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陌生男人家吃飯,去了之後拔腿就跑

第一次去陌生男人家吃飯,去了之後拔腿就跑

雅麗的大姨被老闆拖欠工資,聽說老闆最怕的人是陳龍飛,所以哀求雅麗去找陳龍飛,求他出馬幫她拿到工資,當雅麗看到陳龍飛時,發現他竟符合她的擇偶標準,對他十分有好感,而陳龍飛也對雅麗十分有好感,當陳龍飛請雅麗吃飯時,她毫不猶豫答應了,吃完飯後,陳龍飛說要送她回家……

「咱們去哪兒?」陳龍飛突然問。

「不是送我回家嗎。」雅麗奇怪地問,「還能去哪兒?」

「別了,到我家坐坐。」陳龍飛的口氣終於緩和下來了。

「不行。」雅麗這回的態度非常堅決。說什麼也不能去他的家,不論他是好意還是惡意,是喝茶還是醒酒,是嘮嗑還是增加印象,都不能這麼隨隨便便地去一個陌生人的家,而且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更不能隨意蹬他的家門了。

雖然對這個男人印象很好,也有點兒讓他弄得神魂顛倒了,但,畢竟是剛認識,了解地不深刻,理智告訴她必須謹慎。

陳龍飛根本不聽她的話,把車徑直地向他家開去,笑嘻嘻地說:「去吧,又不讓你跟我去跟我睡覺,怕啥?」

雅麗這個時候從心裡還不想去他的家,但他看陳龍飛又那麼堅決,開著車一個勁兒地往前跑著,根本不是商量的事兒。

要是讓他這麼把車開下去,那不就是成了他的俘虜了嗎?她靈機一動,說:「陳哥,你站一下。」

「幹什麼?」陳龍飛一邊開著飛車一邊問著。

「我要喝口水。」雅麗說。

陳龍飛一隻手開著車,一隻手把身邊的礦泉水瓶拿起來,轉手不回頭地送過去。

雅麗一伸手,像似去拿水瓶,一把抓住了陳龍飛那隻手。

陳龍飛被抓住后急忙問:「幹什麼?幹什麼?我開著車呢。」

雅麗根本不理他,抓住他的手就是不放鬆。趁陳龍飛掙扎的時候,一下子坐起來,從後面把腰探過去,一把拽住了方向盤。

陳龍飛這才明白了雅麗的真實用意,故意大聲地喊著:「不好了,不好了,遇到搶劫的了!」

雅麗說什麼也不撒手,車子只好停下來。

兩個人誰也不讓誰,一個抓住方向盤不撒手,一個說什麼也要往前開,把車子弄得忽悠忽悠地晃。

後面的車不停地鳴著喇叭,「滴滴滴……」有的乾脆罵了起來:「幹什麼呢?整事兒上家整去,媽媽地,找死呀!」

陳龍飛看是在沒辦法,就說:「美女,你看後面的司機都罵上了,要不,你撒開手,咱倆把車開到路旁去,到那裡商量?」

「行。」雅麗也覺得在這裡爭執不太好,就答應了。

雅麗手一撒,陳龍飛把手往方向盤一放,腳狠勁兒地一踏油門兒,車子一下子沖了出去:「哈哈哈……美女也上當了!」

弄得雅麗無可奈何。

車子速度越開越快,雅麗沒有辦法下車,她就狠勁兒地嚷嚷:「停車,停車停車停車……。」

可陳龍飛好像沒聽到一樣,一邊在前邊兒嗤嗤地笑,一邊得意地把車向前開著,一點兒也沒有停的意思。

雅麗就用拳頭捶著車門,把車門捶得噹噹地響,可怎麼響也無濟於事,車還是繼續往陳龍飛家的方向飛也似地跑著,

雅麗毫無辦法。她在心裡罵著:「他媽的,這小子真霸道,霸道得讓人不可接受。」

「下車……。」

陳龍飛除了笑什麼也不說,就是一個勁兒地往前開,那得意的樣子讓瞅著他的雅麗無可奈何。

雅麗就狠勁地跺著兩隻腳,沒好聲地嚷嚷著,喊著叫著無可奈何地一次又一次地瞅著陳龍飛那個得意的樣子,表面裝作很生氣心裡卻高興著,暗暗地罵著他:「霸王,霸王,該死的霸王,還真讓我遇到了,你就這麼地霸吧,哼!」

在一個四面鮮花盛開,綠樹環繞,到處都鬱鬱蔥蔥的別墅樓下,陳龍飛停下了車。

沒等他從車上走下來,雅麗就從後面急匆匆地自己下了車。陳龍飛見雅麗下得那麼快,就知道她還是要走。

他下車后「咣」當把車門關上,幾步就走到了雅麗的身邊,笑嘻嘻地,和藹地一伸手,做了個請進的姿勢,熱情地說:「美女,請,請上樓。」

雅麗忍著奈何,商量著他說:「陳哥,對不起,今天太晚了,我得回家。」

陳龍飛滿臉掛著微笑,語氣和動作跟原來的他判若兩人,一點兒霸氣也沒有了,完全是柔情似水,像在哄一個小孩子:「就呆一會兒。」

這柔情讓本來很堅決的雅麗突然融化了,雖然她還在極力地強制著自己,說出來的話卻是軟塌塌地,讓陳龍飛感覺到了她的不堅定:「陳哥,下次吧?」

陳龍飛把另一隻手過去,輕輕撫在雅麗的腰上,低下頭,用眼睛挑逗式地瞅著雅麗,腰間上的那隻手把雅麗往門那邊輕輕一推,說:「走吧。」

手的勁頭很大,柔中帶著霸氣,又夾雜著柔情蜜意。口裡說出來的這兩個字,說得情深意切,沁人肺腑。

陳龍飛這麼一央求,口氣這麼一柔和,雅麗的心驟然間徹底垮了。

怎麼辦呢?上,還是不上?上吧,這小子能不能有非分之想?要是有非分之想,不是等於自投羅網嗎?要是他的家裡只有他一個人,不要在所難逃了嗎?

不上吧?說實在的,她的心裡確實很痒痒,很想跟這個霸氣的小夥子多呆一會兒,哪怕是幾分鐘,甚至是幾秒鐘,呆在一起就行。如果回了家,再見面是啥時候,那就說不定了。

正在她抉擇不定的時候,陳龍飛已經把樓宇門打開,雅麗抬頭往打開的樓宇門那裡一瞅,啊——?她驚呆了!

「陳府御宅」四個大字躍然鑲嵌在樓宇門的上方。雅麗眼睛睜得大大地,嘴已經合不攏了,一副驚愕的樣子傻獃獃地愣在那裡。

陳龍飛看見雅麗突然那驚恐萬狀的樣子,和眼睛緊緊盯著門楣上「陳府御宅」的吃驚面孔心裡的底氣更足了,說:「美女,別看了。」

「您就是那個陳氏民間借貸公司的總經理陳龍飛?」

「對呀。」陳龍飛無不自豪地說。

「你家可是幾個億的資產那!」雅麗說。

「那有什麼?」陳龍飛毫不在乎地說。

「不上了,不上了。」雅麗轉身就往出跑,這回他可完全果斷了,「高攀不起,高攀不起呀。」

眼看陳龍飛又把兩個胳膊向她伸了過來,雅麗知道他是又要強行抱她,就機靈地一閃身,躲了過去。正好一台計程車也是到這個小區送人要走,雅麗向他一招手,計程車停了下來。

雅麗轉身就往計程車跟前跑,剛要上車,陳龍飛跑了過來,抬起一隻腿來,「噹」地往車上踢了一腳。

這小子身強力壯,把那台車踢得一晃悠,坐在裡面的司機火氣衝天地跑出來。一下車就朝著陳龍飛吼:「你幹啥?,

陳龍飛滿臉怒氣地朝他喊著:「滾,快點兒滾!」

司機一看他殺氣騰騰地樣子就覺得這個人一定不好惹,蔫蔫地轉身上了車,腳一踏油門兒,飛也似地跑了。

陳龍飛迴轉身溫和地跟雅麗說:「走吧。」說完,一下子摟住了她的腰,一股熱氣突然間噴射到雅麗的脖子上,男人的雄性氣味兒撲鼻而來,她驟然間覺得一陣昏厥,差點兒倒在他的懷裡。

陳龍飛順勢把她緊緊地抱了起來,湧進屋裡。

【小說節選】

*關注薇信號:每日情感故事,回復:15322,即可獲得後續全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第一次去陌生男人家吃飯,去了之後拔腿就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