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裸胸閱讀,你敢嗎

情感故事:裸胸閱讀,你敢嗎

(圖片來自網路)

口述\卓琳  整理\芨芨草

裸胸閱讀

2012年秋天,我追隨男友陳凱來到了美國紐約。陳凱上的學校是有名的哥倫比亞大學,而我最終,只爭取到了紐約城市大學。為此,我一直很難過。陳凱安慰我,只要我再努力一些,過不了多久,就可以考入他們學校的,而且,我們倆個人能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這最後的理由,化解了我的心結。我也記得陳凱說過,他不喜歡他的女人比他強。所以,我安了心在城市大學上學。

2013年春節,我們一起回國內過年。本來陳凱不想回來的,可是我很想爸爸媽媽。他心疼我,就陪我回來了。可是他也警告我,到了美國,就要學會獨立,不能凡事老想著爸爸媽媽了。何況,咱們還是兩個人呢,別人都是單槍匹馬的。

我噘了噘嘴,沒有說話,從心裡也認同了他的說法。春節后,陳凱從一開學就很忙。他說他在的學校優秀的學生太多,他的壓力很大,所以只有拚命去讀。我們原來每個周末都能見面,可是過完年後,我們2個月才見了3次面。這讓我獨孤而難過。

可是,我沒有辦法,誰讓我的成績沒有他好呢!我決定努力,再努力,爭取早日考入他的學校,和他作伴。我把時間都放在讀書上面,課餘就泡在圖書館里。

5月開始的一個周末,跟我關係比較好的同學馬利亞悄悄又興奮地對我說,她明天要參加一個閱讀活動,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想起昨天才打電話給陳凱,他說這周沒有時間見面,於是我答應了馬利亞的邀請。周六一早,我們在學校門口碰面。馬利亞帶著我跳上一輛巴士。在車上,我問她是什麼樣的活動。她神秘地笑了,說到了你就會知道的。

下車之後,馬利亞帶我來到一個公園裡,那裡有成片的青草地。青草地上,有一群女孩子三三兩兩在交談著。這綠色讓我欣喜,可是接下來,她們的活動卻讓我驚愕。

馬利亞所說的活動,居然是集體脫去上衣,裸露上胸,坐著或者躺在草地上安靜看書。她們把這活動叫做「裸胸閱讀」。我差點暈倒。她們這也忒先進了吧?看書怎麼看不好,還得來個「裸胸閱讀」?我一邊說著NONONO,一邊飛快地想逃離。

馬利亞追了上來,跟我解釋。她說,她們只是希望能像男人一樣解放上半身,在公共場合或者大自然中,沒有限制,沒有束縛地沐浴陽光。這樣做沒有錯。

馬利亞還說,紐約的法律規定,女性在公共場合中,敞胸露乳是合法的。我驚訝。馬利亞說,是的啊,所以你不要覺得這是犯法的事。

我說,即使不犯法,可是這也違背常理,會讓人看笑話。馬利亞說,咱們沒有幹壞事,而且,閱讀是文明的行為,怕什麼呢?

我發覺我的思維跟馬利亞是不同的,所以我不想再同她爭辯,但我確實有自己的顧忌,所以還是沒有答應馬利亞。

最後,馬利亞無奈地說,好吧,那隨便你了。不過,你可以在一旁先看看,說不定,你會喜歡上的。何況,你現在回去自己也找不到路不是?

說完,她狡猾一笑,便往回走。我忽然發現她說的是真的。自己呆立了一會之後,我只好朝她們的方向走去。

我的愛情因裸胸而結束

我還未走近,看見已經有很多人站成了一堵牆。我透過人縫,看見剛才那些女孩子果然都裸露著上胸。她們或一人一書,或二人一本,正安靜地閱讀著。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很平靜,沒有羞澀和尷尬。一切自然而和諧。

我又偷偷地觀察了周圍的人,他們有男有女。男人會看女孩子的胸,可是目光里只有欣賞,沒有褻瀆。我發現,大多數人開始是因為女孩子的裸胸而圍觀的,可是慢慢的,他們被這種特殊的閱讀創意所吸引,漸漸融入到了其中。他們手中沒有書,可是他們眼中都是書!而且,所有圍觀的人中,沒有一個人用手機或者相機拍照!

這情景,讓我感觸頗深!我記得我曾經看過國內的一個新聞:深夜,一個女孩子在一家酒吧門口全裸,扭呢作態。而圍觀的人則忙著拍照。女孩或許是為了出名,而圍觀的人群則是看熱鬧的心理。

可是在這裡,這兩者我都看不到。我看到的是女孩子們為了追求平等,追求和男人一樣的權利而勇敢裸胸的無畏精神;我看到的是圍觀的人群那種寬容和尊重。

回去的路上,馬利亞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說,我覺得挺好的,只是,我擔心我男朋友不同意。馬利亞說,這又沒什麼,而且你也沒必要告訴他,這是你的自由。

我想也是,陳凱忙得連影子都看不見,哪裡有時間管我這事。於是第二天,我便和馬利亞一起,參加了「裸胸閱讀」。

剛開始,我還是有些不習慣,特別是脫下了上衣,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胸,要比那些外國女孩子小的得。這讓我又自卑起來。可是,那些女孩子卻沒人注意我的胸小,也許,她們的本意就不是為了比胸!

馬利亞告訴我,不要去在意周圍人的眼光,把所有心思放在閱讀上,你會得到美妙的享受。

因為是第一次,我畢竟放不開,就坐在草地上,雙手環膝,把書放在地上,頭低著看書。陽光暖暖地打在背上,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很舒服。

過了一會,背上忽然有了壓力,我抬起頭來。馬利亞笑著對我眨了眨眼睛。她把背靠在我的背上,然後又繼續閱讀。我坐久了一個姿勢,也有點僵硬,便也伸直了腿,靠著她,把書拿在手上看。

我想,每一個回家喜歡把胸罩摘掉的女人都會有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胸部確實自由舒暢。而現在,我們不止除去了胸罩,連衣服都沒有穿,那麼你可以想像,那種完全沒有阻礙、完全解放的舒服有多讓人放鬆!

在這樣的環境和氛圍里,閱讀變成了一種享受,我入了迷,掉進書里出不來,完全忘了自己是裸胸。感覺真的很美妙!我也愛上了這種閱讀,並且,我覺得自己改變了——我不再因為思念陳凱而鬱鬱寡歡,也不再因為自己的胸小而自卑。

5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我們正在城市公園的草地上閱讀。我依舊和馬利亞背靠著背。正當我們都沉浸在書的世界里時,一個熟悉的驚恐的聲音衝進了我的耳朵:「卓琳?我的天——」

我看見陳凱站在一丈外的地方,正怒氣衝天地瞪著我。我的意識其實還停留在書里,我只是覺得陳凱的臉孔很熟悉。然後,我倏的清醒,尷尬地看著他。

他一步一步走了過來,站在我面前,然後毫無預兆地打了我一巴掌,說,丟人現眼!打完后,他轉身大步而去。

我捂著火辣辣的臉,淚涌了下來。馬利亞和那些女孩子剛才也嚇傻了,直到這會,才呼的圍了過來。

馬利亞生氣地說,他憑什麼打人?我要去告他——

我拉住馬利亞,撲進她懷裡,失聲痛哭。晚上,我試著打電話跟陳凱解釋,可是他不接。我打幾次,他掛斷幾次。

最後,他給我發來簡訊,說,我一直以為你會努力追上我,沒想到你越來越墮落。既然咱們不在一個平面上了,就分手吧。

我看著簡訊,淚如雨下。但我知道分手已經無法挽回。我雖然沒有墮落,但他說的也沒錯,我們已經不在同一平面上了!

可是,我還是想見他,想跟他說清楚。我第二次去了哥倫比亞大學。第一次還是陳凱帶我來的,說讓我看看,他的學校有多好有多美。可是這一次,我知道,我也許永遠也無法再踏進這個校園。

陳凱終於見了我。他沒有我想像中的沮喪,相反,他仍然很精神。只是,他冷淡的眼神讓我覺得陌生。我語無倫次地試圖再次跟他解釋——這一次,他沒有打斷我。

末了,他說,昨天他和另外兩個同學一起去教授家,在車上聽人說公園裡有裸胸閱讀活動。本來,他也沒有興趣去看,是被兩個同學拉去的。可沒想到竟然看到我在裡面。他還問我:你知道同學怎麼說我么?

我說,如果我以後不去了,咱們還能繼續嗎?陳凱愣了一下,然後沉默。

我凄然地笑了,這沉默,其實就是最好的答案。

柳暗花明的幸福

回到宿舍,我狠狠地病了一場。病好之後,我仍然和馬利亞她們去裸胸閱讀。失去了陳凱,我已經沒有什麼可顧忌。

6月初,我們成立了「裸胸閱讀俱樂部」。我們希望通過俱樂部,吸引更多熱愛閱讀的女性朋友加入到我們中間來,感受閱讀和平等帶來的樂趣。

馬利亞曾說,其實最開始的時候,也有人喝倒彩,也有人趁機滋事,但隨著我們越來越多裸胸閱讀的次數,隨著那種氛圍的逐漸散開,人們的眼光開始改變,他們已經意識到,閱讀才是目的,裸胸只是輔助手段。所以你看,咱們現在的閱讀現場,幾乎都是安靜的。圍觀的人中,也沒有人會故意喧囂或者搞破壞。這就說明,人們正在逐漸適應和接受咱們的這種行為方式。

我沒有像馬利亞那樣積極去做事,畢竟性格的差別放在那裡,但我會盡心做好俱樂部分給我的工作。我在上課、閱讀、工作中,一邊治療愛情的傷。

我仍然參與裸胸閱讀,只是偶爾走神。然後,我發現,每次閱讀現場,總有一個穿著格子衫的男孩在看著我,因為我每次抬頭,總能和他的目光相接。

我知道他。他是我們學校學生會的會長保羅,一個很搞怪卻又很幽默的美國男孩。可是,他為什麼會每次出現在閱讀現場?難道他是馬利亞的男朋友?我想問馬利亞,可是想想又算了,是與不是,都和我的愛情無關。

是的,我是以為和我無關的。可是那天,我們閱讀結束,穿上了衣服準備離開,保羅卻帶著一束紅玫瑰出現在我的面前。他說:「知道么?從你剛進學校我就注意你了,可是那時,馬利亞告訴我你有男朋友,我就沒有打算給你增加困擾。我喜歡你的方式,只能是在你每一次裸胸閱讀的現場,我站在你第一眼能看到的地方……現在,你可以接受我嗎?」

這情景,我始料不及,有些驚慌失措。可是,那群可愛的女孩子,已經把我和保羅圍了起來,她們熱烈地叫著:接受!接受——

我的臉紅了。我沒想到,陳凱因為我的裸胸閱讀離開了我,保羅卻因為這個而向我表白!

我既然能夠接受裸胸閱讀,接受一個洋人做男朋友,又有何不可呢?

我想一定是我臉上的羞澀出賣了我的心意,保羅竟然興奮得把花拋向了空中,一把抱起我,不停地旋轉。現場掌聲尖叫聲,聲聲聲高……

本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gdjycxh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情感故事:裸胸閱讀,你敢嗎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