,又問道:「你何不一開始就動手?這樣他甚至都不會懷疑到你身上。」

「原則而已,我不喜歡主動去招惹別人,但是他不給我面子,我也就懶得跟他講道理了。」白易大大方方的說道,絲毫沒有感覺他的原則有多詭異。

柳芷蘭淡淡一笑,並沒有相信白易的話。

以她的聰明,自然不會認為白易真的就這麼迂腐的要遵守原則。

想來,他應該是為了撇清和名劍其他人的關係,到時候就算是徐大少發現了,槍口基本上也就是對著他去的。

不過,聰明的女人向來是不會多說什麼的。

她低下頭,好看的眼鏡閃耀著精明的光芒,提起筆來開始處理文件。

白易這個客人,則是絲毫沒有客人風範的窩在少發上。

途中,秘書進來了一次,看見白易這隨便的模樣,心裡暗暗心驚,直接就給白易打上了一個總經理男朋友的標籤。

她可從來沒有見過,一向精明冷淡的總經理會對哪一個男人有這麼寬容的態度,要知道,工作起來的柳芷蘭向來都是一絲不苟的,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留在辦公室裡頭打擾的。

而白易不光是呆在她工作的地方,而且還是這麼不客氣的眯著眼養神,這明顯是證明了總經理沒有把他當做外人看!

秘書心裡想了很多,在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她還深深的看了白易一眼,好好的將這張臉記下來。

柳芷蘭處理完了文件,看看時間,距離下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左右。

按照她以前的性子,肯定是要以身作則,時間沒到,絕對要工作到下班的最後一秒為止。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她就是特別的不想呆在辦公室,很期待著下班的時間。

美目停留在某個呼呼大睡的人身上,柳芷蘭臉上又一次浮現出來做賊一般的淡淡笑容。

她悄悄的撕下一小張紙,然後揉成一團,對準了白易就丟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她很快就低下了頭,提筆裝出一副看文件的認真模樣。

某人本來是在做著美夢的,然而日積月累養成的極度警覺一瞬間就提醒了他有事情發生。

白易立即睜開眼睛,聽風辨位,一手閃電般抓出,正好將那幾乎就要打中他的紙團抓在手中。

看到這玩意兒,他頓時就蒙了。

原本還以為是什麼危險的東西,結果居然是個紙團!

這辦公室裡頭,有誰會玩這種幼稚的東西?

他把目光移到了柳芷蘭的身上,看見她那麼認真工作的模樣,一下子就把自己心頭的懷疑給打消了。

別逗,一個冷淡的商場精英會做這麼無聊而且幼稚的事情么?

顯然基本上不可能。

問題是,除了她還有誰?

「是我丟的,剛才工作入了神,不小心丟錯了方向。」就在他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柳芷蘭平靜的沒有一絲情緒波動的聲音傳來。

白易愣了愣,苦笑一聲道:「沒事,我也是警惕過頭了。」

柳芷蘭點點頭,不再說話,低著頭,白易還以為她又開始工作了,心裡不由得感嘆一聲這還真是個工作狂人,跟機器人一樣一刻不停。

他卻不知道,他以為是用來簽字的那隻鋼筆,此時在柳芷蘭手中,已經是變成了畫筆。

心情愉悅的柳芷蘭信手在空白的筆記本上花了好幾個可愛的快樂字元表情,只不過,臉上卻根本看不出來任何的端倪。

沒多久,幾個身著黑西服的專業保鏢走了進來,對著柳芷蘭道:「老闆,到時候下班了,這幾天您說的比較危險,所以最好還是早點離開,趁著人多的時候,他們才不好下手。」

柳芷蘭抬頭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只是拿鋼筆指了指懶懶散散的白易,道:「這幾天不用你們幾個保護我,有他夠了。」

為首的那個黑人保鏢頓時皺了皺眉頭,看向白易的目光多了幾分不善:「老闆,您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我們公司的信譽,可不能因為一個小白臉毀了。」

在黑人保鏢看來,白易根本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白領,柳芷蘭明知道這幾天危險,居然還有心思找個男人出去玩,還想著要把自己這些保鏢給支開。

想到這一點,他對白易的觀感就更差了。

為了能夠兩個人相處,居然還有臉說保護自己的老闆?

「我說了,不用你們負責,這幾天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和你們公司沒有任何的關係。」柳芷蘭皺了皺眉頭,說話語氣很是冷淡。

黑人保鏢冷笑一聲,指了指白易:「如果老闆您執意要找死的話,我們也沒有任何辦法,只希望您記得要和公司說明了,我們絕對不會為此負責的。」

聽見這黑人保鏢一心想要推掉責任的話,白易就有些不爽了。

他向來是個很在意自己心情的人,一不爽了,他就乾脆動了手。

一道身影從沙發上忽然衝上來,黑衣保鏢冷冷看著,心裡只覺得整個小白臉當真是不知死活,乾脆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他想象中抽中人臉的那種爽快感覺並沒有出現,這一巴掌,竟然就生生落空了。

那個瘦削的人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他的身後。

黑人保鏢剛想要回頭,卻猛然發現自己腰間一空,隨後冰冷僵硬的槍口就已經頂住了自己的腦門。

「正好,手槍借我。」

白易微微一笑,不帶半點火氣。

柳芷蘭看著這一幕,眼神頓時一亮。

黑衣保鏢也不是傻瓜,對方的速度比自己快了這麼多,顯然雙方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索性他也就乾脆的認輸,點頭道:「是我輸了,我想你適合保鏢的工作,我們走吧!」

說完,黑人保鏢直接就走出了辦公室。

白易則是把手槍拿在手中不停的把玩著,確保其中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那,我們也可以走了。」柳芷蘭將文件整理好,站起身來,看著白易道。

「去哪兒?」

「去和一個人談生意。」說完,她已經率先走出了辦公室里,一刻不停留。

這個女人,果然是工作起來不知道休息的……白易看了一眼她曼妙窈窕的背影,微微笑著,趕緊跟了上去。

來到停車場,白易才發現,這車子居然是專門定做的防彈車,顯然他原本以為簡單的保鏢任務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這幾天,你有可能會遇上什麼危險?」白易坐上駕駛座,低聲問道。

他還真沒有想到,一個開公司的居然也要用到防彈車這種配備。

柳芷蘭淡淡一笑,自言自語一般,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或許是來自黑道,又或者是競爭對手,反正……我想一定會有的。」

說這話的時候,白易隱約之間,聽出來了她語氣中的那一點點的哀傷。

後續,請加微信:Drebook (長按複製)回複數字: 1037

本故事純屬虛構

訂閱和收藏↓↓↓本號看最新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女總裁要他把樓下追求她的男子趕走,他一招輕鬆搞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