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搶走我的男友,現在她當了經理,又故意刁難我

姐姐搶走我的男友,現在她當了經理,又故意刁難我

姐姐夏心妍和前男友結婚,而夏沫與總裁年逸琛結婚,現在她和姐姐的關係徹底惡化。

只是,她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注意自己心情的細微變化,因為公司的人事似乎有一場大的調動。頂層似乎有意將設計部的管理換人,具體是從員工中提升,還是從別的部門調任,還在討論之中。

夏沫並不在意這些名利上的東西,只是覺得沒有任何前兆地忽然換人太過武斷,對部門的發展也有一定的弊端。

思緒漂浮了好一會,夏沫搖了搖頭,拿起水杯朝茶水間走去……

「你們就不好奇,上面為什麼突然換經理嗎?」

「要我說,多半是要找個理由提升夏沫,畢竟她現在的身份是年太太,巴結好她,對以後的前程可是大有幫助。」

「我覺得不太可能,公司是夏池兩家的,就算是要提升,肯定也是提升自己的兒媳婦。別忘了,夏心妍的肚子里還有一張王牌呢!」

「別提她了,我想起她就噁心的緊。明明是姐妹,兩個人的性格怎麼就差了那麼多呢?」

「……」

才走到門口,她便聽到了同事們之間的談論。

說句實話,身在辦公室之中,要說完全不在乎同事對自己的看法,那都是騙人的。畢竟良好的辦公室關係,是會影響工作效率的。

聽到他們對自己對自己肯定的評價,她的心中還是有點小興奮的。

「咳!」

輕咳聲止住了討論,見來的人是她,幾個人的臉上多了一絲尷尬!

背後不能說人啊!

「上面的調度,不是我們能夠改變的,我們只要做好分內的事情就夠了!如果真是夏特助調任,我們也只能聽安排。」

她的話像是領導的教訓,讓人不由皺眉,而她接下來的話,卻是讓人好感頓生。

「有個成語叫做『隔牆有耳』,你們只是無聊說說話,但若是被有心人聽去了……」話沒有說完,其中的意思去已然相當清楚。

幾個人都沒有再說話,接滿水,夏沫笑笑轉身離開。

……

關於接替的消息直到第二天才正式公布,得知調任到設計部的竟然是夏心妍時,整個辦公室的人覺得世界都要坍塌了,這根本就是在添亂嘛!

饒是心中有不滿,礙於她的身份,他們不能也不敢說什麼。

只是,心中卻是暗自同情起了夏沫。她在這個時候調任,明擺著就是沖夏沫來的!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設計部新任總經理。」

夏心妍朝前走了一步,環視周遭一眼,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一句。之後,便將視線轉向了不遠處的夏沫。

「夏沫,十分鐘后,把設計部上個月和這個月設計單的全部資料送到辦公室!」語畢,她撩了撩頭髮,甩出一個自以為性感的弧度,扭腰擺臀地離開了。

辦公室內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轉向了夏沫,目光中帶著一絲同情。

雖然不是多大的公司,但是,一個月的設計單起碼也有上百,要將它們準確無誤地整理出來,根本就是刻意刁難。

坐在她身邊的兩個姑娘互覷一眼,自發地站起了身,「夏沫。我們來幫你吧!1號至10號的我來負責。」

「11號到20號的我來負責!」

沒等到夏沫開口,兩個人已經自發地給自己安排了工作。她們是才進公司的新員工,平日里得到了她不少的幫助。而涉世未深的她們,也還不懂得獨善其身。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了!」夏沫急急地拒絕。

姐姐的脾氣她是知道的,若是知道有人幫忙,到時候遭殃的肯定不只她而已。

「你平時那麼照顧我們,就讓我們幫幫你吧!」說著,她們已經自發地開始行動了。

勸說無果,夏沫也只好作罷。

工作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只是一個眨眼,十分鐘便已經過去。

掃了一眼電腦上的時間,夏心妍眉頭微挑,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再等了兩分鐘,才起身緩緩走出辦公室。

一出門,她看見的便是幾個人圍在夏沫的周圍,手中拿著不少的資料在整理。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微微提高了音調,尖銳的聲音有一點刺耳。

沒想到她會突然出現,驚得在場的幾個人都怔了下,有人手中的資料也隨之掉落。

「夏,夏經理……」

那人喚了一聲,正要彎腰撿起來。夏心妍更快一步地踩住了地上的紙張,低眉看清楚上面的所列印的字之後,臉色驟變!

「夏沫,我交代給你的工作,你居然讓其他人給你幫忙?!」

「夏經理……」

「閉嘴!我沒有問你!」沖著那人一頓呵斥,夏心妍臉上滿是不善,「夏沫,這麼一點點任務都完不成,公司留你在這裡有什麼用!還有你們,都沒有事情做嗎?」

面對夏心妍的低斥怒喝,夏沫一直保持著沉默。看見戰火燃燒到其他同事的身上,終於忍不住了。

「夏經理,我們部門的宗旨就是要互幫互助,共同進步。設計部每個月經手的單子至少都是上百,你要求我在十分鐘之內,將近兩個月的所有資料全部整理出來,已經是強人所難!我並不覺得,同事幫我一起解決這個事情,有什麼不對!」

夏沫的聲音不卑不亢地,完全沒有平日所表現的那般溫和,臉上的表情更是前所未有的冷淡。

她的話猶如一個無形的巴掌扇在夏心妍的臉上,「交代你的事情做不好,還敢狡辯!夏沫,我看你是不想在公司里繼續呆了吧?」

「夏經理,我很樂意提醒你,試用期結束后,我和公司簽訂了A級合同。除非我自願離開,沒有人能夠開除我!」

沉著出聲,夏沫的嘴角勾起了一道淡淡的弧度,那樣輕淺的笑容仿似在嘲笑夏心妍的無知。

再一次被打臉,夏心妍面子掛不住了,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的,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夏經理,既然你現在是設計部的經理了,你首先應該弄清楚我們部門的業績和工作力度!下次在安排工作之前,請先用用腦子!設計部是一個大團體,若是因為你的肆意妄為,讓這個團體散了,帶來的損失可不是你所能夠估量的!」

話說到這裡微微一頓,夏沫忽地做出了一個驚訝的表情,「啊……我倒是忘記了,夏經理現在是池家的少奶奶,最不缺的就是錢!不過,夏經理應該還是不會想要背負著『敗家娘們』之類的罵名吧?」

一句話將夏心妍堵得結結實實的,她懷著孩子,搶了自己的『准妹夫』,這個行為已經讓池家兩老不太高興了。若是再出這種幺蛾子……

「你這張嘴倒是能言善辯!下個月南區有個競標會,總裁已經下達了命令,一定要拿下這個Case。夏沫,你最好是能夠將這件事情搞定,否則……不管你是A級合同,還是S級的,一樣滾蛋!」

夏沫,我看你能夠得意到幾時!

……

夏心妍的話本來也只是耍耍狠而已,不料,臨下班之前,夏沫還真的接到了關南區競標策劃的任務。

當她翻閱詳細的資料之後,腦袋瞬間耷拉了下來。

這個工程竟然是屬於……年氏的!

想到年逸琛,夏沫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公司交給自己的任務,她不可能不做。但,因此和年逸琛掛鉤上經濟,並不是她願意的。

她幾乎可以想見,不管她有沒有拿下這個單子,都一定會受到來自各方輿論的壓力。

「哎……」

翻看著眼前關於南區競標案的詳細資料,夏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才進門的年逸琛見她垂頭喪氣的,劍眉不由微蹙,走到她身前,便看見了那份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資料書。

「華茂也要參加下個月的競標?」

「嗯。」

有氣無力的應聲,夏沫的腦袋低得更加厲害了,整個人都趴在了桌上。

「你這是沒有信心?還是不願意參加這次的競標?」鬆鬆了領帶,年逸琛的語調微轉。

「你以為呢?」

「華茂有那麼多的設計師,出色的也很多,未必一定得你出馬!」說話的時候,年逸琛將褪下的外套和領帶掛了起來。

生為商界的人,他多少清楚華茂之所以將case交給夏沫接手的原因。不管自己會不會因為夏沫而徇私,這都是一種良好的推銷手段。

「有些事情,並不是我能夠決定的……」

後續,請加微信: boubook (長按複製)回復:1039

訂閱和收藏查看最新內容↓↓↓謝謝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姐姐搶走我的男友,現在她當了經理,又故意刁難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