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駛往陰間的有軌電車

一輛駛往陰間的有軌電車

我著實大跌眼鏡,因為在我的印象當中,道士都是那種頭頂髮髻,身穿道袍,仙風道骨的形象。

可眼前這位,怎麼看怎麼不像是道士啊?

嗯……倒像是個專門在農村騙吃騙喝的神棍!

看到我來了,白詩瑤趕忙起身介紹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昨晚認識的安陽……陽哥,這位是我的閨蜜丁雪,這位是她的遠房表哥馮鐵柱馮道長,道號太虛。」

聽到白詩瑤的介紹,我險些忍不住笑出聲來,心說她找的這個人未免也太不靠譜了吧?

名字起的猥瑣也就罷了,連道號都那麼的猥瑣。

太虛?依我看叫腎虛還差不多!

馮鐵柱站起身來,一張嘴,露出一口令人反胃的四環素牙,以及一口不怎麼標準的普通話:「嗨……啥道長不道長的,俺只不過是上清派茅山宗的一個俗家弟子,叫俺馮大哥就成。」

「呃……馮大哥,你……你真是個道士?」我將信將疑地看著馮鐵柱。

「咋的?不相信俺啊?」馮鐵柱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

「這個……」我撓了撓頭髮,看了看馮鐵柱,又看了看白詩瑤,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白詩瑤面露尷尬地說道:「馮大哥,他不是這個意思,他的意思是說……是說……」

看得出,白詩瑤不是一個善於撒謊和找借口的人,支支吾吾了半天,後半句也沒編出來,急得她面紅耳赤的。

「既然不相信俺,又何必大老遠地把俺請來?哼!」馮鐵柱冷哼一聲,繼而站起身,似乎打算離開。

見狀,我趕忙拉住了他的胳膊,滿臉堆笑道:「馮大哥……不不不!馮大道長!我哪敢不相信您啊?您是入世的高人,別和我這種凡夫俗子一般見識……這樣這樣,我罰酒一杯,權當是給您賠罪了還不成嗎?」

說罷,我端起面前的酒瓶,倒了滿滿一大杯白酒,隨即仰起頭,一飲而盡!

做業務員這幾年,我不但練就了過人的酒量,更練就了察言觀色的本領,知道什麼時候該裝大爺,什麼時候該裝孫子。

陪個笑臉,說幾句埋汰自己的話,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我放下酒杯之後,就見白詩瑤的閨蜜丁雪開口勸道:「表哥,人家都賠罪了,你也消消氣吧。」

「算了算了,看在表妹的面子上,俺就不跟你這種人一般見識了。」馮鐵柱白了我一眼,這才重新坐了下來。

由於昨晚的事情,我這一整天都沒怎麼吃東西,猛地一杯白酒灌下肚,頓時覺得胸口一陣燥熱。

於是,我下意識地解開了襯衫的領扣。

「你……你的脖子……」丁雪突然目露驚恐之色,並且下意識地推了推身邊的馮鐵柱。

原來,是我脖子上面的紅手印露了出來,被她看到了。

馮鐵柱看了看我脖子上的紅手印,捋了捋他那猥瑣的八字鬍,若有所思道:「嗯……如此看來,你似乎真的招惹上不幹凈的東西了……」

聽馮鐵柱這麼一說,我頓時緊張起來,急忙問道:「馮大哥,我……我究竟招惹上什麼了?有辦法化解嗎?」

馮鐵柱並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轉頭問白詩瑤道:「你有啥不對勁兒的嗎?」

「有的……」白詩瑤點點頭,小聲說道,「我昨晚做了一個噩夢,夢見有人拿著長矛之類的東西,刺進了我的胸口。等我醒過來,照鏡子的時候才發現,我的胸口上面有一道紅印……」

「哦?真的?快把衣服脫了讓俺看看!」

馮鐵柱突然雙眼放光,嘴角露出一抹浮誇的笑意,簡直猥瑣至極!

「表哥,你說什麼呢?」丁雪氣呼呼地推了馮鐵柱一把,「瑤瑤是我的閨蜜,你怎麼能占她的便宜?」

馮鐵柱笑呵呵地解釋道:「嘿嘿嘿……表妹啊,你可真是誤會俺了,俺是那種趁機佔小姑娘便宜的人嗎?俺只不過是想看清楚一些,才能準確判斷到底是啥原因造成的,你說對不?」

白詩瑤猶豫了片刻,最終深吸一口氣,彷彿下了很大決心似的,小聲說道:「馮大哥說的有道理,查明原因才好對症下藥,我……我脫就是了……」

說罷,白詩瑤扭扭捏捏地脫掉了自己的外衣。

雖然她裡面還穿著一件弔帶,但當我看到她那白嫩的肌膚,以及那道深不可測的溝壑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嘖嘖嘖……真美,簡直美不勝收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左胸上面有一道紅色的印痕,和我脖子上面的印痕顏色很像。

只不過,我脖子上面的是手指印,而她的左胸上面則是類似傷疤一樣的印痕,看上去十分滲人。

然而還沒等我飽夠眼福,就見馮鐵柱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俺看清楚了,趕快把衣服穿上吧,小心著涼。」

白詩瑤的小臉早就紅得猶如熟透了的蘋果,聽到馮鐵柱的話,趕忙轉過身去,重新將外衣穿好。

馮鐵柱皺著眉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白詩瑤,疑惑地說道:「這到底是咋回事兒?你倆咋會招惹上如此邪門的玩意兒?」

「什麼……什麼玩意兒?」我戰戰兢兢地問道。

馮鐵柱捋了捋他那猥瑣的八字鬍,說道:「俺現在還不敢斷定,究竟是啥玩意兒纏上了你倆……你倆趕快把昨晚的具體情況和俺說說。」

我和白詩瑤趕忙將昨晚一連串詭異離奇的遭遇,從頭到尾、原原本本地對馮鐵柱敘述了一遍。

聽完我倆的敘述,馮鐵柱眉頭緊蹙,一臉嚴肅地說道:「如此看來,這件事情比俺事先預料的,還要嚴重啊……」

「有多嚴重?」我焦急地望著馮鐵柱。

馮鐵柱面露難色,似乎有些猶豫:「這個嘛……」

「哎呀表哥,都這個時候了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吧!」丁雪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馮鐵柱喝了一口酒,這才不緊不慢地說道:

「昨晚你倆乘坐的那輛有軌電車,是一輛開往陰曹地府的午夜電車!電車上的乘客,都是陽間的孤魂野鬼!而那個電車司機,就是抓捕孤魂野鬼、並把他們送往陰曹地府的——陰差!」

第一章鏈接:揭秘古老電車中不為人知的恐怖事件

(未完待續)

全文閱讀,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游龍文學,關注后回複數字50即可閱讀!或百度游龍文學網找《有詭電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一輛駛往陰間的有軌電車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