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帶她去了賭場,任由她被他的兄弟戲弄

他帶她去了賭場,任由她被他的兄弟戲弄

上接:惹上不該惹的男人,她除了逢場作戲什麼也做不了

李承銘看著突然消失的車子,他感覺心裡缺了一塊,曾經那個單純洒脫,喜歡唱歌彈吉他,一心只繫於他的小女孩已經不在了。

嚴沛呈一路闖紅燈,同時也充分展現了他驚人的車技,他不去參加賽車真是可惜了。沐然何時見過嚴沛呈這樣,一路上心驚膽戰,每次都以為要和他一起葬身於車禍,可都堪堪從幾輛車中漂過,沒錯,是漂移的漂。

最後,車子開進一座娛樂城,以一個帥氣的漂移,車子準確快速地停在一個車位上。這還是沐然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停車的,不過她一直懸著的心這才落了下來。

「車開得那麼驚險幹嘛?」沐然拍著胸脯,忍不住抱怨。

嚴沛呈高深莫測地笑說:「讓你感受一下什麼是害怕,怎麼?這就怕了,和我在一起的女人,這點承受能力可遠遠不夠。」

沐然在心裡誹謗:還有什麼是比你這個人更可怕的!

對嚴沛呈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當被仇家追殺的時候,只有這樣,才能保住自己一條命。

看到嚴沛呈那不以為然的樣子,沐然忍不住說:「我不怕死,只是怕和你一起死!」

「你還不配跟我死!」

沐然跟隨嚴沛呈乘坐電梯上樓,兩人剛走出電梯,便迎上早就等在大堂的凌韻一。

「嚴先生,我們公司給你的提案不知道你看了沒有?我想,在所有競爭公司里,我們公司是最具優勢的,保證不會讓你失望……」

凌韻一是一個事業型的女強人,擁有一張完美的臉蛋,再配上自信的笑容,這樣的女人無疑是最有魅力的。

「抱歉,我來這裡是來玩的,不談工作。」

雖是拒絕,但嚴先生仍盡顯紳士風度,禮貌推辭。然而,從他溫和的笑容里,凌韻一卻讀出了他的不悅,隨即笑言:「無妨,我可以陪嚴先生玩幾局。」

嚴沛呈皺了皺眉,卻沒有拒絕,摟著沐然的腰走在前面。

嚴沛呈帶著沐然來到一個大型包廂,裡面座無虛席,有玩紙牌的,有打麻將的,非常熱鬧。

艾倫朝嚴沛呈招手,「Elmer,這邊,替我來幾局。該死的,我真要去休息一會兒了。」

嚴沛呈在艾倫的位置上坐下。

艾倫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坐到沐然旁邊,一臉好奇:「沐然小姐,你出現在這裡真是太稀奇了,elmer一直將你藏的很好,說明他並不喜歡你暴露在大家面前,可今天,他又是抽的什麼風呢?真是讓人看不明白……」

沐然皺眉,表示並不明白艾倫的話。

「沐然小姐……」

「不好意思,我姓喬。」沐然忍不住更正。

「ok,沐然小姐。」艾倫指著桌上的麻將說,「你喜歡玩這個嗎?」

「不喜歡。」沐然搖頭,「我不喜歡這種需要手氣的東西,因為我的運氣一直很糟糕,何況我根本不會玩。」

「說自己運氣很糟糕的人,一般都是過得不好的人,不過,你有沒有想過,自己一直認為的噩運,其實都是人為的呢?」艾倫今天的話很多。

「人為的?怎麼說」沐然被他的話弄糊塗了。

「比如說……」艾倫正要說什麼的時候,一隻麻將朝艾倫的臉飛過來,他側臉避開,笑說:「中國人有一句話叫事在人為嘛!」

嚴沛呈冷冷道:「艾倫,你今天話太多了,不要離我的女人太近,我不喜歡。」

「ok,不過,在美國你剛組裝的跑車得歸我。」

「不過一輛車而已,哪有兄弟重要呢?」嚴沛呈雖然一臉笑容,但只有艾倫知道,他正看著自己咬牙切齒。

艾倫看著嚴沛呈,臉上揚起勝利的笑容,「我賭對了,贏了一輛車,還真是不錯的收穫。」

「趕緊給我滾!」

艾倫最後對沐然意味深長道:「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比這裡刺激多了,希望在美國看到你,祝你好運。」

這時,凌韻一在對家的位置坐下,對著嚴沛呈笑說:「嚴先生,不如咱們打個賭吧,倘若嚴先生今晚輸錢了,嚴先生給我半個小時的時間單獨聊聊,如何啊?」

嚴沛呈笑而不語。

在場子里,只要嚴沛呈願意,他是從來不會讓人有機會從他身上贏走錢的。凌韻一是個聰明人,認為用這樣的激將法可以激起嚴沛呈的好奇心。要放在平時,她這一招必定會成功的勾起男人的征服欲,可惜今天,嚴沛呈並沒有那麼好的心情陪她玩。

沒錯,嚴先生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而罪魁禍首便是喬沐然。在他原則里,對於不聽話的女人,必定是要受到懲罰的,至於如何懲罰,那就得看他高興了。

沐然突然想起曾經救了自己的外國人,正要跟著艾倫出去問清楚,然而手腕卻被嚴沛呈抓-住,被輕輕一帶便整個人落入一個堅實的懷抱里。

沐然赧然,正要起來,卻被堵住了唇,當著眾人,極盡挑逗之法。

開頭第一篇:她是一個離異女人,日子過得艱苦

未完待續,書名《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作者:出竅的靈魂,首發二層樓書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他帶她去了賭場,任由她被他的兄弟戲弄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