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將近,妻子卻狠心將丈夫推下樓摔死

還有兩個多月,梓傑跟莉柔就要結婚了。所有都安裝的差未幾了,只是兩人仍住在一棟舊樓里,就等著結婚搬到新家了。

好事將近,卻偏偏產生了一件讓大家都出其不意的事。一晚,梓傑在深夜兩點鐘左右,墜樓身亡了。

警方經由具體的考察,消除了他殺的可能。初步定論,因為陽台的一角破壞水平頗大,以致梓傑在深夜收取晾乾的衣服時,不慎失足墜樓。

莉柔哭得逝世去活來,怎樣也不肯信任梓傑就這麼去了。多少天上去,底本豐盈的臉龐也開端日益消瘦。終日以淚洗面,肉痛的抱怨著梓傑,嘴裡常常念叨著,你為什麼要在深夜收衣服,你為什麼要在深夜收呢……

莉柔的摯友茱葉也很難過。莉柔的父母又正好出外遊覽了,一時也無奈接洽。看著整日悲哀的莉柔,茱葉又怕她一時想不開,於是便請了假,整日陪在她身邊。

莉柔開端變得精力恍惚,經常魂不守攝的抱著梓傑的相片自言自語,為什麼我會忘了把衣服收起來呢,梓傑,你為什麼要在晚上收呢,白天收不好嗎?

茱葉看在眼裡,老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為了讓莉柔好起來,茱葉想盡了措施帶她到外面散心。匆匆,莉柔也開端緩緩接收梓傑逝世的現實。

在梓傑葬禮的那天,下起了小雨。茱葉不敢帶莉柔去,恐怕她好不輕易才安撫上去的情感又變得歇斯底里。幸虧莉柔也不提起此事,或者蒙受不起打擊的女人最愛好迴避事實吧。

每晚,茱葉都會煮一杯牛奶給莉柔。可多半時候,莉柔都不肯喝,反而逼著茱葉喝下去。茱葉喝完牛奶,便睡得分外苦澀。

一早醒來,莉柔倒做好了早餐。一片吐司加兩個煎荷包蛋。

莉柔的精力也比前多少天好多了,臉上偶然會擠出一絲笑顏了,固然那個笑顏非常委曲。

吃了多少口,茱葉感到這荷包蛋的滋味彷彿有些怪怪的。

莉柔咬了一口吐司說,你怎樣那麼早起來做飯呢,這些貨色再熱一下就不好吃了。

茱葉心裡嘆口吻,莉柔的這個心病,真是不輕啊。

第二天早上,莉柔早早的就把茱葉叫了起來,拉著她走進廚房。廚房裡的器具亂成一團,幾乎像有小偷光臨過。桌上明明擺著兩盤煎好的荷包蛋,茱葉摸了摸,早已涼了許久。莉柔啼笑皆非,你做飯怎樣這麼恐怖呀!茱葉差點脫口而出,這不是我做的。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吃完早餐,茱葉假裝隨便一問,你跟梓傑平常早上都吃些什麼啊?

莉柔結束整理,眼神直直得望著窗外,天天早上,梓傑都會煎荷包蛋給我吃,就像你這多少天給我做的一樣,可是……唉……

茱葉只感到後背湧上一絲涼意,不禁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茱葉想了多少天,感到這多少天產生的事件太不堪設想了。看多了靈異故事的她,秉著寧肯信其有,不可托其無的主意,暗自猜想,豈非是梓傑太愛莉柔,每晚回來給她做飯嗎?只怪本人每晚睡得太逝世,什麼動靜也不聽到。

今晚,就是梓傑過火七的日子了。臨到晚上,颳起了風。莉柔一變態態,吃過晚飯,早早的就上床睡覺了。趁她睡熟,茱葉把家裡所有的燈都翻開了,整間房子亮亮的,這才有些安心了。

快兩點了,電視里好一點的節目都演完了。茱葉拿出一疊白天租回來的影碟,打了個呵欠,持續看了起來。外面的風颳得很大,側耳細心傾聽,還能聽到「呼呼」的風聲。茱葉*在沙發上,人不知鬼不覺就睡著了。夢到梓傑從電視機里鑽了出來,嘴一張一合的,說了良多話。

一陣怪笑,把茱葉從夢中驚醒。電視里正在放周星馳的搞笑電影。看了看錶,差十多少分就三點了。

卧室的門開了,莉柔半睜著眼睛,身子僵直的走了出來,彷彿不看到客廳里的茱葉,直接拐到了廚房。

茱葉覺得有些奇異,起身靜靜的走進廚房。她就這樣怔怔地看著莉柔把廚具翻得烏七八糟,煎好四個荷包蛋,而後又緩緩走回卧室。

第二天,茱葉陪莉柔去了趟病院。莉柔這才曉得本人早已患上了夢遊症。http:///

茱葉曉得,莉柔在潛認識中,仍是沒有接受梓傑的逝世,一次又一次的在深夜煎荷包蛋,好像梓傑從未離去。只是,她不忍心告知莉柔本人昨晚做的夢,那個夢到當初還讓她歷歷在目。

誰都曉得,假如把正在夢遊的人叫醒,是會嚇逝世夢遊人的。可不人會曉得,梓傑早就發明莉柔遺患有夢遊症了。就是那晚,莉柔深夜夢遊走到陽台去收衣服,梓傑怕她失事,就領先用本人的身材擋在了陽台的缺角處,以防意外。莉柔卻絕不知情的,親手把他推了下去……

不幸……惋惜……

更多精彩內容,請加微信號:qifan722

婚期將近,妻子卻狠心將丈夫推下樓摔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婚期將近,妻子卻狠心將丈夫推下樓摔死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