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姐的母親居然要和我那啥3

學姐的母親居然要和我那啥3

「對了,我先介紹一下,我叫顧靜美,你以後就繼續叫我顧姨吧!」

極品OL突然發聲,轉過頭來看了一眼。

「哦!」

我被駭得一顫,趕緊收回目光,心想這美女人美心更美,沒有逼著自己叫她媽媽。

「我家住在桃源區,除了我和我丈夫以外還請了一個鐘點工!」

顧靜美繼續介紹道,似乎想藉此和我更熟絡一些。

「嗯!」

我點了點頭,桃源區我是不知道,對於這美女沒有小孩他也心中有數,因為有孩子的人是不能領養孤兒的,只是不知道這無後的罪孽是誰造成的!

轎車一直行駛了半個多時辰才停下來,三人陸續下了車,然後站在民政局門前等起了顧美女的丈夫。

「這人怎麼搞的,不是說稍後就到嗎?」

一直等了一個時辰,卻依然不見人影,那未曾蒙面的養父給我的印象一下子差到了極點。

因為站得太久,再加上穿著高跟鞋,顧靜美那雙修,長的玉,腿顯然已經不堪重負,只見她輕輕的依靠在一邊的牆壁上,臉上神色有些痛苦,直看得我心疼不已。

而院長畢竟年歲稍大,經歷風雨也多,依然神色不改,讓我都有些自嘆不如。

又過了半個時辰,一輛黑色的轎車才姍姍來遲,車停人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他身形修,長,西裝革履,帶著一副無框眼鏡,因為臉型有些瘦削,無形中散發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

「來了!」

顧靜美趕忙迎了上去,高跟鞋敲擊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嗯!」

男人打量了一眼院長,然後將有些淡漠的目光瞄向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才招呼道:「走吧!」

三人跟在了那個男人後面,進了民政局,沒想到第一個打招呼的人就將我嚇了一大跳,那人分明說的是:「林市長,您好!」

「林市長?」

我有些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可接下來一連幾人都是這樣稱呼,這讓我感覺有些發懵了。

短短的時間內,從一個孤兒變為市長的少爺,任誰都會懵!

在民政局工作人員的熱情接待下,領養手續辦好了,期間我偷偷的打量了那顧大美女的資料,沒想到她竟然已經三十一歲了,實在看不出來,保養能力可見一般。

「我希望今天就可以接我去我家!」

我那市長養父匆匆離去,顧靜美向院長提出了要求。

「嗯!」

院長點點頭,臉上雖然不舍,竟然沒有絲毫的為難之色。

我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離開孤兒院,胸口一下子變得有些發堵。

第五章:回家

顧靜美再次載著我和院長回到孤兒院,目的是替我收拾重要的物品。

走進孤兒院,我一雙眼睛仔細的打量著四周,搜索著十多年來自己在每個地方留下的身影,雖然不是永別,但心裡總是有些傷感,此時此刻,即使身旁那姓顧的美女身上傳來陣陣體香,也難以讓我心猿意馬起來。

「哥哥,哥哥……」

轉過一個拐角,幾個孩子熱情的涌了上來,其中一個手裡拿著一個破舊的小皮球,要求我和他們一塊玩。

我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幾個弟弟妹妹,差點忍不住說出反悔的話來,這些孩子每一個都是我看著進的孤兒院,因為大概是同病相憐的關係,所以平時很是照顧他們,相處得久了就產生了深厚的感情!

「不要哭,我以後會回來看你的!」

我腦中浮現出了一個女孩的身影,那也是一個嚴酷的夏季,跟我關係很好的盲女姐姐被人領走的時候說了這句話,可是至今卻音信全無。

「你們自己去玩,小亮哥哥還要做作業!」

院長似乎看出我的不舍,生怕我反悔,趕緊將幾個孩子吱開!

上了樓,我進了房間里,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因為那姓顧的美女阿姨強烈要求捨棄大部分的舊衣服,所以東西也不多。

收拾好東西,我提上那小包物品尾隨著顧姓美女出了孤兒院,旁邊院長相伴,中途所遇到的孩子似乎並沒有意識道我將要離開孤兒院了。

「上車吧!」

顧大美女打開後備箱,將何明的東西提了進去,然後吩咐道。

我回頭看了著院長,雖然明知道還有機會回來,但心中還是沒來由的有些不舍。

「不要那麼傷感,你們學校不是離這裡那麼近嗎,想回來看看很方便的!」

顧美女莞爾一笑,溫柔的安慰道。

「是啊,小亮,你只不過是不在這裡住了而已,以後我還是媽,裡面的孩子也還是你的弟弟妹妹,什麼時候想來就來,還和以前一樣!」

院長也摸了摸我的頭,雖然因為身高的差距,她只能向上舉著手,不過絲毫不顯另類,反而很溫馨。

是心中的陰霾逐漸消散,說實話,我一直對離開耿耿於懷,就是怕以後回來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身份相處,既然院長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我的顧忌自然一下少了許多。

在院長的千叮萬囑中,轎車啟動了。

在繁華的街道上左拐右竄,天色濺暗,四周的樓房也越來越稀疏,越來越矮,我知道恐怕已經接近郊區,沒想到這顧美女家這麼遠。

突然間,轎車轉入了一條小路,兩旁植被一下子多了起來,綠草鋪地,鮮花點綴,鳥兒在樹枝間時隱時沒,和之前的喧囂簡直宛若兩個世界。

「在這種繁華的大城市邊緣竟然還會有這種地方!我好奇的四下打量。

轉過一個拐角,視線豁然開闊,一個寬大的人工湖出現在何明視線中,周圍則是高高低低的草坪,稀稀拉拉的豎著一些白色的長方形標杆。

草坪之外圍繞著一圈光潔的水泥路,路後面是一排排高大的樹木,雖然枝繁葉茂,但因為栽種得比較稀疏,所以還能從縫隙間看見其後的場景,那是一座座高大的別墅,惠白藍三色相間的牆壁,暗紅色的琉璃瓦,光潔如新。

「她不會是住在這裡吧!」

我有些驚嘆,這分明就是電視中所說的高爾夫球別墅區,能住進來的人無一不是富得流油的大富豪。

顧靜美驅車環高爾夫球場繞了半圈,然後停在了一棟別墅前,道:「到了,下車吧,我去停車!」

我有些心情複雜的下了車,現在的我既慶幸又是不安,慶幸的是收養自己的人不僅有權更是有錢,以後的自己不用再為生活操心,如果有條件了還可以適當的幫幫孤兒院,即使是稍微的為孩子們買兩個玩具也很好,不安的是這種地方實在太高級,我擔心自己能不能適應!

我揚起頭仔細打量起來,眼前這棟別墅佔地面積很大,一共三層,其中第一層的最右邊額外修建了一個車庫,因為此時顧大美女正駕車進去了,除此之外一二層布局都差不多,規規整整,上下對齊,一共八個陽台,據此很可以很容易便的推斷出每層的房間數目,三層右邊則空出了一半的位置,設計成了一個很大的露天平台,三角形的暗紅色屋頂斜度很低,看起來十分的大氣。

高跟鞋敲擊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顧靜美提著何明的東西走了過來,道:「走吧!」

我有些忐忑的跟在顧大美女身後,沿著微微傾斜的石梯走進那幾根白色的圓柱支撐著的拱形大門裡。

顧靜美從掏出鑰匙,打開大門,然後伸手進屋子裡按了下開關,我差點被刺到了眼睛,眼前是一個富麗堂皇的客廳,讓人宛如來到了皇宮。

只見米白色的地板雍容高貴,金色的牆壁盡顯奢華之意,四方貼著數張山水畫,壓下金銀俗氣,潔白的天花板簡約聖潔,幾盞巨大的吊燈懸挂其上,散發出柔和的光彩,四下牆角放置幾盆青翠欲滴的植被,更增添了几絲自然的氣息,給人一種富貴而不輕浮的感覺。

「鞋子!」

顧靜美遞了一雙拖鞋給何明,然後才自行換了一雙施施然走了進去。

我也趕緊換上跟在了後面。

進了大門,左右各一間屋子,因為房門緊閉,我不知道裡面布置著什麼,接下來右手邊出現一道樓梯直通上面,金色的地毯鋪在上面,璀璨耀眼,如一道通向王座的道路,大廳的正中間放置著一張長方形石英矮桌,四周放置幾個高背單人沙發,對面的牆壁上是一塊巨大的平板電視,左右立柱拱衛,看起來很是大氣。

「坐吧!」

顧靜美將肩上的包包放在沙發上向何明吩咐道。

「嗯!」

我有些忐忑的坐下,生怕自己這身再普通不過的衣服將那看起來十分昂貴的沙發弄髒了。

顧靜美隨後走到大門左邊的房間里,片刻后拿著兩瓶飲料走了出來,隨手遞了一瓶給我,道:「渴了吧!」

我接過飲料打開瓶蓋輕飲了一小口,然後將有些飄忽的目光投向四周,現在我越來越覺得自己再做夢了。

顧靜美打開電視,然後坐在我跟前,道:「休息兩分鐘,等會兒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

「嗯!」

我無神的點點頭,我現在腦袋還處在空白階段。

「走吧!」

過了一會兒,顧靜美招呼何明上二樓,隨手還提著我那包物品,這讓我實在有些過意不去,但又不好太過拘禮。

整個二樓一共八間屋子,我被安排在了最左邊的一間,進了門,裡面布置很簡單,一間大床佔據了大部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書桌,一個衣櫃,一個空調,而窗帘、地板﹑牆壁﹑天花板皆是淺色,雖不像大廳那樣奢華,卻正是卧室因該有的溫馨格調。

「因為太倉促,還沒有來得及給你添置一些東西,先將就將就。」

顧靜美說著放下何明的東西,又道:「走吧,累了一天,去洗個澡!」

「洗澡!」

我心臟一跳,跟這麼一個大美女在一堆,任何稍微有些出格的字眼都會讓人浮想聯翩,完全超越了魯迅先生那句「看到白胳膊,就想到全神馬神馬」的名言之境界!

顧靜美帶著何明來到二樓最右邊,那裡就是衛生間,其中配有浴室!

「我去給你拿一件浴袍來!你洗完後來客廳,反正時間還早!」

顧靜美吩咐完,然後進了隔壁的一間屋子,片刻后抱著兩件浴袍出來,遞了一件給我,然後自顧自的上了三樓。

進了浴室,裡面放置了一個浴缸,我雖然從沒用過,但這並不代表我不知道開關這種東西。

舒舒服服的沖完澡,我披上浴袍回屋穿上一條內。褲後來到了客廳,卻不見一個人影,只有看起了電視打發時間。

許久之後,屋外傳來一陣汽車的轟鳴,我心中暗想不會是自己那市長養父回來了吧!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便見林大市長提著公文包走了進來。

我有些忐忑,這市長養父總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似乎對收養一個孩子「興趣」缺缺,不會無緣無故的給自己臉色看吧!

林大市長將西服外套放好,然後在我斜對面坐了下來,不時用那依然很淡漠的眼光瞟過來,直看得我如坐針氈。

「難道女人家洗澡都這麼慢嗎?」

我感覺自己就像風中的一株稻草,無依無靠,期盼著顧大美女出現在眼前。

「你叫袁亮對吧!」

又過了片刻,林大市長開口了。

「嗯!」

我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

「我叫林俊嚴,是這江州市的副市長,想來你之前已經知道了。」

林副市長神色還是那麼的平靜,外人根本難以揣度出我內心的波動。

「嗯!」

我眼光有些躲閃,跟本不敢我那市長養父對視。

「先說斷後不亂,既然你到了這個家,有些事情我就不拐彎抹角的了!」

市長養父神色嚴肅起來:「第一,你以後的名字就叫林亮,我希望你能忘記現在的姓氏;第二,你現在可以叫我叔叔,不過最多給你一個月的時間適應,到時候我希望能聽到『爸』這個字;第三,我不會給你任何一樣作為一個中學生正常所需之外的東西;第四,日常的生活作息,我希望你能無條件的聽從我的安排。這四點你能接受嗎?」

「嗯!」

我思考了一下便答應了,對於我來說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第一條,院長照顧了我十多年,這姓氏代表了一種難以割捨的情誼,怎麼能輕易放棄,不過話又說回來,忘記不忘記是我的自由,反正藏在心裡誰又知道,我不是一個不懂變通的人,至於第四條,雖然的確很霸道,不過我很有自知之明,現在這種情況根本不容許我反駁什麼!

「如有機會,我一定要來個鹹魚大翻身,讓別人看我臉色!」

被動的接受一些條條框框,這讓我多少有些鬱悶,心中暗下決心。

「嗯,那就好」

林副市長臉上好歹浮現出了一絲滿意的神色,不過馬上又迅速變得淡漠起來:「另外,以後你做什麼事都要先考慮一下自己的身份,如果讓我難堪,你自己從哪裡來的就回到哪裡去。」

「嗯!」

我應了一聲,我本來就不是一個經常惹是生非的人,這一點倒也不算什麼要求!

「談什麼呢?」

一個溫婉的聲音傳來,在我聽來簡直宛如天籟,循聲望去,只見顧靜美從二樓走了下來,她身著一席淺粉色的睡衣,一頭長發濕漉漉的垂下,沐浴后的臉蛋兒浮現出兩朵紅暈,簡直是粉面挑花相映紅!

「沒什麼!我去洗澡了!」

林俊嚴站起身來,提著公文包上了樓。

顧靜美隨意做在我旁邊的沙發上,然後彎開始捏起自己那柔嫩的小腳來,臉上表情有絲絲的痛苦,顯然是白天站得太久了。

一股淡淡的幽香直往鼻孔中竄直惹得我呼吸加速,將我心中的那點鬱悶完全衝散,一下子心猿意馬起來。

過了一會兒,似乎覺得這樣彎實在不方便,顧靜美直起身來,將右腳屈起來踩在了沙發上,然後無意識的將睡衣向上方拉扯了一段,一時間大半條玉,腿都暴露在了外面。

我雖自控能力還算強,但卻也無法抵擋這極致的誘惑,於是有些不自然的挪動了兩下。

「灰色的天,你的臉……」

清脆的鈴聲突然想起,直把我駭得一個激靈。

顧靜美站起身來走到一邊的牆上取出放在包包里的手機,因為電視聲音太大,我也不可能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只聽她連說了好幾個「謝謝」。

「好了,你明天可以去上學了!」

顧靜美掛了電話,然後高興的朝我道。

我笑了起來,那是發自內心的喜悅,我曾是個孤兒,深深的明白能讀書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

我回到房間,發現裡面實在悶熱的緊,於是準備打開空調調節一下溫度,可沒想到觀察了半天我竟然悲哀的發現自己完全不會操作,於是只好將目光投向了窗戶上,準備讓屋子裡通通風。

伸手將窗帘拉開,然後剛將窗戶拉開一小段距離,我卻一下子愣住了。

原來從窗戶的位置看出去,數丈之外就是另一間別墅,而正對著我的那間屋子也大開著窗戶,因為距離不遠,中間又沒有什麼東西阻擋,裡面的情形清晰的進入了我的眼中。

那是一間以粉色為主調的卧室,。

我呼吸急促起來.

「啊!」

片刻后,那女子從拿起一白色的物事往胸前套取,在調整位置的時候目光無意中掃過這邊,然後嬌呼一聲,如小鹿般驚慌失措,退到了我目光無法瞄到的角落。

偷kui被人家抓個現行,我老臉一下子紅了個通透,於是趕忙重新關好窗戶,拉起窗帘。

說實話,這是我在現實生活中第一次看到女人身體,那種衝擊讓我心如潮湧。

關上燈,在輾轉難眠,我腦海中一下子是顧靜美那雙長腿,一下子又是對面別墅里那的胴,體,這讓我實在是無法沉靜下來。

實在忍不住,我爬起身來,輕輕的拉開窗帘的一角,發現對面的屋子已經關了燈,這讓我好不失望。

重新在躺了一個時辰,依然無法入睡的我知道如果不找個地方一下,自己今天晚上就休想有個好覺了,於是爬起床,燈也不敢開,悄悄的打開門走了出去,典型的「做賊心虛」的表現。

來到走廊盡頭,我推開衛生間的門就走了進去,也沒有開燈,便開始尿了起來。

正要解決之際,我忽然聽到隔壁一陣清晰的開門聲,然後是高跟鞋和地板接觸所發出的清脆聲響,眨眼間便接近了衛生間

我心中大駭,也來不及多想,拉開一邊的浴室門便竄了進去,然後在將之反關了上來。

「啪嗒!」

幾乎就是相隔一秒的時間,衛生間的房門被推開,然後電燈的開關響起,我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暗自祈禱這顧大美女只是上上廁所,而不是深更半夜的心血來潮想進來沐浴一番。

這別墅中的女主人就只有一個,我自然知道來者是誰!

上帝似乎聽到了我的乞求,外面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不過令我疑惑的是,其中竟然摻雜其他聲音。

我好不疑惑,本想站起來從玻璃窗上看出去,可又怕被發現,正在掙扎之際,我卻突然發現外面的燈光竟然在門把上可以看。

我一愣,湊進一看,外面的情形讓我差點鼻血狂噴.

只見顧靜美站在浴池,正大大咧咧的在洗澡。

「早不洗澡晚不洗澡,偏偏這個時候洗澡。

這樣的疑問剛剛在我的腦海中閃現出一秒不到,便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因為水流聲實在太過吸引了。

過了一會兒,水流聲漸漸變得越來越小。

想來是顧靜美已經洗完了,我也不由得長長的呼了一口濁氣。

我緊緊地捂住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許久之後,外面沒有了一點聲音……

直到隔壁傳來關門聲,我才站起身來拉開浴室門,然後輕輕打開門小心翼翼的奔回卧室!

「小亮,起床了,噠噠噠……」

模模糊糊中,我聽見顧靜美的呼喊伴隨著敲門聲傳來,睜開眼睛一看,天色竟然已經大亮,於是趕忙爬起身來,口中連連答應:「聽到了,聽到了,馬上就好……」

吐出幾個字我才忽然回憶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整個人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聲音也逐漸變得小了下去。

「快點啊,起床後到洗手間洗漱,然後下來吃早餐!

門外的顧大美女並沒有察覺什麼,腳步聲逐漸消失了。

文/《我的刁蠻學姐》

每日更新,歡迎訂閱此頭條號~

未完待續!!!更多精彩後續搶先看→請在微信內添加【無聊你就點我呀】←【長按可複製】,關注后回復關鍵詞:【刁蠻學姐】,即可收到後續內容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學姐的母親居然要和我那啥3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