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同我說,那一晚,他沒有作任何防護措施

他同我說,那一晚,他沒有作任何防護措施於暖和顧遠兩夜情后,大姨媽遲遲沒來。

顧遠得知后,立刻要帶她去醫院。

「我說了我沒有懷孕。你放手。」她回身想要拿掉他的手,他一用力就將她拽回了車裡,長臂一伸帶上車門。

「那一晚,我沒有作任何防護措施。」顧遠愧疚,那個該死的吳洋的錯誤情報讓他傷害了她。

可是車裡那次是她自找的,誰讓她打他的。

「檢查過我才放心,你也不想有麻煩。」顧遠狠踩油門到了自己旗下的私人醫院。

她剛才不過是拿出個談判的籌碼,此刻她真的很擔心了。

顧遠打電話給院長,讓她過來,她本來就是個婦科聖手,嘴風又嚴。

於暖也很擔心自己會懷孕,她被他拉著進了電梯,她覺他不像前幾次那麼用力,怕弄疼了她一般,錯覺,絕對是錯覺。

她和顧遠半分情義都沒有,他怎麼可能怕弄疼自己。

「阿遠,又搞出事了。」沒想到院長是這麼一位年輕,說話嗲嗲的年輕女生。

他翻了個白眼,撇撇嘴道,「張葉子,你和吳洋一個德行。」

於暖鄙視地看了他一眼,聽張葉子的意思,他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人,殘害了多少生命。

「先給你打B超看看有沒有孕囊吧。」說完她就領著他們去了B超室,B超室沒有一個人,想來是她打發了其他的醫生出去,怕是他的隱私被別人知道吧。

她親自為於暖打B超,「一般婦科醫生是不會做這個的,有專門的檢驗師,可我是十項全能呀。」

她柔美的臉上頗有幾分驕傲。

「躺下,掀開裙子。」於暖看了眼坐在機器旁的顧遠一眼。

「又不是沒看過。」他瞪了她一眼,這個女人腦子裡想什麼呢?看一次和看兩次,三次有差別嗎?

「那不是我自願給你看的,你出去.」於暖不客氣地回敬了他。

於暖躺在白色的床上,瞪著他,他長臂一伸上前撕開了她白色的連衣裙。

「你混蛋,顧遠。」她揚手給了他一巴掌。

「躺下,檢查,待會再跟你算這一巴掌。」

於暖本想再還嘴,院長很有眼色的把探頭圖了藕劑放在她的肚子上。

她睜大了眼睛,「哇,好幸運。」顧遠和於暖都微微吁了一口氣,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們又提了一口氣。

「不是宮外孕。」張葉子接著說出了下面的話。

於暖恨恨地瞪了顧遠一眼,這都是他的錯,他只是看著屏幕,沒有察覺。

張葉子看著她緊張的小臉,刻意放緩了語速,給她一個接受的時間,「你有了,四周半,宮內。」

於暖的眼睛瞬間黯淡了一下,而後是無助,但她得一個人面對問題,緩了口氣才問道,

「拿掉的話要做手術嗎?」

「不需要,只要口服流產藥物。」張葉子帶著幾分同情地看著她,她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這件事,吳洋也有責任。

「我現在能服用嗎?」於暖想儘快解決這個小麻煩。

顧遠只是看著機器上的那個小黑點,綳著臉不說話。

張葉子知道他不會喜歡這個女人的孩子,這個孩子鐵定不能留下了,可惜了,他能有孩子其實幾率蠻低的。

「能,我去藥房給你開藥。」

她站起身,走了出去,職業醫生的幹練。

於暖側過身子,不看顧遠,她討厭看見這個男人,可惡的男人,遇見他之後,她就倒霉透了。

他不再看B超機的屏幕,立在她身側,緩緩開口,

「我有一次為了救吳洋受了很重的傷,張葉子說我可能不會生養,哪方面沒影響,就是那個東東活力不夠。」

她側過臉,不知道他什麼意思,晶亮亮的水珠掛在了她的眼角,他佯裝不察,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哭了。

她的小臉上強裝出的淡漠,無所謂,都不能掩蓋眼底深深的無助。

他微微頓了下,他不知道這句話說出來,她的反應會怎樣?「生下來,我想要這個小東西。」

於暖聽完他的話,怔了一下,而後是堅決地拒絕,「我不會為你生孩子的,我不喜歡你,準確的說是恨你。」

他輕描淡寫,「陳家的公司資金鏈斷裂,陳越最近打報告向我求助。」

他不再說話的眼睛停留在她的腹部,等待她的回話。

陳越是於暖的前未婚夫。

於暖覺得為了母親愛的男人還有自己愛過的陳越,犧牲應該值得吧?

她還在猶豫,這時,張葉子拿了葯進來,順便還幫她帶了杯溫開水,「吃藥吧。」她打開了藥盒,準備遞給於暖。

【精彩小說節選,想要閱讀全本,請關注V信公種號:read9wus,回複數字16,即可獲得全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他同我說,那一晚,他沒有作任何防護措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