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妖道的陰謀!起死回生之妖術,要棺材里的丈夫和媳婦換命

虞城之中,誰人不知這李安,而立之年便富甲一方,家中妻子有七位各各容貌艷麗且都善解人意。

不過這李安自打娘胎里出來身子骨就不好,沒有挨到四十歲就歸了西。出殯那天,有個邋裡邋遢的老道士,拿著酒壺搖搖晃晃的走進了府上,他醉酒憨笑跟這哭哭啼啼的場景實在不襯,下人本都拿好了掃把打算趕他出去,可李安的大娘子謝氏不僅是一個賢惠人而且知書達理,以為這人不過就是喝酒撒瘋來的便讓他們停手。將一帶子錢遞到老道士的面前好言說道:「我府中今日不便招待道長,這些錢算是給您陪不是了?」

那老道士瞥了一眼,臉一黑,沒好氣的說到:「夫人看來是將我當成叫花子了?」

謝氏笑了笑,直接明了的說道:「今日是家夫喪事,我不知道道長有何喜事大笑不止,這……似乎不不太合適?」

「樂極生悲,悲極生樂。夫人可聽說過?」他一口酒下肚,一臉愜意的問謝氏。

謝氏搖頭不解:「前句知道這后句可做何解?」

「如果說你家老爺還有救,那麼算不算是悲極生樂?」

謝氏一聽心中疑惑死了的人怎麼可能活過來,笑著說道:「這不可不值的人相信。」復而覺得不過是這老道士醉酒說的一翻荒誕不經的胡話罷了,隨意聽聽就可以。

狐狸妖道的陰謀!起死回生之妖術,要棺材里的丈夫和媳婦換命

為了不讓在場的人引起熱議便叫來了家丁將老道士請出了府上。

李安喪事不久,謝氏幾乎每晚都輾轉難眠,每每夢到自家夫君掐著自己的脖子死死的盯著她,一遍又一遍的問她為什麼不救他。

她被夢魘纏了幾日,正打算派人去尋這道士,沒有想的剛走至花園中便看見對面湖中的亭子里沈氏和其他幾位夫人圍著那道士便問個不停。

沈氏首先看見向亭中走來的她,恭恭敬敬的行了禮,眼神委屈的說到:「姐姐莫怪我,這道士有奇術若真救了夫君豈不是好事一樁?」

謝氏是大夫人對待下面的姐妹一向和善,眾人見她一笑都緩了口氣。

她細細打量老道長一翻問他道:「你果真可以讓死者起死回生?」

道長笑了笑,拍著胸脯說:「那是定然,不過這生死怎麼能是我這小小道士能夠做得了主的,有人生必有人死,你府上人多但不可隨意找個外人來,可懂?」

眾人一聽,臉上全是怖懼之像。你推我搡,久久僵持也沒出個什麼結果。謝氏想自家老爺曾幫助過家父度過難關,若沒有 他,可能自己早已經因為家中欠下的債務流落青樓。現在也算是多過了十幾年舒坦日子,如果能救夫君性命不負多年夫妻情份,也好。

於是面容不改的說道:「我今年二十有九比眾位妹妹都大些,若能救的夫君取了我的性命又何妨?」

老道士一臉嚴肅的看著她道:「你可想清楚了?」

她點了點頭。

「我可以給你三天的時間給自己家人道別,還有讓府上家丁將李老爺的棺材掘出來放在大廳里我得準備準備法事。」

謝氏當天就回到家中的對著坐於堂前的父母就是痛哭不止,將自己快要死的事告訴的父母,謝家老爺早年從的是官後來才經的商,飽讀詩書怎麼也信不得女兒這翻話,可無論怎麼勸說都無用,隨後她又去拜訪親朋,說明來由。有笑她者,敬她者,憐她者也有揶揄不信她者。

眼看三日之期將至。她最後不忘到寺中燒柱清香。不過去時候撞到了個長的眉目清秀的和尚。

和尚見她臉色不好便詢問道:「夫人最近可是遇上了什麼污穢之物,身上竟有股股妖氣圍繞。」

謝氏一五一十的和他講了,他蹙著眉好言勸說道:「這世間哪來這樣的起死回生之法,夫人得自我掂量掂量在做打算。」

隨後從懷裡掏出一個黃色袋子,囑咐她道:「這個好生戴著,關健時候能保你一命。」語罷便不見了蹤影。

謝氏扯開一看,遠是一串琥珀琉璃做的金閃閃的佛珠。小心收好了。

如果問她信不信那老道士的話。其實她自己也說不準。

等到第四天一早上,老道開始做法,而謝氏被放在另一個和李安緊挨的棺材里。棺材內有個大洞,可能是想通過這個洞來將二者的靈魂相互交換吧。

狐狸妖道的陰謀!起死回生之妖術,要棺材里的丈夫和媳婦換命

模糊之間,謝氏看到空氣之中漂浮著兩人,一個黑衣黑褲手中拿著一根黑棍子,一個白衣白褲手中拿著一根白棍子,都吐著長長的舌頭一幅猙獰模樣。用了點力氣將她的魂拉起來。

就要帶她走,而此時此刻老道士的魂魄竟鑽進了李安的身體里。謝氏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你被這老道士算計了。他肯定是想用這李安的身體過上吃喝不愁的生活,有害怕聰明的謝氏看穿他,這麼一計,不是一石二鳥?

謝氏氣憤,突然想到那串佛珠,將它扔到半空之中活活打死了這兩個鬼差。她的魂魄瞬間回到本體。

再一看棺材里竟多了兩隻剛死不久的小狐狸。老道士見她醒來,自知計劃破產。想慌忙逃跑,可不成這佛珠這樣厲害,重重一記把在了它的背上。他疼的直叫,背上流出血來。

這老道士也像有翻本事,狠狠盯著謝氏用隨身攜帶的浮塵一掃,突然一陣煙飄過來等霧散去,人就已經不見了,不過地上還留下了不少帶血跡的狐狸毛。謝氏心想可能這道士就是只狐狸精。

狐狸妖道的陰謀!起死回生之妖術,要棺材里的丈夫和媳婦換命

狐狸本就狡猾,如今他的法陣被破,身負重傷不過給我們一時的安寧,若等他傷養好再伺機而動。那麼後果不堪設想了。而後她看了看碎了一地的佛珠,就知道這東西可能只能用兩次。

於是她想在去一趟廟中尋那位聖僧,可是找了許久就是 沒有符合她描述的人。

不過聽說這虞城附近的深林里,不知不覺起了場無名的大火,大火不滅硬是活生生的燒了三天三夜,聽說燒死許多的狐狸,其中有一隻老狐狸的背上還有一個血窟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狐狸妖道的陰謀!起死回生之妖術,要棺材里的丈夫和媳婦換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