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劈腿閨蜜,一心復仇的她竟做了男友哥哥的小三掌握全家財產

男友劈腿閨蜜,一心復仇的她竟做了男友哥哥的小三掌握全家財產

凌宸軒兩秒的反應時間,大概知道什麼情況了,「二十分鐘,等我。」

「恩,我去收拾行李。」沈笑菲聽到凌宸軒的回答,雖然是很平靜的語氣,但是此刻對於自己來說就是溫暖。

十五分鐘后,沈笑菲拎著行李下樓。

「呦呵,速度還挺快啊,你未來老公要騎自行車來接你嗎?你這個行李箱可往哪放呢?」蘭曉藝不屑地看著沈笑菲。

「哈哈,我都好多年沒有見過自行車了。」蘭婉華配合著蘭曉藝,誇張地笑道。

「你們別太放肆了,我以後要過得讓你們羨慕嫉妒恨。」沈笑菲氣狠狠的說道,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哎呦,我好怕怕啊,宇冰,好怕呢。」蘭曉藝撒嬌地依偎在凌宇冰懷裡,在沈笑菲面前秀恩愛。

凌宇冰很配合地摟住蘭曉藝,仇恨的目光看向沈笑菲,「沈笑菲,我能給曉藝的,你的男人未必能給你。」

「凌宇冰,話不要說得太大了,你們凌家做主的可不是你。」也許剛才凌宸軒‘等我’那兩個字,沈笑菲的底氣十足。

「切,難不成你要嫁給我大哥不是?」凌宇冰輕蔑了一眼沈笑菲。

「有問題嗎?」

突然,門口傳來聲音,因為所有的人都針對沈笑菲,完全沒有注意到家裡保姆早已經打開門。

凌宸軒就在站門口,目光怒視著客廳里,他的身後跟著助理邢覓。

「凌,凌,凌大少,你怎麼來了?」蘭婉華問道。

凌宸軒邁著優雅的步伐走進客廳里,助理邢覓跟隨其後。

「哥,你怎麼來了?」凌宇冰看見凌宸軒那高冷的氣場,腦子裡一下子也懵了。

蘭曉藝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了,見到凌宸軒真人,還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在報紙媒體上看到他。

「軒少,您的光臨,是我們家的榮幸啊。」沈正清說著,起身上前,伸出手示意問候。

凌宸軒看了一下沈正清停留在半空的手,並沒有伸手的打算,嘴角微微上揚,「我並不覺得是榮幸。」

剛才客廳里的對話自己全部聽見了,看來他們一直活得太滋潤了。

「軒,軒少,您來我們家,是祝福我和宇冰訂婚的嗎?」蘭曉藝完全不在乎姑父的表情和舉動,主動貼上去問候。

「是啊,哥,今天訂婚儀式上,你都沒來。」凌宇冰也是這樣猜想的,目前他只管理南嶺帝國旗下貿易公司,而大哥管理的是整個帝國集團。

凌家的很多事情,除了老爺子會提出一些意見外,所有的決定權,還是在大哥手裡,所以對大哥恭敬,是凌冰宇必須要做到的。

「凌家的訂婚儀式是隨便改的?」凌宸軒兇狠的眸光看向凌宇冰。

「我……」凌宇冰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他確實沒有經過家裡人同意,將沈笑菲改成了蘭曉藝。

看見凌宇冰有些為難,蘭婉華立馬湊上前去,「軒少啊,再怎麼說,曉藝以後嫁到你們凌家,我們就是親家了,大家應該互相幫助才是啊。」

「是啊是啊。」沈正清附和著說道,手才不自然地垂下去。

凌宸軒看著四個人虛偽的面孔,懶得搭理,轉頭看向身邊的沈笑菲,「收拾完了嗎?」

沈笑菲抬頭,對視上凌宸軒的目光,點點頭。

邢覓看到凌宸軒的一個眼神,就明白了,立馬拿過沈笑菲的行李,向門口走去。

這下,眾人的目光開始疑惑了。

「沈笑菲,你要嫁的人,就是他?」蘭曉藝第一個問道。

「不,這不可能。」蘭婉華完全不相信,凌宸軒的新聞不止是單身少女關注的話題,自己也關注過,他從來不靠近女人,什麼時候和沈笑菲接觸上了?

「怎麼?有疑問?」凌宸軒側過臉,看向蘭曉藝。

看到凌宸軒那殺人的眼神,蘭曉藝立馬搖搖雙手,「沒,沒。」

「哥,她有什麼好的?你怎麼會打算娶她?」凌宇冰眼底全是生氣。

「她在你心中不好,不過。」凌宸軒停頓了一下,「在我心中好。」

「哥。」凌宇冰想要勸阻,走上前去,站在大哥身邊,怒意的目光盯著沈笑菲,「我雖然不知道你迷戀這個女人什麼,但是她真的不適合你。」

「我的事情,輪到你來教了?」凌宸軒全身散發著冷氣,怒意也從眼眸中看向凌宇冰。

「不是,我不敢。」凌宇冰立馬恭敬地說道。

「那就滾回去,帝國貿易你要是管不了,我可以讓別人接手。」凌宸軒訓斥道。

凌宇冰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蘭曉藝怕凌宇冰會衝動,趕緊上前去把凌宇冰拉走,自己以後還要靠凌宇冰來養,要是凌宇冰沒有了貿易公司的地位,那自己可怎麼活啊?

這些人的嘴臉沈笑菲剛才就見識過了,此刻也沒有什麼好驚訝的。沈笑菲從包包里掏出戶口本,寄給凌宸軒,說道,「這是戶口本,不過我們家,不願意出嫁妝錢。」

第四章 一定要鎖門,對,鎖門

凌宸軒接過沈笑菲的戶口本,這一刻,他知道她已經同意嫁了。

「不需要嫁妝錢,我凌宸軒的女人,我養活一輩子。」凌宸軒的語氣是有平時的冷漠,卻多了一份對沈笑菲的溫柔。

眾人獃滯,看著凌宸軒和沈笑菲,尤其是看著沈笑菲,恨意在心裡直線上升。

「那個,雖然我們沒有出嫁妝錢,不過既然嫁入豪門了,是不是該給我們沈家彩禮錢呢?」蘭婉華立馬說道,怕兩人走後就沒有機會了。

「你和她有血緣關係嗎?」凌宸軒目光直接注視向蘭婉華。

蘭婉華嚇得打了一個寒顫,顫巍巍地回答,「沒,沒有,不過,我老公和她有血緣關係。」

蘭婉華說著,目光看向沈正清,使眼色,示意沈正清問凌宸軒要彩禮錢。

沈正清不敢開口,凌宸軒的為人和商場手段,他再清楚不過了。

「那就等我把沈家的小型物流公司收購了,再來問我要吧。」凌宸軒說完,看向沈笑菲,語氣變化緩和了一點,「我們走。」

眼看凌宸軒要走出門口了,沈正清立馬喊道,「軒少,我們不要彩禮錢,希望您,不要收購我的公司。」

蘭婉華和蘭曉藝也不敢說話,一家人都靠著物流公司的經營生活呢,要是沒有那個公司,就真正沒有收入來源了。

邢覓早就將行李放好在車上了,看到凌宸軒和沈笑菲坐進車裡,才發動引擎,車子緩緩離開。

車裡的氣氛很尷尬,凌宸軒和沈笑菲都沒有說話,邢覓也只能通過後視鏡看兩眼後排的人,繼續開車。

楓樺山莊,一棟唯美現代建築的高級豪華別墅,屹立在一片綠茵叢林中。

邢覓將車停在院子里,凌宸軒和沈笑菲下車。

「這裡是?」沈笑菲看著從未見過的豪華建築,問道。

「以後就住這裡。」凌宸軒沒有回答沈笑菲,而是直接宣告。

柳媽從別墅里走出來,看見凌宸軒,急忙恭敬問候,「先生,您回來了。」

「恩。」凌宸軒應了一聲,看見邢覓從車裡搬下行李,隨後冷漠地說,「把這些行李拿到卧室去。」

「好的,先生。」柳媽回答完,看了一眼沈笑菲,點頭示意表示問候,隨後和邢覓將行李拿進別墅。

「這是你家?」沈笑菲問,凌宸軒不住在凌家大宅,自己是知道的,凌家三個兒子雖然在大宅里有住所,但是都在外面有自己的別墅和公寓。

凌宸軒轉頭,看向沈笑菲,「以後,也是你的家。」

說完,凌宸軒就向別墅里走去,沈笑菲趕緊追隨腳步跟了上去。

晚飯間,沈笑菲和凌宸軒面對面坐著吃飯。

「那個。」沈笑菲不知道該怎麼說。

「嗯?」凌宸軒一邊吃飯,一邊應了一聲。

「我爸說彩禮錢他不要了,所以,就別收購沈家的公司了,可以嗎?」沈笑菲是請求,沈家公司一旦被收購,沈家就會面臨困境,到時候蘭婉華和蘭曉藝肯定會來找自己的。

凌宸軒沒有說話,她在沈家的生活自己早就聽說過,只是在沈家人把她趕出家,她居然還幫他們說話。

許久沒有聽到回答,沈笑菲放下筷子,看著凌宸軒,眼裡有認真,也有自己單純的想法。

「昨晚雖然是一場意外,但是我認命了,我願意嫁給你;凌宇冰很早以前就背叛我了,我也沒有對不起任何人,那個家,有那個女人和蘭曉藝的存在,我以後是回不去了;所以,就讓昨晚的意外成為一個新的開始,我不再愛凌宇冰,不想和那個家的任何一個人有瓜葛,你,能答應我嗎?算是我們結婚前唯一的一個請求。」

昨晚,在沈笑菲眼裡是一場意外,但是對於凌宸軒來說,全然不是。

「好。」凌宸軒回答,「我放過沈正清。」

沈笑菲眼裡迷起一層霧水,心裡對凌宸軒有些感激,為那個曾經稱呼了二十多年的父親做最後一件事,希望他以後自己安好。

吃完飯,凌宸軒帶沈笑菲來到二樓的主卧室。

「休息吧,我去書房。」凌宸軒說完,就打算離開卧室。

「那,你今晚,還進來嗎?」沈笑菲有些緊張,想起昨晚的一幕,有些害怕,這裡畢竟是凌宸軒的地盤。

「很多工作,估計沒有休息時間。」凌宸軒扔下不算回答的回答就離開了。

沈笑菲認真想了一下,隨後,嘴角有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洗完澡躺在大床上,沈笑菲覺得很舒服,不管是質感和柔軟度,很快讓她進入了夢鄉。

書房裡,只聽到鍵盤的敲擊聲,凌宸軒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電腦屏幕,那一串串的英文字母和繁雜的數字,卻讓凌宸軒精神百倍,也許幾個鍵盤敲下去,南嶺帝國就會進入九位數的資金。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度過,凌宸軒輸入完最後一個客戶郵件,按下發送鍵后,整個緊繃的狀態才慢慢卸下來。

慵懶地靠著旋轉真皮座椅,凌宸軒點燃一支香煙,目光看向窗外。

腦子裡浮現出沈笑菲的樣子,昨晚的感覺,自己從離開酒店就一直回味。

如果說,之前是記住她的名字,那麼現在,自己是愛上了她的身體,就算沒有感情的婚姻,只要她每天晚上能給自己暖床,那也算是一種享受。

凌宸軒將煙摁滅在煙灰缸里,起身,走出書房。

自己說過估計沒有休息時間,但並沒有說過不回卧室,如今身邊有這麼大的一個獵物,作為饑渴的人來說,怎能不去捕捉呢?

……

早晨,當沈笑菲醒來,凌宸軒已經不在卧室了。

沈笑菲抓過旁邊的睡衣穿上,走進浴室里,看著身上昨晚他留下的痕迹,臉上有些羞澀。

那個男人就是混蛋,說好沒有休息時間的,趁自己睡著了就進來了,下次自己一定要鎖門,對,鎖門。

匆忙沖了一個澡,沈笑菲換了一件灰白色的棉質裙子,化了淡妝,走下樓。

「沈小姐,早。」柳媽看見沈笑菲下來了,急忙問候。

「恩。」沈笑菲也帶著笑意回答柳媽,一個眸光望過去,就看見凌宸軒坐在餐廳里,等待自己吃早餐。

走過去,在餐桌前坐下來,沈笑菲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想起昨晚的事情,就覺得尷尬,第一次是意外,那第二次呢?這個男人真是個惡魔。

注意到沈笑菲坐下來了,凌宸軒將手裡的財經報紙放在一邊,開始吃早餐。

「吃完飯,去領證。」凌宸軒簡單地說道,聲音沒有對待別人那麼冷。

「哦。」沈笑菲應了一聲,拿起勺子準備喝粥。

「戶口本,我會讓邢覓送回去,我今天公司還有事,下午,讓柳媽陪你出去買衣服。」依舊是淡淡的語氣。

「哦,不用讓柳媽陪我去了,我找許諾吧,許諾是我好姐妹,讓她陪我吧,以前我們都是一起逛街的。」沈笑菲連忙說道。

既然以後跟在凌宸軒身邊,那品味肯定要提高了,就算自己不想買衣服,可是凌宸軒那關是通不過的,豪門中女人的鬥爭自己也是清楚的,出去要是出醜丟人,那可是在丟凌宸軒的面子。

「恩。」凌宸軒算是默許了。

一個小時后,凌宸軒和沈笑菲從登記大廳走出來,凌宸軒手裡拿著兩個戶口本,沈笑菲手裡拿著兩個紅本本。

「我們,就這樣,結婚了?」沈笑菲直到現在還不相信。

「以後,稱呼要改了。」凌宸軒扔下一句話就向車旁走去。

自己依稀記得昨晚,她叫著自己的全名,都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那需要稱呼自己全名嗎?

沈笑菲半天反應不過來,看著凌宸軒走遠,心裡還想著,要稱呼什麼呢?軒?老公?親愛的?

等腦子裡轉過彎來,沈笑菲看見凌宸軒已經上車了,急忙向車旁快速走去。

邢覓開著車回楓樺山莊。

「中午自己在家裡吃飯,我一會回公司。」凌宸軒說。

「恩,你忙你的吧。」沈笑菲沒有什麼意見,既然已經結婚了,而且知道他是南嶺帝國的總裁,那就應該諒解他。

「車庫裡有車,鑰匙在柳媽那裡,你下午自己出去。」凌宸軒說著,遞給沈笑菲一張至尊黑卡,末了,還補充道,「有事給我打電話。」

沈笑菲有些不知所措,「我身上還有錢,買衣服夠了。」

「能娶你,就養得起你;想買什麼,隨便買。」凌宸軒沒有收回卡,繼續微笑。

沈笑菲還是小心翼翼地接過了卡,她的積蓄,只夠買國內的品牌衣服,至於國際名牌女裝,可能,還需要這張黑卡。

中午,沈笑菲吃完午飯,就打電話和許諾約了下午三點逛街。

沈笑菲開著一輛騷包的跑車停在國際商場門口,剛下車就引來周圍人的注意。

沈笑菲也是無奈,車庫裡最低調的車就屬於這個了,其他高端甚至限量版的車自己根本不敢開,沒想到這輛車開出來還是吸引了人。

「哇,菲菲,這麼一輛高級跑車,我一生賺的錢估計都不夠買這個。」

許諾打量著這輛車,突然想到什麼,立馬將目光轉移到沈笑菲身上,「你說你結婚了,是怎麼回事?昨天凌家的訂婚儀式,主角怎麼變成蘭曉藝了?菲菲,短短几天時間,變化好大啊。」

太多的問題,沈笑菲不知道如何解釋,只能找了一個咖啡廳,坐下來慢慢和許諾解釋。

當許諾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聽完沈笑菲講述的所有事情時,許諾終於鼓起勇氣說道,「菲菲,好樣的。」

沈笑菲看著許諾,等待她接下來的評價。

「凌宸軒和凌宇冰比起來,相差太大了,嫁給凌宸軒,比凌宇冰好一百倍,再說了,是凌宇冰先對不起你的,他選擇了蘭曉藝,以後有他自己的報應。」

許諾詳細分析著好姐妹的狀況,「菲菲,既然嫁給了凌宸軒,就和他以後好好生活,凌宸軒在我們女人心目中的形象還是不錯的,他不是花花公子,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聽許諾這麼一說,沈笑菲心裡似乎打開了一扇門,美好幸福的生活好像在向她招手。

「恩,我也決定了,忘掉凌宇冰那個渣男,他不值得我留戀,還有蘭曉藝和那個女人,她們霸佔了我的家,喜歡住別墅,就讓她們住去吧,反正楓樺山莊比沈家別墅好很多。」

沈笑菲堅定地說道,隨後想到了什麼,那股逞強的氣場有點下降。

「雖然我和凌宸軒現在還沒有感情,不過他對我還不錯,還有他的助理邢覓和管家柳媽,都對我很恭敬,我想,以後生活在他身邊,應該是幸福開心的吧?」

「哎呀,菲菲,你就放心的啦,一定會幸福的,你現在是凌宸軒的老婆,凌家的大少奶奶耶,就這個名分,整個江城市的人都要仰慕你,再加上凌宸軒以後對你的好,幸福吧你。」許諾擺擺手,給沈笑菲講解著。

「恩,反正我要像以前開心地生活,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到,沒有凌宇冰,我照樣可以開心生活。」沈笑菲說。

「是呢。」許諾很認同沈笑菲的話,「對了,菲菲,這麼一算,你,好像還是凌宇冰的大嫂呢,凌宇冰和蘭曉藝,都應該稱呼你為嫂子吧?」

沈笑菲感覺自己都要笨死了,這麼樂呵的事情,居然一直都沒有發現。

「是的,凌宇冰,蘭曉藝,以後我就是他們的大嫂了。」沈笑菲一字一句說出口,這樣的頭銜,自己很滿意,傷害自己的人,最終還是低了自己一等。

「哇哈哈,我現在就可以想象得到,他們倆叫你大嫂時的樣子,太好笑了。」許諾已經忍不住笑了。

「不過短期時間內,我還不想見到他們,等凌宸軒要帶我回家去見他家人時再說吧。」沈笑菲去過凌家幾次,但是都沒有見到凌家二老,二老一直在國外度假,凌家的大小事都是凌宸軒決定,上次自己和凌宇冰的訂婚儀式,也是凌宸軒同意的。

「恩。」許諾應聲,之後又問,「對了,菲菲,你結婚的事情,告訴慕子謙了嗎?」

瞬間,沈笑菲有種心臟爆炸的感覺。

慕子謙,那個封存在自己內心深處的人,還沒來得及告訴他。

南嶺帝國總裁辦公室.

凌宸軒端正地坐在辦公桌前,手裡拿著一個陳舊的小長方形胸牌,上面清晰地寫著「名爵中學初一3班沈笑菲。」

腦海里回憶過一幕幕,校園裡,那個冒失鬼,她去安慰慕子謙……

回憶結束,凌宸軒腦海里還停留著"幕子謙"三個字,眼中不期然地多了一抹冷厲。

喜歡請點贊,關注本號會持續更新,後續精彩內容請添加關注微信號: guixiaoshuo9 回復 142 就可以直接全部查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男友劈腿閨蜜,一心復仇的她竟做了男友哥哥的小三掌握全家財產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