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到他的別墅后,我整整三天沒能出門

被送到他的別墅后,我整整三天沒能出門

不小心失了身,在和閨蜜在聊天的她被男人帶走,又是一頓欺負。

渾身癱軟地坐在男人身上,莫醉醉咬牙切齒地咒罵:「禽獸!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更不要臉一點么?」

她擔心地看著車窗外的林木蔥蔥,生怕有其他車經過這裡。

「別擔心,這裡是我另一棟別墅的後花園,私人領域,不會有人經過的。」

「都到你家了,為什麼不去房間里?」愈發忍不住磨牙。

「男人言出必行。」說車震,必車震。

「你丫的!」狠狠咬上男人的肩膀,莫醉醉尖叫,低頭看到自己身上的牙印,她想哭,「為什麼咬我?」

「你咬我,一時太過興奮,沒控制住……」面對女人控訴的淚眼,雷昊焰摸了摸英挺的鼻樑,破天荒地開口道歉:「額,抱歉。」

他已經很努力地在控制力道了,結果又弄得她一身青紫。闃黑瞳眸隱約閃過些許心疼,雷昊焰卻只以為這是因為他擔心她太過柔弱滿足不了他。

「真覺得抱歉,就讓我穿上衣服。」

「你覺得可能么?」雷昊焰似笑非笑地俯身。

「禽獸!」

「還有力氣抗議,我們繼續。」

「……」

救命!嗚嗚嗚嗚……

她到底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晚飯後,莫醉醉蜷縮在書房一側的大沙發里,看男人似是漫不經心地瀏覽文件,修長有力的長指不時輕敲桌面,然後迅速簽字。

見過男人不知節制的禽獸做派,倒不曾料到,工作中的他卻是一副上位者的高貴與優雅。

面對如此充滿禁慾氣息的他,她卻滿眼都是他汗濕低喘的俊臉,滿心都是他蠻橫的起伏……

特么她污得越來越無藥可救了——

囧囧有神地捂臉,莫醉醉不敢再看他。雖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可她並不打算愛上那男人,還看個毛線?

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直到雷昊焰終於看完所有文件,她抬眸,「雷少可以送我回學校么?我們宿舍樓十點半門禁。」

雙手交握,雷昊焰坐在偌大的小葉紫檀辦公桌后,黢黑瞳眸似漫不經心地掃過莫醉醉的臉。

女人一般不都在意自己在男人身邊的定位么?即便是那些比她年長多歲的女人都不例外,為何這丫頭卻是一副無所謂的姿態?陪他做時倒是一副享受的姿態,卻不追問兩人之間的關係與定位。

若非確定自己是她第一個男人,他甚至會誤以為這女人比他還過盡千帆。

慵懶地靠向椅背,雷昊焰薄唇輕啟,「過來。」

「幹嘛?」警惕後退。

「餵飽我。」

「……一個下午都沒有餵飽你么?」這禽獸正經不過三秒么?

雷昊焰似笑非笑地挑眉,不是喂不餵飽的問題,而是既然她不在意,他就做到她在意為止。

「可我已經吃飽了,都飽到腫了。」

「腫得過我么?」

「……」

特么這男人比她污!

如果沒有全身散架似的疼痛感,莫醉醉或許會有棋逢對手的興奮感,但現在,她累得只想逃遠一點。

不再逗她,雷昊焰起身,坐到她身邊,看她如驚弓之鳥一般蜷縮身體,他附身在她耳側,親密低語:「晚上陪我睡覺,今天就不再做了,否則——」

否則,就繼續翻來折去一整夜么?

混蛋,根本就沒給她選擇的餘地!

「我明天早晨七點得走,中午有課,下午還有兼職要做。」

「辭了,我養你。」

「……」原來她的身體真的可以換到錢么?莫名不爽,莫醉醉笑得愈發嫵媚,「錢你隨便給,但我的兼職不能辭。」

「原因。」

「不讓我做事,你要24小時把我綁在身邊么?雷少,這可是陷入熱戀中的少年才會做的蠢事。」而您,似乎不小了。

俊臉一僵,雷昊焰心底竟然有一種被人拆穿的難堪,可他面上卻不動聲色,「醉醉,你不好奇平曇曇為什麼把你送上我的床嗎?」

話題轉得很生硬啊!大叔!

「好奇,但她不會說的。」

「你倒是很了解那劣貨。」

「那麼,你知道原因?」

「這幾年,平曇曇預謀送給我的女人,沒有成千也有上百了。」

擦!那狠貨還兼職做鴇姐兒么?

「雷少真是艷福不淺。」

俊臉微沉,「送上門的,我不屑吃。」

「騙人!那為什麼會吃掉我!」

輕佻地捏住某處,男人眼神狂肆,「被你生猛的埋胸得逞了。」

「……」為何什麼話題都會被他調戲到?而且,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男人真的是她初見的那位冷峻酷男么?要不要兩副面孔啊混蛋!

「你還沒有說原因,雷少。」

「我有說過會告訴你么?」平曇曇送他女人的原因他是知道,但是以往她送來的都是花錢就能買到的女人,這次竟然把她羽翼下護著的閨蜜送來,狀況有點詭異,不過無所謂,他會查出原因的。

噗!特么又被調戲了!

夜已深,雷昊焰看著身側累極熟睡的女人,眸色幽深。

他命助理查莫醉醉的來歷,從最初的基本資料到現在傳過來的大小事端,若是她身後沒有大佬級人物護航,她能活到現在,倒也算奇迹了。

只是,這麼一個偶爾精明大多數時候二缺的傻丫頭,到底哪來的本事惹出那麼多麻煩?

而且除了麻煩,這貨還招惹了不少男人。雖然不明白平曇曇為什麼捨近求遠,把莫醉醉送給他,但想到那幾個思而不得的死黨或死敵,雷昊焰絲毫壓不下自己心底的暗爽。

緩步走到落地窗前,雷昊焰冷眸俯視樓下,那裡星星點點的煙火閃爍,他們的卧室在別墅二樓,落地窗也並沒有關死。他剛才的感覺沒錯,的確有混蛋偷聽他們,而且,這混蛋明知被發現了卻依然囂張地不走。

不用想,他也能猜得到會這麼不要臉面的只有雲晉堯那個斯文敗類,陪伴了莫醉醉四年的男人,也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

既然如此,他還客氣什麼?那敗類捨命來求虐,他若不成全他,倒是枉為兄弟了。

轉身走向床鋪,他咬著她的耳朵,「醉,醒一醒,再來一次。」

【精彩小說節選,想要閱讀全本,請關注V信公種號:read9wus,回複數字86,即可獲得全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被送到他的別墅后,我整整三天沒能出門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