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為廢物的我受盡眾人的辱罵欺凌,夢魘一樣的生活逼我走上不歸路

變為廢物的我受盡眾人的辱罵欺凌,夢魘一樣的生活逼我走上不歸路

玄黃大世界。

天火王朝。

風華城。

二月二。

秦家大院。

高台之上,家主,長老,秦氏子孫。

一年一度的武者天分測試大會。

在這一天,幾乎所有的人都出現在大會會場,熱鬧非凡。

一條二十丈寬的大道,全部用磨的錚亮的青石板鋪成,乾淨整潔,又不失大氣。大道的盡頭,聳立著一座方圓十丈寬,高九尺九寸的青鋼石壘積而成的高台。

高台左右,旌旗迎風招展,中間,傲立著一座高達八尺八寸的紫金雕像。雕像的主人正是秦家的創始人——秦震天。

傳說,秦震天已經破開虛空飛升天界。

高台之上,秦家的主要人物衣著整齊,面帶笑容,有說不出的驕傲。

雕像前面,正中間的是秦家當代家主秦正德,左右分別是大長老秦霸、二長老秦泰。兩位長老身邊的則是秦家的其他長老和族人。

接到秦正德的眼神示意,秦家的老管家秦傲抬頭望天,恭喝道:「時辰到,武者資質測試大會現在開始……」

一聲令下,秦氏族人立刻動了起來。秦正德一脈,秦霸,秦泰,和其他長老一脈的年經子孫都陸續向高台走去。他們的父母和親人臉上望著自家的兒女,臉上充滿期待。

傳說,秦家的測試石是祖宗秦震天留下的一塊兒法寶碎片,很有價值。

每一個秦氏族人打上去,測試石之上都會顯示出他的年齡、武者天分和實際修為。

當然,任何強盛的家族都會呈現出一種良莠不齊的尷尬狀況,傳承三千年的秦家也不會例外。

強盛的秦氏已經有八百年沒有出現過超級強者,而內部又是利欲熏心,實在是前途堪憂啊!作為傳承古老的秦家,作為曾出現過無數強者的秦家,留下的寶藏寶貝,足以令人鋌而走險。很多崛起的家族都覬覦秦家積累下來寶物。

別看秦家表面上風光無限,實在是內憂外患啊!

這一點,秦家的掌舵人和那些在秦氏古墓中苦修的老古董都一清二楚。所以,他們才迫切地需要出現一個妖孽般的好苗子,從而威懾八方居心叵測的宵小之徒。

可惜,天不遂人願啊!

「秦風,十七歲,後天八級大圓滿武者,合格。」

「秦雨,「十四歲,後天六級武者,合格。

「秦雷,十九歲,後天十級武者,合格。」

「秦電,十三歲,後天五級武者,合格。」

「秦霜,十五歲,後天八級武者,資質優秀。」

「秦雪,十六歲,後天九級武者,資質優秀。」

「秦寒,十八歲,後天九級武者,資質優良。」

「秦露,十二歲,後天五級武者,資質優秀。」

「……」

「秦烈,十五歲,武者,資質低下,不合格。」頓時,高台上衣著樸素的瘦高少年,臉色脹得痛紅,比猴強不了多少。

眾人皆顯鄙夷之色,都幸災樂禍的看著不合格的少年。

「廢物就是廢物,再折騰也是廢物,呸。」

「就是,真是秦家的恥辱。」

「真是我們秦家的天才啊!」

「還天才?我看就是自封的,哈哈……」

「不錯,明天我也自封一個皇帝,不,太上皇,嘿嘿……」

「快滾回你的狗窩去吧,廢物,哈哈……」

「快滾吧!蠢貨。」

「廢物,快滾回家去吃奶吧!」

「……」無論男女,沒有一個人肯替秦烈說一句話,哪怕只有一句暖心窩的話,也不至於讓他心裡如此難受。

少年的背影凄涼而孤獨,心裡在滴血,他有無比的憤怒想要宣洩,可是卻找不到途徑。哪怕只有一個人肯聽他傾訴心中的鬱悶,他也不會有恨。

可如今,他的心裡只有恨。

他恨那些讓他從天才變成廢物的人。

他恨那些人的白眼。

他恨那些高高在上的目光。

他恨自己的母親,扔下自己孤獨一個人。

他更恨失蹤的父親,從未給過自己任何關愛。

父親,母親,在他的記憶里,已經快要模糊到無法辨認。

他最恨老天和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回到自己的小院,面目幾乎扭曲的少年在院子中央站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緊攥的拳頭才慢慢放開,甚至,他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手掌鮮血淋漓。

「唉!」一聲長嘆,訴不完的無奈。

他不明白,一點兒也不明白。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可自己怎麼就老是往後退呢!

俗話說,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說是這樣說,可他每一天都在苦練。

別人在吃酒玩樂,他在苦修。

別人在煙花之地流連忘返,他在苦修。

別人欺男霸女,逼良為,他依然在苦修。

……依然在苦修。

除了吃喝拉撒睡的時間,他所有的時間都沒有浪費。可是,結果,依然令人無比失望。十五歲,武者,資質可憐又可悲。

淚水早已經乾枯。

頹廢。

失落。

傷心。

憤恨。

絕望。

不甘心。

……這些都已經無法描繪他此時此刻的心情。

他曾想過一死了之,一了百了。可是,他不甘心,很不甘心,為什麼他從天才變廢材之後,就原地踏步不前呢?這個不解之謎,像夢魘一樣困擾著他的身心,詛咒他的未來。

弄不明白這個,他死都不會瞑目。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依然是毫無進展,在鬱悶中,秦烈慢慢進入了夢鄉。

清晨,第一縷陽照進簡陋的院落,而他的卻已經不在。

距離院落五里的地方,有一處瀑布,少年就在激流中淬鍊著自己的身體、內息,以求讓自己突破這令人憋屈的武者境界。

轟隆隆……

晶瑩的水流落在地面上時,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令人心神搖曳,心曠神怡。

終於,少年停止了修行,並上了岸。

陽光照在他結實的肌肉上時,散發出十分柔和的光暈。小麥色的膚色,令他看起來很有男人味,如果不是他此時的境界太低,想必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看到后一定會失聲尖叫,滿面酡紅。

呼……

秦烈長長地出了口氣,臉上充滿苦澀。

還是後天武者巔峰,唉……

沒辦法,失望歸失望,可該做的事情依然需要做。雖然修為無法精進,可淬鍊自己的肉身和意志,他一刻也沒有停止過,他更期望有一天,憑自己的努力能衝破自身的枷鎖。

這樣的修行,枯燥而乏味,他一刻也沒有停止修行。

縱使前途渺茫,希望渺小,可他依然堅持自己的信念。

那雙黝黑的眸子里,堅定的信念從未動搖過,哪怕是一絲一毫。

他苦於無法搞清楚自己衝擊後天四級武者的原因,不知不覺中,思緒不知飛向了何處。

就這樣,瀑布旁邊,一個失神的少年奇怪地坐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

「秦烈哥呵,你又在修行啊?」突然,一聲親昵的呼喚,將少年的思緒拉了回來。

伴著一陣香風,秦烈眼前出現了一個身著鵝黃色花邊兒長裙的少女。

少女年齡比秦烈小三歲,不過已經隆起,女性的特徵已經漸漸顯露。她的臉上還透著稚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見底,任何人看見她,煩惱都會隨風飄散。

小丫頭正是秦露,秦家大長老的孫女。準備的說,秦露是秦家的人撿來的,最後大長老認她做孫女,並且讓賜她姓秦。

秦烈看著秦露,冷漠的臉龐上顯露出一絲溫暖的笑容,柔聲道:「小丫頭,你怎麼過來了?」

「想過來就過來唄!」秦露隨意搭了一句,就坐在秦烈的身旁。

「是啊,恐怕除了你任何人都不會想來看我這個廢材,秦家的恥辱。」

秦露聽后,急忙道:「秦烈哥哥,你怎麼會這樣想呢?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我敢保證,秦家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你努力用功。」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當然,我一直都認為秦烈高高是最棒的。」

「也許吧!」

之後兩人不再說話,耳邊只有轟隆隆的聲音,心神早已經遠遊。

秦露的出現,驅散了他心中不少煩悶,帶給他不少平靜。心結未解之前,他的內心又如何能得到真正的平靜呢?

從天才到廢材,這種殘酷的差異完全成了他的一塊心病。有時候,他甚至是茶不思飯不想,徹夜難眠。

所以,這種生活一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對他來說都是一種痛徹骨髓般的煎熬。

多少次,他都想打破困局,可惜,殘酷的現實帶給他一次又一次失望。

這一天,他睡得很早,不過卻睡得並不踏實。

夢裡,那些充滿鄙夷的目光,驕傲、欠揍的臉色,充滿侮辱的混賬話,一次又一次衝進他的夢裡,不停地閃現,好似惡魔一樣努力摧殘他的精神,想要把他的意志也一同摧垮。

少年的惡頭上布滿汗水,他的身體甚至都在微微顫抖著,臉色更是時而痛苦,時而憤怒,又時而猙獰,甚至最後更變得暴虐嗜血……

終於,少年無法再忍受這種煎熬,從夢中驚醒過來。

「我不是廢物,啊……」憤怒的咆哮過後,少年耷拉著腦袋不停地粗喘著,眸子里不時閃過滲人的凶芒。

良久,少年眼底的凶光才漸漸消失。

唉……

沒辦法,少年的坐起的身體再次跌落在棉被上,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漸漸地,他似乎又忘記了一切,再次進入了夢鄉……

夜裡,圓月當空,只有幾顆光芒晦暗的星星相伴。

柔和璀璨又夾帶著幾分清冷的月光透過少年屋子的窗戶照在地面上,灑下點點銀輝。

那月光正濃。

突然,少年的胸口,泛起淡淡的光華,並且隨著時間的飛逝,光華漸漸變得濃厚,最後竟幻化成一個長須白髯紅光滿面的老者。

老者伸出手,緩緩地煉化月光所蘊含的能量……

這一切,少年一點兒都不知道。

隨著時間的飛逝,少年又開始不安,開始叫喊「我不是廢材,我不是廢物,我不是秦家的恥辱之類的詞語」,看起來,少年心中的魔鬼又在折磨他了。

「咦……」正吸收月華的老者發現這個情況后,白眉一挑,另一隻手輕輕一揮,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灑向了秦烈,並且迅速沒入他的身體。

又過了許久,老者似乎是吸收夠了月能,再次沒入他的胸口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不過,少年的神態卻大有改觀,變得安詳平和。

清晨,秦烈沒有像往常一樣醒來。

第一次,他睡了懶覺。

第一次,他沒有再繼續做噩夢。

半夜無夢,他睡得很舒服。

等收拾好一切之後,秦烈開始在院子里練拳。他會的武學只有三種,那還是他是天才的時候,秦家為了激勵他更進一步,多獎利了他一部功法。

《大力猿魔拳》,《大崩烈拳》,《碧濤狂飆掌》,每一套功法,他都是信手拈來,耍有模有樣,深得其中精髓。

要不是他功力太弱,這些拳法掌法都可以在他手中大放異彩。

呼……

秦烈呼出的氣都結成了水珠。

練完所有的拳法后,已經是大汗淋漓,整個人都如同蒸爐一樣冒著騰騰熱氣。

想起自己的武學境界,他無奈地搖搖頭,苦笑著自言自語道:「什麼東西到我手裡,真是寶物蒙塵啊!」

「哈哈哈……」

「誰?」突然而來的笑聲,嚇得秦烈直接就蹦了起來,神色無比緊張,警惕地打量著四周,黝黑的眸子里射出凌厲的眸光。

「小傢伙,別那麼緊張……」

「廢話,我能不緊張嗎?突然出聲,想嚇死人啊?你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秦烈感覺奇怪的是自己還未開口,可話已經說了出去,他不由感到很驚奇。

彷彿知道他的疑惑似的,蒼老中帶著幾分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好啦,小傢伙,不必驚訝,也不必擔心,我不會傷害你的?」

「那你故意嚇我做什麼?」秦烈不依不饒道。

「沒什麼,沒想到我的無心,造成了你的錯覺。對此,我表示歉意。」

「算了吧,我都這樣兒了,被嚇一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這是破罐子破摔嘍?」

「那還能怎樣?我都十五歲了,再過一年就是成人禮,不到後天五重,我肯定被趕出秦家。」

「怕什麼?我可以幫你。」

「幫我做什麼?突破桎梏?」

「怎麼,不行嗎?」

「我做夢都想,可是殘酷的現實深深地逼近了我的心理防線,我已經快支持不住了,唉……」

「其實,那個……我該怎麼說呢?話說……」

「少廢話,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人老了就喜歡啰嗦。」

「其實,有一個事情我覺得應該告訴你。」

「說吧,我聽著呢!反正我此時也閑得無聊,就當聽著解決吧!」

「那你可要有心理準備。」此時,秦烈感覺到事情的不同尋常,甚至他到感覺到老者口氣中的凝重。

「說吧,我早有了心理準備了。」

「那好,我實話實說了。」

「說吧!」

「那個,你可要淡定,我說啦!」

「說啊!」

「我覺得還是應該問你一句,你真的有心理準備了嗎?」

「得,我忍。」

「那好,我說啦,你要注意聽。」

「說。」

「我……那個,我再肯定的問一句……」

「你說不說啊?」秦烈快被這個喜歡啰嗦的傢伙折磨出精神問題了。

「淡定,淡定。」

「說,我聽著呢!」

「其實……其實,你的問題,就是我造成的。」

「什麼?你這個老混蛋!我殺了你……」

「淡定,淡定。」

「#%%@¥%@%%……」

一刻鐘后,秦烈似乎是感覺累了,才停止罵人。不過,他依然用殺人似的目光注視著老者。

「罵完了?」

「沒呢!」

「那繼續。」

「算你狠。」

「……」

「那我們說說正事吧!看你的樣子……」

不等老者再次啰嗦,秦烈連忙制止他:「停。你能不能先自我介紹一下,你到底是誰啊?」

「我,一件超級法寶的器靈。」

「超級法寶?」秦烈大喜,雖然它從未見過什麼法寶,可帶上超級兩個字就證明其不凡。

「就是可以移山鎮海,行雲布雨的法寶。」

「這麼厲害?」

「當然。」

「那你怎麼跑我身體里來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中。」

「得,又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簡短解說,上一代主人在一次拚鬥中,主人魂飛魄散,我也受了重創,今天凌辰的時候,我才再次舒醒過來。不過,這要多了虧了你修鍊出的元力,否則,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舒醒呢!」

「算了,反正我都被你害成這樣了,過去了就過去吧!對了,你到底是什麼啊?有名字嗎?」

「當然有,全名為大滅輪迴圖。你可以稱呼我為黃老。」

「這名字真拗口。對了,黃老,你醒來后,我不會再停留在這個可憐的後天武者的境界了吧?」

「當然,不過,你需要供給一些元力給我,否則,我一旦沉睡,你可能又會停滯不前。」

「不是吧?這麼倒霉?」

「當然不是。由於大滅輪迴宛壞太過嚴重,我的力量急劇減弱,甚至已經達到無法控制大滅輪迴圖的傷勢惡化,所以才需要大量的能量補給。這也直接導致了你五年的停步不前。」

「那你現在怎麼樣?」

「基本上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已經恢復了一點兒力量,可以控制大滅輪迴圖。」

「那就好,那就好,我終於放心了。」秦烈算是鬆了一口氣,他可是怕再被吸走元氣。

老人鄙夷道:「瞧你那點兒出息,需要你一點兒元力,至於大呼小叫嘛!」

「一點兒元力?五年,五年啊!」秦烈幾乎暴走,五年的元氣竟然被說成是一點兒,他都有殺人的衝動。

「行,算我欠你的還不行嗎?」

「我說不行可以嗎?」

「不行,那就等於無償貢獻。」

「對了,說了這麼多廢話。你的名字又叫得這麼拗口,這超級法寶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

「也沒有什麼,基本上普通人眼中的神仙能做的事,都可以做。比如說,煉製丹藥,收取物品,煉製符篆,煉製法寶等等。全盛時期,大滅輪迴圖裡邊差不多是一個完整的世界,靈獸成群,靈樹遍野,靈藥成堆,各種天地能量液化后凝成一個湖泊。你說它作用大嗎?」

「那現在呢?」

「現在?你只能當作儲物工具使用了。」

「你狠。」

「不要灰心,不要喪氣,一定要淡定,淡定。」

「我的最恨就是這句話了。都是你害我變成這樣,被人鄙視了五年。」

「好啦,不要抱怨啦!以後,有我幫你,你定一會重鑄輝煌,達到別人難以碰觸的高度,他們只能望其項背。」

「說到這麼好,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唉……」

「愛信不信。對了,剛才看你,就知道練拳,出掌,並沒有什麼吐納心法,難道你沒有修習過心法嗎?」

「有啊,祖傳的心法《五氣歸元心魄經》,可惜我還不到後天七層,所以也無法觀看。」

「嗯,聽著還不錯。本來我也想幫你,可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一種你能用的心法。所以,你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不會吧?這麼點兒事情就難倒你老人家啦?對了,順便問一句,你老人家的心法是什麼級別的?」

「級別高得嚇人,要是扔到你家,消息再傳出去,不出三個月,你家肯定被滅族。」

「不要嚇唬我,我可不是被嚇大的。」

「愛信不信,不是我不幫你,實在是沒有辦法,我給的心法,都必須達到先天境界,也就是引氣,可以溝通天地靈力,否則,馬上走火入魔,爆體而亡。」

「唉,我還是自己瞎折騰吧!」

「滿口胡言。有我幫助你,你修鍊起來一定會事半功倍的。」

「但願如此吧!」

「算你小子狠!」似乎,秦烈對老者並沒有什麼信心,直把老者氣得七竅生煙。可偏偏又無法證明自己的存在,實在是鬱悶得很。

本來,秦烈聽老者說自己是超級法寶,還有幾分期待。可沒想到所謂的超級法寶只是個殘次品,現在除了當倉庫,根本就沒有什麼用,他多少都有些泄氣,而且是十分的泄氣。

不過,一切還不算太壞,他唯一的安慰就是自己終於弄明白衝擊武者境界失敗的原因,心頭繚繞的陰雲一瞬間就化為過眼煙雲,心境也豁然開闊,冥冥之中,心神境界似乎是更上一層樓。

作為武者,心神境界是十分重要的。

如果心境跟不上實力,就如同一個小孩子卻有一身成人的力氣,根本就不知道如何駕馭雄渾的力量,完全是一個暴發戶。

只有心境跟得上實力,才可以合理運用每一分力氣,用最小的力道發揮最大的功效。

心結解開之後,似乎一切都豁然開朗,秦烈本身似乎是有一種明悟的感覺,就如同一朝悟道一樣,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出塵的氣息。

那縷氣息高貴、霸氣、神秘,又若有若無,整個人如同標槍一樣立在那裡,又好似一塊亘古不變的磐石一樣和天地都融為一體。

此時,如果有人發現秦烈的情形,眼睛里一定會放射出無比炙熱的火焰,恐怕馬上就會坐下打坐,參悟武道,凝練修為。

似乎是發現了秦烈的變化,老者再次和他用神識交談。

「小子,你真是一個妖孽啊!這樣都能頓悟。」

「沒辦法,五年的精神折磨和摧殘,一旦放下,肯定就會大徹大悟。」

「知道我的好了吧?」

「你的好?沒感覺。」

「還嘴硬。你難道沒有發現,雖然你體內的元力跟不上,可精神、都得到巨大的改善嗎?」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我不吸收你的元力,你的武學境界早就上去了。」

「難道我還得感謝你?」秦烈都快氣得笑了。

「感謝倒是不必,不過我覺得應該和你講一講修鍊心得。」

【小說節選,想要閱讀原文,請關注V信公眾號:大聖閱讀網,回複數字:28,即可獲得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變為廢物的我受盡眾人的辱罵欺凌,夢魘一樣的生活逼我走上不歸路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