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出大事

那時有一村,村中常無大事,村長也是閑著。一天有個村民跑到村長辦公室門前急匆匆地敲門,「咚咚咚」敲下一陣灰來。村長一開門,見了滿臉大汗的村民,大驚,以為出什麼大事了,忙問。

詢問下村民道來:「村長啊,村長同志啊……」

村長也急了,說:「什麼事啊同志?你快說啊!」

那村民說:「村長,不得了啦!出大事了啊!」

村長更急了:「快說啊!什麼大事?!」

那村民說:「不急,我喝口水。」說完去拿杯子裝水去了。

村長要暈過去,自任村長這一職來沒出過什麼天大的事,最大的事便是有村民告某人隨地大小便。雖說這是關係到本村村貌的,但一直由於經費問題,整兒一村子就沒蓋成個公廁。全村唯一有廁所的地方便是村長的辦公室了。全村那麼多人不可能全奔到村長這來如廁吧?所以起初村民們上廁所得排隊,有些人乾脆就在辦公室那坐下了等有感覺了就上。

後來村長見這樣下去還得了?他便頒布條令:「村民上廁影響村長辦公,茲決定村民們往後一律不能到村長辦公室上廁所。」其實村長的工作就是一天把肉身往那木椅上一擺數個小時后拍拍屁股走人,確實是沒什麼事。

這下就全亂了——也不能說亂,而是回到以前大夥都沒廁所的日子。今兒我往東牆淅瀝嘩啦一下,明兒他往西牆淅瀝嘩啦一番。難免有人會在酒後或半夜弄錯地以為別人家門就是牆了。家主便跑到村長辦公室告狀。村長無奈下只得去指揮村民們在一空地上挖了幾個坑說要弄那沼氣池,然後再花了幾隻雞請來了鎮上的技術人員來上課。

在雞的恩澤下,他們教村民如何使用。但沒錢買設備,沼氣池成了純種的糞坑。此物日積月累有了相當的分量,淹死了不少人。我個人認為是先熏昏了再溺死的,要不這深1米不到的池怎能「淹」死那麼多人?當然,這些都是在下一任村長率眾村民填這些坑時才發現的.

那來報告的村民喝水這檔兒,村長也沒閑著,把所有可能的大事都想到了,諸如人撞牛牛撞人、菜地被豬狗牛羊雞鴨糟蹋了、村廣場上全村唯一的燈掉下來了等等等等。想想想想到自己的汗冒得比來送信的人還多,不禁也拿杯子喝水去。

那人喝完了水說:「村長啊……」

村長火了:「村什麼啊!有話就快說!」

那人嚇了一跳,終於說了出來:「張三的那隻大花雞死拉!」

「什麼!?」村長也嚇了一跳。

村長說:「把來龍去脈給我說說,那大花雞怎麼死的?」

那人嘆了口氣,接著說:「剛才張三把他那大花雞放出去曬太陽喂餵飽,那雞正啄著蟲呢,突然!」

這個「突然」可把村長著著實實嚇成了跳上跳。村長顫顫禁禁地問:「然、然後呢?」

那人說:「王五那豬就突然蹦出來往那雞撞去,最後吧扎一聲,死了。」

村長頓胸跺地,說:「怎麼能啊?我花了好幾個星期在這椅上打著那雞的主意,現在那雞竟死了!」

那人一臉詫異,比雞死了還更甚,許久冒出個「啊?」

村長意識到自己漏嘴了,連忙掩飾:「其實也不是那樣的,而是……總之就不是我想吃那雞!好了好了,現在我們到案發現場去看看……走啊!你還楞在那幹嘛?走哇!」

兩人來到案發現場,村長首先看到了那隻大花雞。那雞嘴角還淌著血,雞身上倒沒什麼傷,看到這村長暗暗鬆口氣——這雞還是可以吃的。

張三見村長來了,那個淚啊,如泉水般涌了出來,說:「村長啊……你看我這雞死的多慘!我相信你一定會給我個公道,一定要好好懲罰王五!」

村長也眼睛微濕地走過去,緊緊握住張三的手,給以領導的溫暖及慰問:「張三同志,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個公道,此事我一定秉公處理!」

張三忙說:「對!對!一定要秉公處理。都是王五,那個混蛋,把我的雞撞死了!」他的意思是,王五是豬。

村長四處張望,說:「王五呢?快出來!」

此時一人從人群中匆匆跑出,來到村長面前,差點沒跪下。

張三忍不住衝上去拽著王五的領子,喊:「你賠我的雞!賠我的雞!」

村長拉開兩人,說:「別這樣動粗的,有沒文化素質啊你們?」

眾人說:「沒有!」

村長一拍額頭,怎麼忘了這事?於是說:「就算沒有也要向那方面看齊啊。凡事不要那麼野蠻,要以理服人!」

那大花雞死歸死,身上羽毛的色澤仍是那麼艷麗,讓人不禁聯想那毛下的肉是何等鮮美,惹人饞哎。

村長瞥了一黃鼠狼眼那雞后對張三說:「這雞……」

張三說:「死啦!被撞死啦!」

村長說:「我知道死了,我是問全部事情的經過!」

張三說:「哦。」

村長又瞥了一大灰狼眼那雞說:「這雞……」

張三又說:「死啦!被王五的豬撞死啦!」

村長收回黃鼠狼大灰狼,用人的瞪了張三一眼,乾脆看向王五,說:「你先說,究竟事情是怎樣的?」

王五說:「剛才他的雞先闖到我那豬棚吃蟲,結果啄到一隻豬的屁股,然來不及跑,就被撞死了。」

眾圍觀者鬨笑。

王五還拉出那頭豬,屁股上確實有傷,還流著血。

村長看了后對張三說:「這就是你不對了。」同樣,村長的意思是,張三是雞。

張三忙說:「村長,你別聽他胡說!根本就不是這樣。事實上是,他的豬嘴撞到我的雞屁股上,不是,是他的豬屁股撞到我的雞的嘴上,後來自己惱了還衝過來把雞撞死。」

眾人又笑。

村長又對王五說:「那這就是你不對了。」

王五指著張三說:「你胡說!我的豬怎麼能撞到你的雞嘴啊?」後來停下來想了想,不對,又說:「你怎麼罵人呢!誰是豬屁股啊?」

張三也不示弱,說:「你還不是說我是雞嘴?」

王五冷靜了,說:「好,就算你不是雞嘴,那大夥都聽到了,他剛才承認自己是雞屁股的,這可不是我說的。」

面對眾人的哂笑,張三臉羞紅。此後,他多了個花名——雞屁股。

張三惱怒成羞,說:「不管,總之是你的豬把我的雞給撞死了,這你一定得賠!」

王五說:「你的雞自找的,我賠個屁!」

張三又衝過去,抓住王五的衣領,說:「你賠不賠?」

王五也爆發了,說:「不賠就是不賠!你能怎麼樣?放手!」

王五是揮鐮刀長大的,力氣自然不小;張三是養雞的,但平時做不少粗活,也有不小力氣。這兩人一拼起來肯定是魚死網破。

就在兩人快動手時,村長出面了,大喝一聲「住手!」

所有人一驚,接著圍觀者都紛紛嘆口氣,唉,戲沒得看了。

村長指著兩人的鼻子罵:「你們不把我放在眼裡了?當我的面要大打出手。你們眼裡還有沒有王法?啊!」

村長接著說:「你們說的都不行,要證人,證人!」然後村長面向眾人,問:「有沒有人看到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中討論了下,派出個代表。那人說:「村長,其實是張三家的雞吃著蟲,王五家的豬追著蝴蝶跑,然後不小心摔了,一屁股坐到那雞上。至於雞嘴有沒有啄到豬屁股,可能有吧,反正看不到。」

村長聽完和大家一樣呆了一下,低頭沉思一會,說:「你們都聽到了吧,此事雙方都有問題。雖然張三的雞死了,但王五家那頭豬的屁股傷得也不輕。出於張三家受害比較多,王五得賠張三家一隻雞蛋。就這樣了。大家散了。」

王五聽了想駁什麼,卻也沒說出來;張三也無可奈何——有個蛋總比沒有好。

圍觀的人沒走,所有人都沒走。眼裡都盯著那雞。

村長此時才說:「這應該算是個意外,出意外了當然由公家來管。所以這裡一切都歸公家,包括那雞。」

眾人一陣唏噓。

村長又解釋:「人死了都要去我們那驗屍什麼的,雞也是生命的,當然也要去驗屍。驗完后我會拿去埋了或是火化的。你們知道沒?好了好了,散了散了。還有,王五,帶你那隻豬去我那錄口供。」

王五說:「豬怎麼錄口供啊?」

眾人也點頭。

村長說:「笨!我們寫好了給它畫押不就得了?當事人就得這樣,這是規定的。」

王五說:「哦。馬上去。」

眾人漸漸散去,夜幕也漸漸降臨。此事總算是有個了結。

散去最慢的,還是一豬,一雞,兩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民間故事:出大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