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親爸找來欲搶回孩子,女子以命相搏

孩子親爸找來欲搶回孩子,女子以命相搏

「媽咪,老師說要做誠實的孩子。」蘇七寶小手抵在蘇雨菲的肩膀上,用軟糯的聲音認真道,「我確認了,薄邢承是我爸爸。」

薄邢承?!

蘇雨菲整個人都石化了,機械的扯了扯嘴角,「哪個……七寶啊,你是不是弄錯了?薄邢承是誰啊?媽咪從來沒聽過這個名字……」

「哦……喏,就是他咯。」蘇七寶抬手一指。

「那……那個……七寶啊,你真的真的能肯定是他嗎?沒有騙媽咪?」蘇雨菲瞪圓了眼睛,希冀的望著蘇七寶,不敢轉頭。

蘇七寶不高興,「媽咪,家裡放的那些財經雜誌上都是他的照片,除了陳叔叔,我記得最清楚的男人就是他了,我早就懷疑他是我爸爸了。」

「……」蘇雨菲臉頰漲紅,眼角抽啊抽,她怎麼覺得有個聰明的兒子並不見得是件好事呢?

站在後邊的男人聽見『陳叔叔』三個字待不住了,走到了她的面前,薄邢承居高臨下的看她,用一貫高冷的語氣道,「蘇雨菲,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蘇雨菲見他陰沉的臉,心虛又害怕的低下頭,蘇七寶挺著胸膛擋在了蘇雨菲的面前,虎視眈眈的瞪著薄邢承。

「不準欺負媽咪。」

薄邢承眯眼,略帶不屑的上下掃了他一眼,那意思——就你這小身板,能保護的了誰。

蘇七寶不甘示弱,回瞪,就是不準欺負媽咪!

兩人電光帶閃電的互瞪,李釗望著快下雨的天,小心翼翼的上前詢問道,「總裁,看樣子要下雨了,蘇小姐的東西搬到哪個房間去?」

「我的房間。」薄邢承淡淡說了聲。

蘇雨菲一聽炸了,忙擺手,「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就住一晚,明天我就找房子,絕對不會多呆一秒,真的,我……」

隨著她說的話,薄邢承的臉色越來越低沉。

好可怕啊,她說什麼惹他生氣了?蘇雨菲偷偷的咽了口唾沫,捏著自己的衣角各種不安,反對的聲音越說越小,最後只能又吞回了肚子里。

薄邢承看女人總算沒再說出令他生氣的話,這才緩和了表情,冷聲道,「還不趕緊去!」

行李一件件的搬進別墅,蘇雨菲緊張的在旁邊看著,眼睛都不敢眨,生怕裡面掉出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來……

啪。

一個做工粗糙的木質相框掉在了地上,蘇雨菲啊了一聲驚叫,快速上前要撿起來。

在她碰到的時候,一隻修長有力的手先一步撿起了相框。

蘇雨菲哽了一下,喃喃解釋道,「這個相框本來想丟掉的,放在雜物間忘記了,才會出現在這裡,我都快忘記了,相框里是什麼照片來著?」

相框里是青澀的蘇雨菲爬在薄邢承背上笑的沒心沒肺的樣子。

薄邢承一邊看著照片,心潮起伏,一邊聽著蘇雨菲的解釋,怒火翻騰,手死死的抓緊了相框的邊緣,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

「騙人!」蘇七寶氣呼呼的走到薄邢承的身邊,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爸爸,媽咪是騙你的!媽咪睡覺的時候都抱著個相框,還經常偷偷躲在房間里看著相框哭呢!有一次,我不小心灑了點水在上面,媽咪還打了我!那是她第一次打我哦!」

蘇雨菲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最終紅成大燈籠。

臭七寶!有你這麼出賣媽咪的嗎?

「乖,爸爸知道了。」薄邢承似笑非笑的睨了蘇雨菲一眼,目光里的意味深長讓她犯怵。

薄邢承沒在搭理蘇雨菲,他牽著蘇七寶的手,父子兩進了屋子。

蘇雨菲用力的揉了兩下臉,臉上露出悲慘的笑,拉聳著老腦袋跟著進了屋。

蘇雨菲在下人的指引下進了薄邢承的房間,冷硬的黑白色調,而她的行李堆放在空出一大塊的落地窗前,廉價的東西與這裡產生極大的對比衝突。

幽幽的嘆了口氣,蘇雨菲苦澀的彎起嘴角,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這麼明顯的差距真是刺眼啊。

當薄邢承走進房間時,看到蘇雨菲瘦弱的背影,心裡憋著一團火,又發不出來。

「蘇雨菲。」

蘇雨菲嚇得猛地跳了起來,轉身雙手舉在身前,一副防衛的樣子,手中的粉色蕾絲罩罩晃啊晃。

「你在誘惑我嗎?」薄邢承的聲音沉了沉,沙質的般的嗓音磨過蘇雨菲的身體,讓她整個人都酥了。

不等她反應,男人已經逼近她的身前,一把將她抱進了懷裡,大力的收緊!

蘇雨菲回過神,突然想起上午在廣貿大廈發生的那一幕,他有妻子了,忙按住在自己腰際遊走的手。

「不可以,你難道不怕你妻子傷心嗎?」

此話一出,薄邢承的面色瞬間冷沉下來,一手將蘇雨菲禁錮在自己懷中,一手掐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頓的道,「跟你有關係嗎?」

「沒有。」蘇雨菲倔強的不願承認自己心裡的失落。

淅淅瀝瀝的雨聲打在落地的玻璃窗上,天空中忽明忽暗的開始打雷閃電。

蘇雨菲想躲開,可自己的身體卻被薄邢承的手箍死了,根本就動彈不得,看著他陰冷的目光,她害怕的嘴唇顫抖,「薄邢承,你放過我好不好……算我求你了,我現在過得很好,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閉嘴!」薄邢承低吼了一聲,猛地提起蘇雨菲的身體後邊的大床上一甩,他隨之強勢的壓在了她的身上,低頭封住了她的唇。

她的唇還是一樣的溫軟柔嫩,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蘇菲亞愣了,然後感覺到唇上傳遞過來屬於另外一個人的溫度,開始手腳並用的反抗。

薄邢承將她往外推的手牢牢的按在了頭頂,身體死死壓住她反抗的身體,吻的越發兇狠。

過了許久,蘇雨菲逐漸失去了力氣,整個人似是受了蠱惑一般,回應著薄邢承的親熱。

這樣的舉動像一把燎原的火光。

薄邢承手隔著蘇雨菲的衣服胡亂的摸著,從她的衣擺探了進去,順勢覆上了身前,揉捏撫弄。

一聲動情的輕吟從兩人交纏的唇瓣見溢出,薄邢承鬆開,貼著她的唇,粗重的喘息了一會兒,貼近她耳畔。

「雨菲。」

充滿深情的呼喚,蘇雨菲徹底的蒙了,抬手魔怔般的貼在薄邢承的臉上,湊上去,親了一下,嘆息般道,「邢承。」

薄邢承呼吸一窒,帶著薄繭的指腹在蘇雨菲的唇上磨蹭了一陣,他有多久聽到這聲呼喚了?

在他呆愣的片刻,冷風從敞開的窗戶吹進,吹散了他們之間逐步身為的曖昧,蘇雨菲回過神,忙收回放在薄邢承臉上的手,別開臉,「你能先放開我嗎?」

「不放。」薄邢承斷然拒絕,隨即拖著蘇雨菲墜入了大床中,晃動直到深夜方才停歇。

次日,清晨。

蘇雨菲渾身酸疼的睜開了眼,怔怔的盯著天花板看了一陣,眼睛逐漸睜的越來越大,移了移視線,落在旁邊正在熟睡中的男人臉上,猛地移回視線,又盯著天花板發獃。

半晌之後,蘇雨菲終於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臉頰上浮上兩朵可疑的紅雲,然後她小心拿開男人擱在自己身上的手,掀開被子要下床……

她的衣服沒有一件完整的,視線掃過大床上,拿上男人的襯衫套上,輕手輕腳的跑到自己行李堆前,翻出兩件衣服走進了浴室。

薄邢承睜開眼睛,裡面一片清明,毫無睡意。

廁所里,蘇雨菲換上簡單的白色體恤和牛仔褲,站在鏡子前撩起頭髮準備綁成馬尾,露出了一大片草莓地,一直延伸到她的下巴線的位置。

蘇雨菲先是羞紅了臉,而後便是氣悶,拿手把頭髮重新撥下來,往前面遮了遮,還是很明顯……

「這樣我要怎麼去上班啊?」蘇雨菲哭喪著臉,朝鏡子湊近,手指在草莓上摸了摸,「真是的,以前種草莓沒這麼狠的啊,要多久才能消掉啊……」

微疼的觸感襲來,蘇雨菲莫名又想起了昨晚,整個跟在沸水裡煮過似得,紅的不行不行的,隨之而來的就是逼得她透不過氣的愧疚感。

這麼做,對他的妻子真的太不公平了。

蘇雨菲想了想,決定一會兒偷偷帶著七寶離開!

想通了之後,蘇雨菲小心的擰開了廁所的門……

薄邢承架著胳膊就站在門前,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徑自走進了廁所,啪,甩上門。

蘇雨菲扯了半截的嘴角瞬間塌了,抱著頭晃來晃去,不管了,明明是自己受欺負了,為什麼他要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蘇雨菲在脖子上纏上一塊絲巾,走出房門,下樓。

蘇七寶坐在餐桌前,朝她招手,「媽咪。」

「七寶,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呀?」蘇雨菲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又拿手捏了捏,感嘆,手感真好。

「恩,睡得很好。」蘇七寶叉了一塊雞蛋塞進蘇雨菲的嘴裡,「媽咪,你嘗嘗,李奶奶做的早餐比你做的早餐好吃好多哦。」

「你竟然嫌棄……」蘇雨菲嚼了兩下,嫩滑的雞蛋順著喉嚨滑下,驚喜道,「好吃!」

蘇七寶笑眯眯的點點頭,「媽咪,那我們是不是能在爸爸這裡住啊?」

「好啊。」蘇雨菲自顧自的拿著叉子又叉了一塊雞蛋餅放進嘴裡嚼,然後被噎住了,問道,「七寶,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

蘇七寶用嫌棄的眼神斜了自家媽咪一眼,用陳述的語氣道,「媽咪,你知道單親家庭長得孩子是有心理缺陷的嗎?很多走上歧途的人都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媽咪,我不想走上歧途,那樣就是壞孩子了。」

「……」蘇雨菲有點心酸,之前學校的老師就找過她,因為七寶沒有爸爸的緣故,在學校里經常遭受排擠,還為了這個跟同學打過架。

「你真的想住在爸爸這?」蘇雨菲咬咬牙,打著商量的語氣道,「那周一到周五你住在爸爸著,周六周日媽咪再來接你過去,好嗎?」

蘇七寶不明白的歪了歪頭,「媽咪,一家人不是要住在一起的嗎?是不是爸爸欺負你了?」

「……」他是欺負了,蘇雨菲暗自腹誹,表面上卻不露神色,只是輕聲細語的解釋道,「因為媽咪和爸爸上班的地方不一樣,所以不能住在一起啊。」

「哦……」蘇七寶拖著長音,猛地問道,「爸爸,是這樣嗎?」

蘇雨菲一扭頭,薄邢承正坐在主位上,淡然自若的吃著早點,聽到蘇七寶問他的問題。

薄邢承拿紙巾優雅的擦了擦嘴,對蘇雨菲道,「衣服準備好了,你去換一下,待會兒跟我一起去公司。」

「啊?」蘇雨菲錯愕,指著自己的鼻子,「我跟你一起去公司?」

薄邢承冷漠道,「以後你就是我的貼身秘書。」

「啊?」蘇雨菲不可置信的瞪著他,「憑什麼!」

薄邢承臉色微沉,「李嫂,帶她去換衣服。」

李嫂急忙拉住要反抗的蘇雨菲,沖她使眼色,要是激怒了大少爺,後果不堪設想。

蘇雨菲感覺腰突然一陣酸疼,扁扁嘴,不甘願的跟著李嫂上樓換衣服去了。

等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之後,蘇七寶跳下椅子,咚咚咚跑到薄邢承的面前,仰著小臉,盯著他看,也不說話。

薄邢承挑高了右眉,跟他沉默對望。

畢竟年紀還太小,定力不夠,蘇七寶先沉不住氣了,嚴肅道,「爸爸,你要是對媽咪不好,我就認陳叔叔當我爸爸!」

「陳叔叔?」薄邢承沒想到自己會對一個只聽了兩遍的名字充滿了敵對感,該死,這個姓陳的到底什麼來頭?

「恩,陳叔叔對媽咪可好了,媽咪胃疼的時候,陳叔叔都來家裡給媽咪做吃的,還給喂葯,每次都是等媽咪睡著了之後才走的。」蘇七寶掰著手指頭,「陳叔叔偷偷的問過我,願不願意讓他當我爸爸……」

薄邢承皺眉,「她胃不好嗎?」難怪身體一下瘦了這麼多。

「是啊。」蘇七寶抓著薄邢承的手,小臉皺在一起,「阿婆說,媽咪因為生七寶落下了病根,身體要很久很久才會好,媽咪真的很辛苦,好多人都看不起媽咪,說她是從監獄里出來的,不是好人……」

蘇七寶說著眼淚嘩嘩的往下淌,抱著薄邢承的大腿大哭不止,像是壓抑了很久似得。

薄邢承喉嚨澀澀的,抬手在蘇七寶的小腦袋上摸了摸,動作有些不自然,他擲地有聲道,「別怕,有爸爸在,沒人敢欺負你媽咪了。」

「恩。」蘇七寶抽抽鼻子,哭的更大聲了。

蘇雨菲聽見哭聲急忙下樓,一把抱住兒子,怒瞪薄邢承,「你幹嘛了?」

「……」薄邢承。

「誰都不能欺負我兒子!」蘇雨菲聲音驟然調高,「你是他爸也不成!」

薄邢承涼颼颼的飄出一句,「蘇雨菲,你哪隻眼睛看我欺負七寶了?」

「你!可惡!」蘇雨菲沒見過這麼臉皮厚的人。

「媽咪。」蘇七寶緩過勁來,拍了拍蘇雨菲的肩膀,「你弄錯了,爸爸沒欺負我。」

「……」蘇雨菲。

喜歡別忘記點下下面的小紅心本書會被更多人看到,訂閱本號會持續更新,關注微信:guixiaoshuo9 回複數字 105可以直接全部看完整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孩子親爸找來欲搶回孩子,女子以命相搏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