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打的鬼官司,果然連閻王爺也不好定罪啊

這一天,一縷逝世人的鬼魂飄飄悠悠的就飄到了地府,在地府里是東瞅瞅西看看的四處亂串。

地府里的小鬼們看見了。額?這還了得,這裡哪是你撒潑的處所,於是上前捉住那一縷鬼魂就押到了閻君的大殿上。

閻王爺一看,是個老頭,身體乾瘦,皮膚白凈,細細的眼睛透著生前的精明,這明明是世間的鬼魂,怎樣彩色無常不給及時收回來地府。閻王爺破時怒髮衝冠,「好啊!立刻給我把彩色無常給我找來,他們這是不作為,居然讓世間的鬼魂能夠自在的出入我的地府,這還了得,去,把那兩個傢伙給我找來。」

不一會,彩色無常蹦蹦顛顛的就離開了大殿,出去一看被小鬼押著的老頭,彩色無常曉得本人惹禍事了。

「你們看看,看看你們做的壞事!你們兩給我一個公道的說法,要不然定不輕饒你們。」閻君一臉的怒氣。

「這這這….」白無常把他那張白的像麵粉的臉湊到老頭眼前,仔細心細高低端詳著。「哎!老黑你過去看看,我們這一段勤於政事,一時也沒敢怠慢啊!你說這個老頭是從哪裡來的呢?」這黑無常也湊過去仔細心細端詳了一會,撓撓他那顆黑黑的腦袋搖搖頭也是不知所以然。

看著本人手下一黑一白的兩個活寶在那裡嘀嘀咕咕,閻君一拍桌子「你們兩個想要嘀咕到什麼時候?嘀咕清楚了不?」

「報報報..講演閻君,沒嘀咕清楚呢!我……..我跟老黑始終勤於政事並不一絲怠慢,閻君是是是……能否能容咱們兩…兩個查…查…看一下生逝世簿呢?」白無常一焦急談話又開端磕磕巴巴的了。

閻王爺耐住性子,看著吞吞吐吐的白無常一焦急說點話這個吃力擺擺手「好,那你們就查查吧。「

白無常離開老頭身邊問道:「小….小老頭,那..那..那你叫啊….叫什麼名字?家…啊那啥…那家住什麼處所?「老頭無神的看了一眼白無常喃喃的答覆道:」我是武德人氏,我叫趙德祥。「

黑無常一把把白無常拉到一邊,「你可拉倒吧,仍是我來吧,你瞅瞅你那結巴樣可急逝世我了。」白無常用眼睛白了一眼黑無常不再語言。

「老頭我問你,你逝世了有多久了?為啥飄到地府里來了?」老頭白了一眼黑無常「我哪裡曉得我逝世了多久了,你認為我樂意飄到你們這來呀!」

黑無常一想也是啊,我問這些他也不曉得啊!算了,從懷裡取出生逝世簿就細細的查看起來,這時候 白無常也湊過去幫著一同查看。可是聽憑彩色無常把個生逝世簿查了個遍愣是不找到德武的趙德祥……

彩色無常兩個人對望了一眼,心裡這個樂呀!這生逝世簿上基本就不這個逝世倒的名字看你閻君還怎樣處分咱們。

這白無常剛要談話,黑無常一把把他拽到一邊,本人向前一步」請閻君明察,這個武德人氏趙德祥基本就沒在生逝世簿上,換句話說基本就不在五行之中。「

「什麼?「閻王爺震驚了,從坐位上走上去圍著這個小老頭就轉起了圈圈。這閻王爺怎樣看也看出這個逝世倒有什麼特殊,就是一個逝世了的鬼魂罷了嘛!鬼話連篇txt

「不行,給我查,必定要查明白。「閻王爺氣的吹鬍子努目睛的」去把那武德的土地給我叫來,我就不信了查不出來!「

不一會,一個佝僂身軀,矮胖矮胖的白髮皓首的老頭拄著拐杖走了出去。閻王爺頭都沒抬坐在坐位上翹起二郎腿,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問道:「我說土地,你主持一方黎民,你去看看殿上那個逝世倒老頭你能否意識?」

武德土地走到老頭眼前只看了一眼,「好啊!本來你跑到這裡來了,你知不曉得我找的你好苦。」「額?勇敢土地,你說什麼?」閻王爺啪一拍桌子「好你個土地,你主持一方黎民生逝世簿,竟敢擅自藏匿不上報,豈非你要擅自餵養鬼魂不成?」

土地嚇得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委屈啊閻君,你動怒聽我細細道來。閻君你還記得五十年前我跟你打過的賭嗎?「閻王爺轉了轉瞬珠彷彿並不記得了「什麼賭?」

「五十年前,有一日閻君你觀察各地土地廟政績,那一日離開我的府上,閻君你看見我的廟府破敗不堪,金身也是殘缺不全,渾身高低破襤褸爛。閻君你言說這樣的土地廟有損地府的尊嚴,請求我從新修理廟府以正小老兒的森嚴。」

「無法修理廟宇必需得依附官方人氏才能夠實現,那時候小老兒廟宇破敗,多少乎不什麼香火。於是你跟我對弈一局,打下賭約,閻君言說只有小老兒博得棋局,你就容許我不論用什麼方法都能夠為本人修理廟宇重塑金身。」

「對弈的成果是小老兒我贏了,閻君你當時丟下一句話,說你本人看著辦吧,而後揚長而去……於是小老兒從那天起就開端留心過往的行人。」

「無法是大荒之年,戰亂一直,進我廟宇的不是逃荒要飯的就是躲風避雨的。好輕易那天就出去一伙人,額,我一看是一夥官差,小老兒心裡這個樂呀!總算等來一波有銀子的了。」

「為首的捕頭長得瘦小乾涸,面色白皙,細眉細眼的。」說到這土地轉身指了一下殿上的那個逝世倒,「就是他,就是這個趙德祥。當時他們一伙人正在被山裡的匪徒追殺,被逝世逝世的圍在了我的土地廟外面,朝不保夕。」

「這個趙德祥跪在我的泥像眼前就起了重誓,他言說只有我土地明天能輔助他們渡過這次災難保他們安全,他回去當前三年之內一定前來為我重塑金身翻蓋廟宇。」

「我一聽,恰如私願,於是動用法術找來一群小鬼把那伙匪徒嚇得四散逃跑,解了趙德祥一夥官差的圍。可是小老兒萬萬不想到的是,那趙德祥自走後就渺無消息,別說三年,小老兒我等了將近十年他也不前來兌現他的諾言。「

「於是我越想越氣,起身去德武去找他,這時的趙德祥曾經升官發財了,可是不論我是夢中託夢提示他也好仍是現真身告知他也好,他就是不予理睬。就這樣折騰了一段時光,小老兒一怒之下就在武德生逝世簿上勾勒掉了趙德祥的名字,這樣就是他逝世了也不會進上天府,我決議為這件事跟他糾纏到底。「

「就這樣這五十年來我跟趙德祥始終就你追我趕由他生糾纏到逝世,近些日子突然我就找不到他了,我好疑惑他能飄到哪裡去了,本來是本人飄到閻君你的地府里來了,這件事件始末就是這樣的,請閻君為小老兒做主,讓那趙德祥兌現許諾為我重塑金身,修理廟宇,以正地府森嚴。」鬼話連篇txt

聽著武德土地重頭到尾講述一遍,這閻君樂了,「你說說你,作為一方的土地爺爺為了一個翻新廟宇的小大事情居然費了這麼大的勁折騰了這麼多年,連一個小小的常人都把你弄成這樣,你可真是笑逝世我了。好好好,你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打賭一事,既然是這樣我就不查究你擅自勾勒生逝世簿一事,可是你也太慫了,這個趙德祥不兌現許諾,俗話說父債子還,你怎樣不去找他的子孫去呢?「

土地一聽眼淚都出來了「閻君有所不知,我找過了,那趙德祥有三個子嗣,可是無論我怎樣折騰壓根人家就是不理我這茬啊!「

「什麼?還有這等事?我就不信了,逛逛走,我今個就好好信跟你去世間走一趟,我就不信了是怎樣個束之高閣。「閻王爺一時起了好勝心決議陪土地世間走一遭。

於是土地就率領閻王爺離開了趙德祥先人的宅院。這趙德祥有三個兒子,都住在一所大宅院子里,都曾經開枝散葉好大的一大家子人。

這土地跟閻王爺轉悠轉悠決議長兄如父先從老大下手。到了晚上,在閻王爺的授意下,土地就附身在老大老婆的身上,這婆娘深夜三更的呼的起身又喊又叫的就把老大給驚醒了。

只見婆娘嘴裡叨叨著「快去土地廟,快去為土地爺爺修理廟宇再塑金身,這是你父親許下的許諾,快去快去!「這老大一聽,』媽了個巴子,修你個姥姥。」只聽得「啪」的一大嘴巴子就把婆娘打的滾落在地上,接著跳下床抓起婆娘那是雙管齊下嘴巴子扇個不停,眼看著老大婆娘鮮血順著嘴角直流,這土地一看再不停手要出人命了,嚇得一溜煙就跟閻王爺跑了出來。

兩個人跑到院外,土地是一把鼻涕一把淚「閻君你看到了,哪裡會有這麼強悍的人奧!」閻王爺也擦了一把汗搖搖頭「是挺強悍的,我地府就缺這樣的人手。別泄氣,老大不行咱們去老二那裡,我就不信了,各個都這樣。」

於是兩個人又離開老二屋裡。這回我好好嚇他們一嚇,土地心中想著。於是敏捷附身在老二媳婦的身上。

話說這老二正在酣睡,突然被一陣歌聲給吵醒了,點著油燈一看,本人婆娘正在舞衣弄袖的唱歌呢,臉上畫的跟鬼似的張著血盆大口看著本人呢。這老二這個氣呀飛起一腳「你娘的,深夜三更你作個妖猴。不讓老子好好睡覺。」接著跳下床來對著婆娘就是一頓踹,眼看踹得老二媳婦翻身亂滾,土地一看又要出人命了,拉起閻王爺就往出跑。

兩人又跑出院外,土地羅唆是哇哇大哭,鼻涕流出老長「閻君你看到了,這就是一頭虎啊!」閻王摸了摸腦袋「不是還有老三嗎?我就不信了這老三也是這樣?走這回給他來點兇猛的。」

於是土地跟閻王爺再次離開院子里,離開老三的房裡。這土地剛要上老三媳婦的身,閻王爺一把拉住土地在土地的耳邊你這樣這樣的耳語了一陣。

土地點拍板,回身幻化成趙德祥的樣子容貌,刮著陰風就站在了床前。再說老三夫妻兩正睡得香呢,突然被一陣冷風吹得直起雞皮疙瘩凍醒了。睜開眼睛一看,一個人影刮著冷風站在床前,這老三嚇得媽呀一聲就背過氣去。鬼話連篇txt

土地這個自得,哼!這回曉得我的兇猛了吧!仍是閻君這招高超。可是還沒樂到一半呢傻眼了。本來這老三媳婦速度撥亮了油燈,伸手拿起一把雞毛膽子對著土地就是一頓打,邊打邊叫罵「你個老不逝世的,活著時候就討人厭,逝世了還敢回來恫嚇咱們,看我明天不打逝世你個變鬼的老貨色。」那是邊罵手下邊加著勁,雞毛撣子像雨點一樣就打在土地的身上。一頓雞毛撣子上去這土地可就吃不消了,身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疼的也顧不上閻王爺了回身就逃回了土地廟。

閻王爺追到土地廟,看著不幸的原來就穿得破衣樓嗖的土地爺,當初更是衣冠楚楚的樣子也是笑不出來了。

土地爺哭的鼻涕都粘在了鬍子上「閻君,那個逝世倒趙德祥我不要了,廟宇我也不修了,愛咋咋地吧我啥也不要了,隨閻君處理吧!」到了這個份上,閻王爺也沒什麼好主張了,只得打道回地府去了。

回到地府,看見那個逝世倒趙德祥這閻王爺也是頭疼不已,不知該怎樣處理了,說起來這禍事本人也有義務,當初不是跟土地打那個賭明天也不會有這個不在五行的趙德祥。關押吧,不屬於他的範疇,不在生逝世簿上,就不許可權。循環吧,就不他的名額。送回世間吧又怕世間長了汲取日月精髓成了精禍延黎民。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最後沒措施只得任由趙德祥一縷煙魂肆意的在地府浪蕩……

更多精彩內容,請加微信號:qifan722

難打的鬼官司,果然連閻王爺也不好定罪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難打的鬼官司,果然連閻王爺也不好定罪啊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