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親姐姐栽贓陷害與男人私通,夫家將懷著身孕的她殘忍活埋

她被親姐姐栽贓陷害與男人私通,夫家將懷著身孕的她殘忍活埋新莫大陸西楚國。

「西楚皇宣,今大公主楚青嵐不顧已有婚約,違背倫理,與人私通,並懷上孽種,有辱皇室顏面,西楚皇念及親情,顧今日輕判,留得全屍,封棺於皇陵,欽賜。」一道懿旨,楚青嵐瞬間渾身一軟,終究他還是容不下她。

她可是她的親姐姐啊,為何這般陷害於她,一抹清淚落下,楚青嵐在呆愣之中被人壓下,滿上神色痴獃,沒有任何反抗,罷了罷了,念及親情,所謂的親情也不過如此,恐怕此時大街小巷都知道她與人私通,身懷孽種的事迹了吧,或者也只不過是個會遭人唾棄的行屍走肉罷了。

只是遠在邊塞的他,會不會也如世人一般信了,信了她會背叛她對他的心,這也是她唯一割捨不下的。

羽凡,來世再見,楚青嵐心中默念一聲緩緩閉上雙眼,任由封棺蓋頂,直到最後一抹香魂逝去。

楚青嵐被心口的刺痛衝擊的啊的一聲慘叫,自己不是已經遭遇車禍了嗎?怎麼還沒死嗎?為什麼感覺自己似乎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那夢那般的真實,楚青嵐抬手揉了揉疼的發脹的頭,緩緩睜開眼,心下一驚,這是在哪裡?怎麼這麼黑。楚青嵐隨後抬手觸摸周圍的東西,怎麼感覺自己像是躺在一口像棺材一樣的,難道是爺爺以為自己真的死了,給自己下葬了。

楚青嵐摸了半天,確定以及肯定自己確實被封閉在一口棺材裡面,而且體內還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既然有著另外一個人的記憶,這個人既然跟她同名同姓,可卻不同身份。

摸著身邊不少陪葬的器皿,楚青嵐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穿越的事實,她現在已經是不21世紀的那個楚青嵐了,而是某個史書上並沒有記載的陌生國度,西楚國,而她現在的身份便是西楚國大公主,可惜卻被自己的皇帝弟弟以未婚先孕的罪名給活埋了。

未婚先孕?呵呵,她楚青嵐雖然不知道這個罪名在這個陌生大陸到底有多大,但是卻很清楚,這樣的事傳出去,不被活埋也會被人扔臭雞蛋給砸死吧。

自己的這份記憶里壓根就又有這種事情,只記得自己確實有個未婚夫,但卻被她的好皇帝弟弟以種種借口一直鎮守邊關,不得回朝,為的就是避免他跟她這個大公主見面,以她手上父皇臨死前交給她的虎符號令三軍,奪取他的皇位。

以此看來這位公主的父皇臨死前就擔心當今皇帝會謀害大公主,想給她一個保命符,卻沒想到這個保命符卻成了致命符,當今皇帝還是想方設法弄死了她這個姐姐了,可真真是心狠手辣啊,也許他永遠也不會相信,她的這個姐姐根本就毫無奪位之心吧,她怎麼可能狠心奪取自己親弟弟的皇位呢。

楚青嵐還是有幾分同情這個大公主的,女人啊,終究還是死在自己的心軟之上,怪不得別人。

看在她用了她這具身體,又或許和她同名同姓的份上,等有機會出去,順道就幫這位公主做了她不忍心做的事吧,她楚青嵐從來就不知道不忍心為何物,你不對別人心狠,那麼別人就會對你心狠,她楚青嵐的生存法則便是沒有最狠,只有更狠。

為今之計還是先想辦法出去這個密封的棺材吧,不然自己好不容易活過來,又得死一次了,棺材里的空氣有限,如果不及時出去,遲早會悶死在這裡面的。

楚青嵐摸索著,在自己頭上摸到一件朱釵一樣的東西,趕緊拔了下來,試試看能不能用這個朱釵撬開這口該死的棺材,雖然機遇很小,但是不試試怎麼會知道呢。

該死的,弄了半天這棺材既然紋絲不動,而且這朱釵屬於黃金打造,不怎麼硬朗,不過一會功夫,朱釵頭已經變形,還是看看邊上還有沒別的刻意利用的東西吧。

楚青嵐又摸索著身邊堆積的一些陪葬品,尋找著,終於在一堆首飾之中找到一把內似匕首的東西,摸出來,上面既然還有些許光亮,是匕首上的一顆寶石發出來的,看來這把匕首絕非一般的匕首,應該算是上好的東西吧,這個皇帝弟弟還算捨得,給她丟了件如此貴重的陪葬品。

借著寶石發出的光亮,楚青嵐拔開刀鞘,用手觸摸著棺材邊上,就這了。這棺材是從外面給定死的,楚青嵐摸到的是一口棺材釘子的尖端。

就從這動手了,楚青嵐一刀從棺材夾縫中插入,使勁翹著棺材蓋邊沿,額角上不一會便開始淌出大滴汗珠,用力過度,使得棺材內的空氣越來越稀薄。

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她楚青嵐絕對不能窩囊的死在一口棺材里,雖然人死都得入棺,可惜她現在是個活人,絕對不能。

楚青嵐堅持著,費力的撬動著,也不知道過來多久,楚青嵐幾乎接近昏迷狀態,一直死命支撐著,那顆棺材釘已經鬆動了不少。

但空氣的流逝讓她已經等不及了,就在楚青嵐感覺毫無希望的時候,猛的感覺,頭頂上一亮,這是怎麼回事啊,來不及多想,楚青嵐大口的呼吸著這來之不易的空氣。

「啊,鬼啊。」只聽一道凄厲的男聲想起,如同飈著高音歌一般。叫的楚青嵐直皺眉角。但能出現在這裡的該會是什麼人呢。

楚青嵐想著,刀以跟隨身形對準那聲音來源處直奔而去,一切潛在的危險都必須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時解決掉。

楚青嵐隨著匕首的接近,這才看清對面的人,一身黑衣勁裝,頭頂束著一束簡單的髮髻,因為蒙面,只看得見那雙滴溜溜轉的眼睛,呵,果然是穿越了,這男子的裝束明顯是古裝。

「啊,你要幹嘛?」不出半分鐘,楚青嵐刀鋒已經逼近來人脖頸處,聽到這人問話,楚青嵐手上稍稍停頓了一下,這人是有病了,有人要他死,這麼簡單的事,還需要問嗎?

只是稍稍停頓,楚青嵐手中的匕首便再次緊了緊,卻被那人趁著楚青嵐剛剛鬆懈的機會,翻身一躍逃竄到了一旁,楚青嵐眉角微皺,自己既然犯了這麼幼稚的錯誤,怎麼可以給敵人一個逃脫的機會呢。

再次欺身而上。

「喂喂……你這個女瘋子,莫名其妙就要殺我,我可是剛剛救你出來的,你不知道報恩,幹嘛還要追著我不放呢。」他柳雲今天就倒了什麼血霉了,莫名其妙就掉進了這個密室,好不容易才走到這,看到這口棺材似乎剛進來不久,想想這會不會是老天故意讓他來的,新進的棺材裡面該有不少的陪葬品吧。

沒想到剛一打開,就遇上這個女瘋子要殺自己,真不知道這個是人還是鬼,一句話也不說,追著自己不放,自己還什麼都沒撈著呢。

不要以為長得漂亮自己就不會回手了啊,柳雲退到角落,瞪著楚青嵐,抬手護在自己胸口。

那樣子活脫脫一副楚青嵐要劫色的模樣,楚青嵐嘴角抽了抽,想想剛剛如果不是這個人出現,自己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撐下去,確實也算是無意之間救了他吧。

「你,過來。」楚青嵐想著便站直了身子,勾了勾手指頭,這人身上並沒有殺氣,看來並不是想來殺她的,先問清楚在看看。

「我……不……不過來。」柳雲一聽楚青嵐開口說話了,不開口不要緊,一開口既然就是這麼一句有震懾性的話,他才不要過去呢,要真過去了把他強了怎麼辦,他開始玉樹臨風,花見花開英俊瀟洒的俠盜柳雲,被一女瘋子強了,多沒面子啊。

「喂喂,鬆手,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能這麼粗暴,放……放手,不要啊。」

「你再叫,我可保不準讓你變成太監。」楚青嵐耐心用盡,直接過去一把將柳雲拉了過來。

楚青嵐拉掉柳雲的蒙面,看清長相,柳雲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想看他,早說嘛,柳雲恢復了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雖然他是長得帥,可是也沒說不給她看嘛,真是的,嚇他一跳。

柳雲咳嗽兩聲,整了整被楚青嵐拉的有些沒了形象的衣領:「女孩子家家的,溫柔點,雖然我長得確實帥,但也沒必要這麼心急啊。」

【小說節選】

*關注微信號:每日情感故事,回復:19568,即可獲得後續全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她被親姐姐栽贓陷害與男人私通,夫家將懷著身孕的她殘忍活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