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女同桌開房,她說她懷孕了4

和美女同桌開房,她說她懷孕了4

開房的時候那女人看我年紀長得瘦小又扶著喝的醉醺醺的林珂兒一點兒好臉色都沒給我,說不給學生開房有身份證都不行。

我急了就拿出了兩張紅票子給她扔扔桌子上了,「我不缺錢,現在趕緊給我開個房間。」

她馬上就變臉說可以可以,然後才一臉獻媚的把房卡給我。

「沒事兒別過去敲門。」我沒好氣的說。

她連連點頭說好,說我們這些學生的事兒她都懂。

我心說你懂啥你懂,又不是是個人來開房都是干那事兒的。

不過看她那臉色我也懶得解釋了,拿著房卡上樓之後就沒再搭理她。

對了,別問我是從哪兒弄到剛才坐計程車和現在開房的錢的。

因為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這都是我從井果兒口袋裡摸出來的。

還別說井果兒家裡是真有錢,我都沒敢想我隨便這麼一掏就掏出來了好幾個一百的,一堆紅票子看的我眼花。

進房間把林珂兒放到床上后我一個人無聊就坐那看起了電視。

不是說喝醉的林珂兒沒有吸引力,主要是現在這種情況看的多了身體受不了。

可能是因為這會兒注意力回來了,身上那些傷口這會兒疼的我直哆嗦,電視上演的那什麼我根本看不進去。

掀開衣服看了一眼身上的身上那些青一塊兒紫一塊兒的傷痕我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我估計今天這一次挨得比初中三年的加起來都要多。

不過回過頭來想想我開了師留傑一瓶子,又踹了他這麼多腳,應該也算是值了。

跑這一路子也出了一身汗,我尋思著就先趁著林珂兒還沒醒沖個澡。

結果一開水龍頭我就後悔了,因為身上這些瘀滯,水滴從淋浴中溢出之後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扎在我身上一樣疼的我呲牙咧嘴的。

要放在平常我肯定疼的大叫半天了,但現在一想到林珂兒還在床上睡著我也就只能先忍著,這種想叫又不能叫的感覺真的特別難受。

洗完澡出來我聞聞外套沒什麼味兒就又穿上了。

電視也實在沒什麼興趣看了,我就直接搬著板凳坐在床邊兒看著林珂兒。

還別說林珂兒睡著的時候還真美,連睡著的時候臉上都還帶著笑容,跟井果兒可真像。

我尋思著就是不知道林珂兒有沒有對象,後來想想也還是算了,就算是沒對象人家也絕對不會看上我,更何況我喜歡的是井果兒。

英雄救美之後美女以身相許這種橋段,在武俠小說里還行,現實生活中他們沒倒打你一耙就算是好的了。

趴在床邊在看林珂兒的同時,我心裡也不斷在回想著剛才坤子和黃傑救我的事。

「也不知道他們兩個現在怎麼樣了。」我小聲嘀咕。

說真的我一點兒也不相信坤子和黃傑出來救我只是因為我借他們那五塊錢,現在混子打架隨便一個人也要一兩百來著,但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我實在又想不通還有別的什麼理由了。

還有就是再怎麼說我和師留傑也是一個班,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就沖我今天開他這一瓶子,我真的是特別害怕。

日後他肯定會報復我,到時候坤子和黃傑還能像今天這樣及時出現救我嗎?

「李卓你別走!」

我正尋思著明天該怎麼辦呢林珂兒突然給來了這麼一句,我沒反應過來就啊了一聲,結果這一弄林珂兒整個把我胳膊給抱起來了又說了李卓你不走就好。

我有點兒蒙了還以為是林珂兒醒了呢,後來一看原來是說夢話呢。

不過被林珂兒這一弄我難受了,本來被一個大美女抱著我是應該開心來著,但眼下這種情況我愣是站不能站坐不能坐的,半彎個腰再加上身上這些傷口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我說姐姐你抱這我幹啥我又不是李卓,你這樣弄得我有多難受你知道不。

林珂兒壓根都沒聽見我說話,翻個身背著我久睡著了,我的胳膊還跟一根棍一樣被她抱著,只是反而比之前更彆扭了。

我又叫了幾聲林珂兒都沒反應我都快哭了我說我真不是李卓,我是你同桌林聰啊。

我這話說完她可算是來了點兒反應嘟囔兩聲說,「只有李卓才會讓我這麼抱著胳膊。」

我:「……」

林珂兒這一句話說完就徹底的睡死了過去,無論我咋叫都沒個反應。

我尋思著要不把手抽走算了,結果我越是想抽走她拽的越緊。

當時我的內心是崩潰的,我想了想就說,「你一直念叨著李卓這個李卓是你的男朋友吧?」

結果我這話剛說完林珂兒馬上就從床上坐了起來沖我傻笑,把我嚇得一屁股做在椅子上。

她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說,「我知道你不是李卓,你不是林聰嗎。」

「知道是我你還抱著我胳膊不放。」我說。

「水!」

「我要喝水!」

「快去給我倒水。」

林珂兒沒再搭理我,張嘴就嚷嚷著要水喝。

我哪兒敢怠慢啊就趕緊把一旁床頭柜上倒得水給她端了過去。

我說水來了,正準備喂她呢她整個人都直接撲到了我身上我也被她這一弄弄到了椅子上。

林珂兒趴在我身上,笑眯眯的看著我說,「林聰你剛才為了救我被他們打,你是不是喜歡我啊。」

我心裡這會兒撲騰撲騰的跳的更快了,我感覺我臉上都發燒了特別燙。

我和林珂兒現在的距離特別近,近到兩個人都緊緊的貼在一起,我能清楚的感覺到林珂兒呼出那股炙熱的氣息,甚至都能聽到她心跳的聲音。

更重要的是因為現在這種奇怪的姿勢,林珂兒胸前那一抹雪白被我一覽無餘。

我有些看的入了迷應。

林珂兒低頭看了自己一眼之後笑著看著我說,「你看什麼呢,流氓!」

「我……」我估計我這會兒臉真的比猴屁股還紅,偷看就算了還被人發現。

我尷尬的撓撓頭剛想解釋,話都還沒說出口就看到林珂兒臉色猛地不對勁。

我心說不好就連忙想把林珂兒從我身上推下去……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哇啦」一聲林珂兒已經吐了出來,我沒來得及躲剛好被她吐了一身。

頓時整個房間中都充滿了酒氣,那味道真是特別難聞,尤其是我身上還被林珂兒吐了一大片。

「你幹什麼啊!」我一把推開林珂兒說。

看著身上這一身的嘔吐物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我倆現在可是在賓館呢,就身上這麼一件衣服,結果現在倒好,林珂兒這一下子把我們兩個身上都吐了個濕透,現在是想換都找不到衣服換。

林珂兒似乎是看出來我生氣了就用手擦了下嘴巴說,「抱歉哈,剛才沒忍住……」

我沒好氣的說我知道,你要是忍住了就好了我就不會被你吐這一身了。

結果沒等我說完林珂兒就已經又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心裡是又氣又無奈的,你說罵吧,畢竟林珂兒現在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打吧我又從來沒打過女人,就算打我也下不去手啊。

這一身衣服現在黏粑粑的特別難受,林珂兒又睡著了,我索性就全脫了準備去洗了,身上也只剩下了一條四角褲。

衣服都脫了之後我身上這些傷就更明顯了,看著就跟剛經歷了家暴一樣觸目驚心的。

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林珂兒衣服上濕漉漉的那一片,我也是挺不忍心的。

被人灌醉了本來就難受,現在又穿這麼一身衣服那不是更彆扭了,我覺得她現在要是清醒的話肯定會說出來。

我想我這好人索性就做到底,反正要洗衣服就搭把手順帶把林珂兒的衣服也給洗了算了,不然她也不能穿不是。

結果剛脫完林珂兒的上衣我就後悔了……

我感覺鼻子一熱,之後就有什麼東西順著鼻孔緩緩流了出來,滑過的地方都是一陣火辣辣的。

我肯定現在至少是留鼻血了。

這會兒功夫我才想起來,之前在衚衕里的時候珂兒為了救我,裡面的裹胸已經被師留傑一把給扯下來了,也就說在此之前珂兒衣服里就什麼都沒穿,最關鍵的是我這一路子還一點兒都還沒有發現。

看著林珂兒雪白的身子我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完全入了迷,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手裡拿著林珂兒的短袖,我突然覺得身體里有一種火氣漸漸涌了上來,看著躺在床上的林珂兒,我甚至感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終於緩過神來,連忙搖了搖頭捂著眼睛繼續脫林珂兒的超短褲。

這一刻林珂兒那雙傲人的大長腿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本來在這方面就有病,再加上現在正值青春期那方面都是蠢蠢欲動的時候。

我只感覺我的手現在已經不受我的控制……

就在眼看著要伸到林珂兒身上的時候,我猛地一咬牙回過手來朝自己臉上就砍了一個大嘴巴子。

我心說我怎麼能幹這種畜生不如的事兒,之前井果兒就是因為這樣被我氣走的,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林珂兒這個朋友,我絕對不能再這麼做了。

拉過被子給林珂兒蓋上之後我轉身就朝衛生間走了過去。

這一路說起來只有短短几步,但真正走起來卻好像是幾百米一樣漫長,我的腦子裡這會兒全部都剛才看到林珂兒身上那一片片雪白的樣子,一直到衛生間我沖了一遍涼之後心裡才靜了一點兒。

給林珂兒洗衣服的時候我特別小心,生怕把她的衣服給弄髒弄破了。

至於我的我就簡單搓了兩下,把上面林珂兒的嘔吐物洗掉就行了,反正我也不是什麼好衣服。

洗完衣服出來我把林珂兒褲兜里的錢啊手機啥的都擱床頭柜上,然後從抽屜里翻出遙控器把空調打開了,衣服搭在空調前邊兒吹著,好一會兒之後這屋裡的味兒才稍微好了一點兒。

林珂兒臉上這會兒也特別安逸,臉上的表情再恢復到了之前的模樣。

就這會兒功夫我肚子都已經餓得咕嚕咕嚕叫兩回了,我尋思著我這也一天沒吃東西了,多少是該吃點兒了就問前台要了一桶泡麵。

去拿泡麵的時候那女的還不停沖我豎大拇指說我乾的不錯,估計快成了吧。

我心煩就沒搭理她轉身就往樓上走,結果才剛走到房門口就聽到房間里一陣呼呼啦啦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

我一聽壞了進門把泡麵往桌子上一扔就趕忙朝裡面跑。

等我到的時候林珂兒整個人已經摔到了地上,椅子也倒在地上,我尋摸著剛才聽到響的就是這把椅子。

我把林珂兒扶起來說姐姐你這是準備幹啥去啊。

「尿尿。」林珂兒從我笑了笑有指著我說你送我去。

我說:「啊。」

我這會兒壓根都沒反應過來,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林珂兒一把把我推開醉醺醺的說,「你不帶我去我自己去。」

「你自己能行嗎?」我說。

結果林珂兒這次根本沒搭理我繼續朝衛生間走,沒走兩步呢就又摔地上了。

我尋思著反正能看的都已經看過了也就沒啥了,就趕忙扶起林珂兒說行,我帶你去。

「好。」林珂兒沖我吹了口氣,這時林珂兒嘴裡酒氣正濃,我差不多能想象出來她晚上究竟喝了多少。

一路把林珂兒帶到衛生間,看著她東倒西歪的那個難受勁我心裡真的特別難受,要不是我她肯定不會這樣。

我把林珂兒放在馬桶上之後就背過身去了,我說,「珂兒你趕緊吧,等會兒我把你抱回床上繼續睡覺。」

結果我這話才剛說完,馬上就感覺林珂兒撲到了我背上,再加上背上那些淤青,好傢夥這下給我疼的。

「珂兒你幹嘛!」我說。

林珂兒這一弄反而抱得我更緊了,「我要你幫我……」

「啥!」

我聽的有點兒蒙了,說真的如果不是親耳聽到,打死我也不會相信這是從林珂兒口中說的。

不過後來一想她現在喝醉了,這麼說也就不算太反常。

我想了想雖然有些不敢,但還是說好你先轉過去。

結果反而被林珂兒給鄙視了,「我都不介意,你一個大男人的害羞什麼。」

說完林珂兒就轉過身了。

這一瞬間我只感覺身後猛地好像有什麼東西消失了一樣,尤其是林珂兒的胸那一塊兒,現在想想其實剛才被林珂兒那麼抱著也是挺那啥的,就是現在沒法後悔了。

最後沒辦法我就只好按照林珂兒說的照做了。

因為姿勢的關係,林珂兒身上的一切都被我收入在了視線當中,尤其是那些黑頭髮。

這一刻我再也難控制身上的悸動,心跳的速度簡直成倍的增長。

我連忙給林珂兒提上內褲之後把林珂兒重新抱回床上,接下來就跟飛一樣衝進了廁所里,一連沖了三遍澡才稍微感覺身上的火熱下去了一點兒。

但這一次腦海中出現的畫面卻再難以消逝。

我就這麼站在淋浴下面,大腦就像一個放映機一樣不停的回放著我剛才看到的那粉紅色的畫面,無論我用什麼想法,想忘都忘不掉。

這個時候屋子裡已經布滿了冷氣,我從衛生間出來后猛地一涼,凍得我直哆嗦。

摸摸衣服現在還一點兒沒幹,穿又不能穿。

屋子裡也就這一張床一個被子林珂兒正蓋著。

我連三趕四吃了那桶泡麵之後也沒見好點兒,尋思著我好好一個大活人總不能被凍死在這吧。

再回頭看看林珂兒現在已經睡著了,心想反正她也不知道,要不我就先睡會兒,等衣服幹了我就把空調給關了林珂兒也不知道。

我從床另一邊掀開被子鑽了進去,林珂兒現在正面對著我,她的臉上時不時還一陣陣緊張,可把我心疼壞了。

就這會兒功夫林珂兒已經把胳膊搭到了我身上,同時一條腿也盤在了我腿上。

這些可好,我剛有點兒瞌睡意思馬上又消失的一乾二淨,比起之前都精神了不少。

我也不敢把林珂兒的腿從身上拿開,甚至連動都不敢動一下了生怕把她弄醒。

不過這時林珂兒臉上的表情明顯愜意了不少,之前那種一會兒緊張一會緊張的樣子也沒了。

看著林珂兒臉上愜意的表情,我心裡不禁冒出了一個疑問,李卓是誰。

如果說是林珂兒的男朋友的話,師留傑今天叫她喝酒的話她肯定會帶著,但如果不是,那她也不可能喝醉了還叫李卓的名字啊。

想著想著我就有點兒犯困,我心想我這麼干想也不是辦法,還是改天問問林珂兒吧。

感受著林珂兒皮膚的絲滑,不知不覺中我就已經昏睡了過去。

睡夢中,我夢到了很多東西,有林珂兒師留傑,也有井果兒。

我很想問問井果兒現在好嗎,原諒我好嗎……

結果老天爺就好像是誠心和我作對一樣,我才剛追上井果兒,耳邊馬上就響起了一記河東獅子吼,把我耳朵給我震得轟轟了半天。

我罵了一聲誰啊不知道老子在睡覺呢嗎。

但話都還沒有出口馬上就感覺到事情不對,一股不好的預感充斥在我的心頭。

不好……

我這才想起來,我現在正跟林珂兒在一個床上睡著呢,剛才那叫聲一定是林珂兒發出來的。

而且就我倆現在身上基本上都沒穿什麼衣服,想不被誤會都難……

文/《醉卧美人兮》

每日更新,歡迎訂閱此頭條號~

未完待續!!!更多精彩後續搶先看→請在微信內添加【無聊你就點我呀】←【長按可複製】,關注后回復關鍵詞:【醉卧】,即可收到後續內容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和美女同桌開房,她說她懷孕了4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