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被抓,保安一人去工廠救人

同事被抓,保安一人去工廠救人

陳昊在和兩姐妹花去吃麻辣燙,點好菜,就在陳昊準備嘗一嘗的時候,兜里的電話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是小狗的電話。

「小狗,你們回去了?」陳昊問道。

「哈嘍,你的朋友在我們手裡,九點之前到城郊化工廠,如果你不來,那麼你的朋友們就看不到明天太陽。」

電話說完就掛斷了,陳昊聽出來這個人就是大光頭,沒想到對方竟然綁架了小狗他們。

「嘎嘣!」

握在手裡的筷子直接被陳昊折斷了,看的身邊兩女一愣,這可不是一次性筷子,而且看到陳昊臉上的表情,就知道有事兒發生。

「怎麼了?」林幽姐妹倆同時問道。

陳昊只是剎那間的失態,馬上就恢復了正常,臉帶著微笑說道「沒事兒,推銷業務的,真煩人!」

林幽看了一眼林菀,二人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不相信」三個字。

陳昊知道大光頭是沖著自己來的,顯然是他讓莫尹聰、大光頭沒了面子,現在人家這是找場子。

可是他們不該拿小狗等人威脅自己,叢林看著自己兄弟們一個個倒下,那一刻他就發誓不會在讓身邊人受到傷害。

「我突然想到有點事兒還沒辦,你們先吃,我走了。」陳昊站起來說道。

他想陪著二女吃完飯,避免二人胡亂猜測,甚至是添亂,可是想到那些兄弟處境危險,他怎麼也也坐不住了。

林菀看著陳昊,猜測的問道「剛電話跟莫尹聰有關?」

不得不佩服林菀敏銳性,從一個電話跟之前事情就猜測出了打電話的人,不過陳昊可不會傻得跟她說,因為他要用他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兒,他要讓對方以後都不敢招惹自己。

「什麼莫尹聰亂七八糟,我要回公司去拿東西。」陳昊說道。

「拿東西?非得現在?什麼東西?」林菀追問道。

「大姐,我不是犯人,也沒必要告訴你,而且你真的想知道?」陳昊說完嘴角掛起一絲曖昧的笑容。

「瞎說什麼呢!趕緊走你的!」林幽瞪了陳昊一眼,顯然對於他跟自己妹妹說話態度很不滿。

陳昊聽到林幽的話,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留下滿肚子疑惑還沒問的林菀,還有眼神有些深邃的林幽。

「姐,你怎麼不留下他,明顯他就是找借口,萬一出事兒怎麼辦?」林菀帶著一絲怒意責怪著自己姐姐。

林幽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林菀說道「你逼問他有用?如果你想知道,不如我們現在跟著他,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什麼叫我想知道。」林菀一副不在乎的說道,然後馬上又問「我們現在過去?」

「你怎麼這麼關心他?」林幽眼帶笑意的說道。

「哪兒有啊!趕緊走啦,我是怕他還沒當成我姐夫就被抓進去。」林菀臉色緋紅,難得露出小女人的撒嬌狀說道。

「瞎說什麼,不說點好聽的,他要真遇到什麼麻煩,就是你這個烏鴉嘴說的。」林幽雖然對陳昊很討厭,但是也不希望他出什麼意外,畢竟還要繼續靠著他假冒男友。

而且當著自己妹妹的面前,她也要裝出一副在乎陳昊的模樣,不然早晚被這個當警察的妹妹拆穿不可。

在林菀的催促下,二人走出了麻辣燙小吃街,正好看到陳昊上了一輛出租,二人快速的上了林幽車,開始了跟蹤。

林幽第一次跟蹤別人,內心除了緊張還有點小興奮,而林菀則是一臉的擔憂。

她不是害怕陳昊遇到微笑,而是害怕陳昊把對方給打死,那樣陳昊就將面臨法律的制裁。

剛才陳昊折斷筷子那一刻,她彷彿再次看到了叢林中的那個戰爭機器,殺戮果斷,那冷酷的眸子,到現在林菀都無法忘記那一晚陳昊對敵人的兇殘。

「你說他這是要去哪兒?」林菀雙眼緊盯著前邊出租問道。

「我怎麼知道!」林幽專心的開著車回答道。

「你怎麼做別人女友,什麼都不知道?」林菀扭頭帶著一絲疑惑看向自己姐姐問道。

林幽眼睛一閃而過的慌亂,不過馬上假裝生氣的說道「你怎麼跟我說話呢?我是你姐姐,我搞對象也需要你來管?」

「人家關心你,不知好歹,哼!」林菀說完扭頭繼續盯著車,再也不跟自己姐姐說一句話。

陳昊此刻看著手機,又看了看身後一直跟著的汽車,撥通了一個未保存姓名的電話。

「嘟、嘟、嘟··誰?」電話另一頭傳來一個深沉的聲音。

「陳昊。」

「什麼?陳昊?你終於聯繫我了!」剛還帶著一絲陰沉的聲音,此刻卻激動的說道,反差倒是很大。

「需要一把弓箭,郊外化工廠。」陳昊說完掛斷了電話。

司機看了一眼陳昊,不明白這大晚上的拿弓箭做什麼,不過看著陳昊那張嚴肅的面容,也忍住了好奇。

計程車停在了一處破舊的小區,陳昊下車向小區裡邊走去。

「姐,你在這裡等我,我去跟蹤他!」林菀自信滿滿的說道,自從上次叢林回來,她對自己加強訓練,跟蹤人那是信手拈來。

「好的,你注意安全,那小子··別讓他出事。」林幽本想說那小子很下流,可是想到現在她跟陳昊的關係,只好改口說道。

「行了,放心吧!」

林菀自信滿滿的跟了上去,可是當她進入破舊的小區,哪裡還有陳昊的身影,除了跳廣場舞的大媽,遛狗的白領,陳昊彷彿憑空消失一般。

陳昊騎在小區牆頭,看了一眼跟過來的林菀,嘴角一笑一縱身翻了過去,靈巧的彷彿一隻夜貓。

打了一輛車,朝著郊外化工廠駛去。

三十多分鐘的路程,下車的時候司機怪異的看著陳昊,四周一片荒涼,除了一個化工廠,幾乎就沒有任何建築物,連個活人都沒看到。

不等陳昊關上車門,司機一掛倒檔,一個甩尾,一溜煙消失在了夜色中,合著把陳昊當劫匪了。

「嗡~」

一陣摩托的轟鳴聲,一聽就是那種大排量的趴賽。

黑色的機車服,帶著一個墨綠色的頭盔,外加摩托的燈光,配合上四周的環境,酷中帶著一絲詭異。

「你還知道聯繫我?」摘下頭盔,露出烏黑的秀髮,如果不是聲音,一定會認為是長發飄飄的美女。

「東西帶來了嗎?」陳昊冷漠的問道。

「給!」

烏黑色的弓身,那帶著彈性卻堅硬的弓弦,手感也恰到好處,眼前這把反曲弓可是重磅的反曲弓,比複合弓攻擊力還大,而且如果你臂力夠強,能拉開弓弦,那麼射速也是複合弓一倍。

一桶箭,箭頭都是鋸齒,一旦射進身體就很難拔出,這樣是有效的阻止了目標的行動力。

「需要我幫忙嗎?」看著陳昊,摩托男雙眼帶著一絲期待問道。

「不需要,你可以走了。」陳昊說完轉身向化工廠走去。

「隊長,我還想跟你並肩作戰。」摩托男帶著一絲哀求說道。

「你不再是神槍手林棟,你不再是一個兵,你現在只是一個射擊俱樂部的老闆,不要蹚渾水,這是我作為隊長最後一條命令。」

陳昊說完拿著弓箭,朝著化工廠疾奔過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而摩托男愣了,久久未緩過神。

神槍手林棟,曾經震驚華夏甚至全球特種兵大賽的人物,此刻卻像一個孩子般落寞的離開。

射擊精準、速度僅次於當年全球特種兵大賽被譽為特種兵王,而那個特種兵王就是他的隊長。

「哥幾個,給我看好了這幾個人,小崽子敢惹我,不是想管閑事兒?」

剛接近工廠,就聽到裡邊的謾罵聲,這聲音正是給他打電話的大光頭,沒有了之前的低聲下氣,又彷彿起初那般猖狂。

「光頭哥,要我說直接一人打斷一條腿得了。」小光頭在一旁惡狠狠的說道,剛才這群人可是仗著有個能打的,沒少踹自己光亮的腦門。

「你懂個屁,等那個能打的來,我要一個一個當著他面打斷腿。」大光頭兇狠的表情,配上那滿臉橫肉,倒是有些大混混的模樣。

「那麼那個能打的咋對付?」小光頭問道。

「當然是打斷腿跟腳嘍,既然他那麼能打,我就讓他以後一輩子沒法動手。」大光頭得意的說道。

「還是光頭哥厲害。」小光頭拍著馬屁說道,然後扭頭看向那群被捆綁在一起的保安說道「你們既然不說這小子來歷,一會兒別怪哥哥我下手狠。」

陳昊觀察著工廠內的環境,十幾號人圍坐在一起,中間被捆綁在一起鼻青臉腫的正是小狗等人,而工廠門口只派了四個把守的,陳昊不得不說對方真的很自信。

躲避在工廠角落,四支箭搭在弦上,瞄準著四個把門的,調整一下自己的呼吸,陳昊此刻盡量讓自己感受著風速,就在眨眼的那一刻,四支箭齊發!

三箭齊發已經是最高水平,四箭齊發已經沒人能辦到,這也是為何林棟僅次於陳昊的原因。

下一秒,伴隨著四聲痛吟,四支箭分別插在四個看門的腿上,精準無比!

「有人!小光頭你帶人去看看,其他人看住這幾個保安。」大光頭說道。

「來的正好。」

陳昊已經走到了大門位置,這次是一支箭一支箭的射出,但是速度幾乎是眨眼的功夫,而每一次都有一個人倒地,命准率百分百。

小光頭是最倒霉的一個,看著眼前一個個都躺下來,就在他扭頭要跑的時候,頓時感覺屁股一陣疼痛,用手一摸,全部是血,當場就嚇得趴在地上不敢動彈。

「媽的,你把弓箭放下,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他們!」大光頭看清工廠門口的人,正是那個火鍋店能打的男子,頓時威脅道。

弓依然我在手上,箭依然在弦上,弦慢慢的拉開,沒有因為大光頭的話而妥協,下一秒弓箭再次射出。

「咻~~」

「啊!」

弓箭的破空聲,人的疼痛的聲音,等眾人反應過來,大光頭身旁一個男子已經躺在了地上,肩膀上的弓箭從前直接穿到背後,那鋒利帶著鋸齒的箭頭上帶著鮮血跟碎肉。

看著就讓人有一種背後生寒跟作嘔的衝動。

弓箭沒有停歇,此刻的陳昊如同神射手一般,眨眼的功夫他能射出一箭,而且每一次都會有人中箭。

這樣的感覺,讓一些心理素質差的人已經慢慢退後了腳步,只留下大光頭跟幾個人死撐著。

「媽的,你當我是放屁嗎?你再敢射,我就殺了他!」大光頭說著拿出一把西瓜刀,壓在了一個保安脖子上。

「動一下,我射爆你的頭,而且在你揮刀的時候,我就能射死你!」陳昊聲音冰冷,卻不容置疑。

「你嚇唬我?」大光頭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後續,請加薇信:夢想書城,回複數字:1045

本故事純屬虛構,書名:《特種教官混都市》

歡迎訂閱↓↓↓查看每天最新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同事被抓,保安一人去工廠救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