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民間故事:瘋狂的別墅6。瘋狂的人心

夫妻倆很吃驚,陳玲剛才的電話剛剛撥通就被打掉了,也沒說地址,也沒說啥事,警察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趕到呢?這時,樓上的陳玲聽到動靜,用高八度的嗓音,連呼「救命」。

兩個警察先一愣,然後立刻拔出手槍,制伏了夫妻倆。然後,警察衝上二樓,一看二樓的情形,先啥都不說,把所有人關進一間屋子裡,同時呼叫公安局,請求支援。

周偉、陳玲和張子平七嘴八舌地向警察訴說自己的遭遇。王剛和那個朋友則嚎啕大哭,之前那股兇狠的勁都沒了。

當陳玲聽說房子是周偉租來的時,氣得撲上去對著周偉一頓抓打:「你這個騙子、混蛋,王剛這廢物怎麼沒打死你啊?」

周偉邊招架,邊反唇相譏:「你也沒好到哪兒去,你的鑰匙是哪兒來的?是不是趁這兩天我不注意拿出去配的?你看上的不是我,是別墅,是錢!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就是個普通的小白領,你再也不用纏著我了!」

唯獨那對夫妻,死活不開口,也不肯說自己到底是什麼人,來幹什麼。

這時,一個扎著馬尾辮的男人走了進來,他說:「我想我大概知道他們是來幹什麼的。」周偉和張子平抬頭一看,都愣住了,這不是上周一在門口遇到、要租別墅的藝術家嗎?

藝術家對兩個警察說:「剛才是我報警的,因為我從監控鏡頭裡,看見他們倆在屋裡亂翻,估計再翻下去就要拆牆了,我這房子還想留著呢!」

警察也覺得奇怪,他問:「這房子是你的?」

藝術家點點頭:「沒錯,是我蓋的。」

那個女人忽然喊了起來:「你說謊,這房子才不是你的!」

警察說:「我記得這片地是一個開發商買的,後來他資金鏈斷裂逃跑了,怎麼會是你的房子呢?」

藝術家說:「其實我不是什麼藝術家,我是個導演,跟政府申請一片閑置的空地來搭布景拍一個恐怖片。市裡就把這片地借給我用了,反正空著也是空著。這部戲我拍完半年了,劇組撤走之後,這樓也不急著拆,我倒想看看,這麼一座無主的別墅空置著,會發生什麼故事。所以我就把別墅保留下來了。」

周偉聽了,不敢置信地問:「這房子是假的?不可能啊,我在這裡面住了好幾天呢!還有這些名牌傢具,你們拍戲可真捨得花錢啊。」

導演聳聳肩說:「這房子其實是用鋼架子搭起來的,外面用複合板裝修,看上去是很豪華,其實也就花了幾十萬吧。拍一部電影,搭布景花個幾十萬很正常,比去影視城租場地便宜多了。反正這房子也不用保證質量,只要鋼架夠結實,不會塌就行了。至於裡面的傢具,都是假的,二手市場買的假貨,加一起也沒多少錢。」說完,他對著牆壁踹了一腳,果然牆壁裂開了,那看著堅硬平滑的實木板材裡面都是泡沫板。

周偉忽然想起了什麼,他瞪圓了眼睛,問張子平:「這他媽的是個假房子,你連房主都不認識,怎麼能往外租呢?」

大家一起看向張子平。

張子平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終於承認說:「是我貪財,我其實壓根就不是什麼房產中介,我就是個開鎖換鎖的。我看這房子一直空著,又聽說這塊地的老闆全家都逃到國外去了,我就以為這房子沒人管了,於是靈機一動,就想把房子租出去掙錢。因為擔心主人啥時候會回來,或者警方啥時候會查封這房子,所以我不敢長租,就用比較便宜的價格短租出去,掙一點是一點,苗頭不對就撤。沒想到,我這麼倒霉,剛掙了這麼點錢就被發現了,還差點被人殺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導演指著那對夫妻說:「這兩位,你們也別瞞著了,我知道你們在找什麼。這房子里我裝了監控攝像機,就是想拍下進入這房子的人會幹些什麼,我是打算做成一部真人秀紀錄片的。所以你們在另一個房間的對話和行動我都知道。你是那個開發商的秘書兼情人,他是開發商的司機兼保鏢,你們以為這房子是開發商蓋的,還以為裡面藏了錢對吧?」

那對夫妻面面相覷,最後女的說:「沒錯,我是那個開發商的秘書,他是開發商的司機兼保鏢。本來我們倆就是戀人,如果不是為了多掙錢,我怎麼會委屈自己,跟那麼個老頭子?那個老頭子嘴太嚴了,我知道他騙了銀行不少錢,但不知道他放在哪裡。我把男朋友推薦給他當司機,當時這片地上還沒造房子,老頭子有事沒事就來這裡看看。後來他跑了,我們也沒搞明白他把錢藏到哪兒去了,我們倆都灰心了,回老家待了一陣子。前幾天,我們來北京辦點事,路過這片地,居然發現蓋了這麼一棟豪華別墅。我們就想,這肯定是老頭子跑路之前蓋的,他那麼多錢不可能都帶走,肯定要藏起來,還有什麼地方比這裡更有可能呢?於是我們倆就想撬門進來,不料過來一看,裡面居然還有人住。我們倆打聽了一圈,這小子說他是中介,房子是房主委託他租的。我倆一想,更對了,老頭子多狡猾啊,越是屋裡有人住,就越沒人懷疑。我們倆就想租下來慢慢找,結果,沒想到碰上這倒霉事……」

導演嘆了口氣,說:「你們都不看新聞的嗎?那個開發商已經被引渡回來了,過幾天就要判刑了。人都是毀在慾望上的,慾望讓人瘋狂啊。如果那個開發商不貪財,就不會騙銀行貸款,遠逃國外;冒充中介的這位要是不貪,就不會被人綁架,差點做了刀下之鬼;兩個綁匪如果不貪,就不會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這位姑娘,如果不貪圖金龜婿,就不會受這種驚嚇,也不會讓個小白領欺騙了感情。還有你們這對情侶,如果不貪,也不用給一個老頭子當情人當保鏢,最後落得一場空。」

在場的人聽完他的話,都低下頭,各有各的感觸。

當天,所有人都被帶到公安局,除了周偉和陳玲是無辜的,其他人各有各的罪名,都被拘留了。

周偉和陳玲走出公安局的大門,陳玲掉頭就走,連看也沒再看周偉一眼。

周偉啐了一口,也直奔公司而去。他一直在想導演說的那番話,雖然人家沒提到自己,但自己也一樣,因為慾望而瘋狂。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是那麼貪慕虛榮,既不會花這麼多冤枉錢,也不會受這麼多的驚嚇和皮肉之苦。現在一切都回到了原點,不對,還不如以前。自己在村裡的名聲是一敗塗地了,不但老爸以後再也抬不起頭來,而且周吹這個外號該從老爸那裡傳給自己,永遠也擺脫不了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現代民間故事:瘋狂的別墅6。瘋狂的人心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