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司掌眾生記憶心念,沒有人能逃過她

店門敞開,一名女子徑直走向吧台,掩飾不住的是臉上的疲憊與茫然。女子全身包裹在賽車服里,抱著一頂圖案精巧、光可鑒人的全罩式保險帽,整身的行頭顯明價錢不菲,卻一點兒也不搶眼。由於放眼所及都是相似裝扮的主人。

底本車水馬龍、乏人問津的荒原小店,由於某位著名摩托車賽手在論壇上的道路推舉,成了不測的沾恩者。

「要點什麼?」女服務生二十歲左右,面無表情地訊問女子。生意越來越好,夢婆婆很愉快,但她切實不認為然。

女服務生一開端也由於婆婆的喜悅而開心,然而這些顧客老是高談闊論、大聲喧鬧,用餐禮節也有待增強,切實是讓愛好也習氣寧靜的她無奈忍耐。

當然還有別的起因。或者是長途跋涉的枯燥,這些顧客很愛好用她不愛好的方式吸引她的留神力,不管是語言上,仍是肢體上,其中更不乏有惱羞成怒想要肇事的傢伙。

幸虧本人從小養的兩條狼狗就在店外眯著眼瞌睡,只有微微召喚,彎刀般的利爪跟獠牙老是能夠讓最不知趣的笨蛋乖乖寧靜上去,而且在發著抖分開店門之前還不會忘卻付錢。底本認為,這種狀態會跟著受經驗的人的增添而改良,但大失所望。

女服務生還在BBS上看到過一篇題目為「某道路有會應用號召獸的驚艷女店員」的文章,令她沒想到的是,這篇文章惹起了熱鬧的探討,真的是很無聊。

「本店有最低花費。」對著遲遲不啟齒點餐的女子,女服務生用筆不耐心地指了指背地牆面上的布告。「裝酷。」女服務生不屑地嘟嚷著。

「負疚,我剛走神了。」女子對女服務生顯露帶著歉意的懇切淺笑。

女服務生愣了愣,忽然對本人剛的不近人情有點兒不好心思:「不要緊,你緩緩看,要點餐再叫我就好。」

「那就來瓶礦泉水吧。」女子隨便說道,眼光轉回本人美麗的保險帽,完整沒看牆上的價目表。

「嗯。」女服務生在單子上打了個勾,回身拿了瓶礦泉水放在女子桌子上,心裡對女子的好感又有了略微的晉陞。

有不少顧客會抉擇含酒精的飲料,本人底本反對賣酒類給要騎摩托車的人,然而婆婆保持不肯得到主要的收入起源。在討價討價之下,婆婆終於許可只賣酒精含量不高的啤酒跟雞尾酒,另外在牆上貼上「酒駕危險」的顯明告示,不外酒類仍連續堅持著熱賣商品的位置。

女服務生忍不住偷偷留神女子,除了剛的對話外,從頭到尾,女子的眼光不分開過保險帽,眼神中洋溢著龐雜的感情。偶然,他還會伸出手指,憐憫地輕撫保險帽。

「你很愛好這頂帽子。」女服務生破天荒地自動跟顧客搭訕。

孟婆,司掌眾生記憶心念,沒有人能逃過她

「是。」女子淺笑著簡練回應,明明該是高興的表情,眉宇間卻凝著悲傷,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這樣的表情讓女服務生的心臟揪了一下。「白痴!」女服務生在心底暗罵,不外這次的對象不是顧客,而是本人。

「有特別的留念性嗎?」她努力讓本人的語氣堅持安靜。

「這是我女友人的保險帽。」鬼大爺鬼故事。

「難怪圖案有點兒女性化。」女服務生心想,同時顯現出不易發明的掃興,本來對方曾經有女友人了。

「她老是陪我一同遊覽,從前面抱著我。就算我過於沉醉,速度超過了交通劃定,她仍然絕不懼怕,完完整全信賴我的技巧。就算她基本不懂賽車,就算她基本不愛好遊覽……」女服務生的問話好像鬆開了女子心底的保險閥,猶如要舒解愁悶多時的心境,女子滔滔不絕地敘說著,「我是個笨蛋,太器重競賽,太陷溺遊覽,疏忽了老是在我背地抱著我、暖和我、陪同我的那個人。匆匆地,她不樂意陪我出遊,由於我的眼光只彙集中在後方,老是無私地疏忽身後的她。匆匆地,她不愛好跟我聊天,由於我的話題永遠只有賽車跟遊覽,卻不她。她應當是我的最佳女配角,卻成了我休閑運動的從屬品。」

女子緊閉雙眼,彷彿蒙受著難以言喻的痛楚,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了兩人的終局。

「某天,她分開了我。」

女服務生聽得走神,好像遭到了女子悲傷情感的沾染,鼻子有些發酸。

女子呼了口吻,感到輕鬆了不少。

「我仍是放不下她,但我無奈結束遊覽,所以就帶著她……帶著她的保險帽,一同上路,想要迴避,迴避本人的錯誤跟笨拙。」

「或者你該試著放下,讓她自在,也讓你自在,而後你能夠持續遊覽。或者……或者在旅途中,你會碰到另一個人。」女服務生吸了吸鼻子,帶著一點點的私心給女子倡議。

「是嗎?」大略是逐步沉著上去,女子恢復了剛進店時的狀況,仍然給了女服務生一個難看的淺笑,算是回應,而後緘默,再度專一於保險帽。

整理了其餘多少張桌子,女服務生偷瞄了一下女子的地位,發明人已不在,只留下那頂優美的保險帽跟壓在零錢下的帳單。

掛在店門上的風鈴發出聲音,女服務生望向門口,恰好來得及看到女子的背影,拿起零錢,發明帳單上有多少行字。

「謝謝你,放下她,我會持續遊覽。不再是迴避,而是去該去的處所。」

女服務生拿起保險帽,在指尖碰觸的霎時,底本閃亮精巧的保險帽敏捷黯淡,蒙上了厚厚的灰塵,下面還有斑駁的白色。

女服務生眼中閃過驚奇,卻也只是一瞬,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豁然開朗的神色。將保險帽翻過,應當空無一物的空間中,有著最通情達理卻不該呈現的貨色——一顆頭骨。

固然無奈正確分辨出生份,女服務生卻很明白頭骨的主人是誰。

「你是他的女友人吧?」女服務生自言自語,「你們兩個,都自在了。」

頭骨應聲而碎,化為塵埃的女生捲起大風,對女服務生道了謝,從容自門縫離去。

女服務生走到電腦前,開端搜尋印象中的一則消息——有名摩托車賽手分屍女友。

看著好多少年前的消息,女服務生開端緩緩消化內容。

某著名摩托車賽手因不滿女友執意分別,憤而痛下殺手,將女友頭顱割下,置於逝世者生前公用的保險帽中,以摩托車隨身攜帶,卻於旅途中產生不測,車毀人亡。屍體被大眾發明報警處置,才將這起不測事件與無頭女屍案接洽起來。

孟婆,司掌眾生記憶心念,沒有人能逃過她

「為情所苦、為恨所困的不幸女子,一時蒙蔽明智,入了魔道。不僅讓本人無奈安眠,成了靈異,還拘了女友的魂,讓最愛的人變成怨鬼。雙方都受著折磨,只能永久在後悔的路上奔跑。要不是離開了婆婆的店,恐怕永遠、都不能安眠吧。」女服務生拿起空洞無物的礦泉水瓶,「婆婆的飲料真兇猛,這麼一點兒就能洗濯這樣濃厚深厚的執念。」

「我的飲料只是催化劑,真正惹起反映的,是你,小夢。」

櫃檯前方一道緊閉的暗門裡,響起了上了年事的嘶啞女聲:「你污染了兩個連神明都不必定有措施處置的異數,不外……你仍是不能第一時光識別出人類、魂魄跟靈異的差異,不實現我讓你治理這家店的目標,到最後才發明還有一隻怨鬼。最主要的是還對靈異動了情……」

「哪兒有!」小夢立刻反駁,臉上的紅暈卻顯出了她的心虛。

小夢老是忘卻婆婆能夠看穿眾生之心,不管無形有形,凡有靈性者皆有懷念,凡有懷念者皆為婆婆所管轄。夢婆婆,人稱夢婆,或是孟婆,司掌眾生記憶心念。由記憶所生的各種情感,喜怒哀樂,悲苦懊悔,也屬婆婆掌中之物。誰讓她是孟婆呢?

更多精彩內容,請加微信號:qifan722

孟婆,司掌眾生記憶心念,沒有人能逃過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孟婆,司掌眾生記憶心念,沒有人能逃過她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