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別問我是誰

有一年,我在家刊物上發表了一篇作品,題目叫《打工妹回家》,說的是一個南下打工的河南妹回家途中,被小偷偷了錢包,正在當她沒錢買車票回家時,被花言巧語的人販子拐騙了,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這個小妹妹竟然被賣到了自己的老家,給殘廢的哥哥當媳婦。

就在這個故事發表那段日子裡,我正在外地出差,沒日沒夜的做火車。

巧的是,那天下午,在擁擠不堪的車廂里,我親眼看到有的旅客拿著印這我作品的雜誌,津津有味閱讀,一些愛發感慨的旅客居然對我的作品侃侃而談、大大議論。看來,販賣人口問題也是他們最關心的話題之一。

坐在我對面坐的是一家三口,只見拿雜誌的男人戴著老花鏡,只是菁菁地翻看,不像其他旅客邊看邊議論。

我悄悄地註釋著他的表情和手中的雜誌,當他看完我的那騙作品事,我忽然問了他一句:「老兄,你說,這個故事是不是瞎編的?」

那個男人一愣,從衣袋摸出一-癟癟的煙盒,抽出一支皺巴巴是香煙遞給我說:「肯定不是瞎編的,這種事情多了,前幾天報紙上還說,一個女研究聲被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拐賣到山溝里呢!」

為了繼續跟他談下去,平時不吸煙的我接過了他遞來的香煙,接著問了一句:「那麼,你說人販子可惡不訛誤:」那個男人一笑,小聲說:「老弟,為了幾個錢,不管人家女孩子同意不同意,就把人家拐賣,當然可惡。不過… …」

這時候,一個乘客從車廂里走過,他立刻追問:「老兄,聽你是意思,如果被拐賣者同意了就情有可原了!」那男人又是一笑,小聲說:「如果男女雙方都同意,那熱鬧販子就是牽線搭橋的媒婆了。沒什麼訛誤的。在我們那地方,給媒人塞點紅包,很正常的。」

他的回答讓我猛地啞然了,細想一下,似乎有點道理。

車窗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暗,漸漸下起了濛濛細雨,那個男人不再說話,一直埋頭看書,當他把一本雜誌看完的時候,我已經困得昏昏欲睡。忽然,那個男人用雜誌拍拍我的肩膀說:「老弟,看年齡,你已經結婚了吧?」

我揉揉惺忪的眼睛,不解地點點頭。他低聲說:「如果你的親戚朋友中有誰沒有媳婦,就告訴老哥一聲。老哥那裡黃花閨女多著呢,我幫你找一個。」

我嚇了一跳:「老兄,那你不也成人販子拉?」

他不以為然地說:「你膽子也太小了剛才我不是說過,當媒人跟人販子是兩碼事,根本不犯法的。」

我洲起眉頭,那個男人接著低聲聲說:「你別問我是誰,如果需要找媳婦,就給我打電話。」說者她遞給我一張有電話號碼的紙片。我一陣心驚肉跳,慌忙把紙片裝進衣袋裡。

一個小時后,我要下車了,誰知,他們一家三口居然跟我同一個車站下車。

當時,已經是夜裡十一點,雨下得越來越大。剛出車站,我們就被一家旅社的拉客人員攔住,這些拉客人員的服務挺周到,送給我們一人一把傘。那個男人對我說:「老弟,咱們乾脆住一家旅社,我跟他們侃侃價。」價錢很快談好,我只得硬著頭皮跟他們往旅社走。

旅社離車站不遠,條件一般,倒是挺幽靜。服務員為我們開了三個房間,那個男人對小夥子說:「望你妹妹住中間一間,咱們住東邊一間,累了一天,趕快休息。」我這才明白這對青年男女是一對兄妹。

令我驚訝的是,服務員根本沒讓我們出示 身份證,讓我們在本自上登記了一下,只收了我們的房間押金。

我洗過腳,很快上了床休息。到了半夜,忽然被隔壁的「咚咚」的聲音驚醒,仔細一聽像是那對兄妹在撕扯爭吵。我披上衣服走到他們房間門口,只見房門半開著,那個小夥子:「你急個誰噶,方正她已經答應嫁你,遲早是你的人,幹嘛非要在小旅社裡破人家身子?」

小夥子倔強地說:「我已經給了你們六千塊彩禮,來往吃住、路費花了一千多,我就是想提前知道她是不是個黃花閨女。」

那個男人說:「你放心,我保證她身子乾淨。如果有問題,我們村上黃花閨女多著吶,再給你換個,保證不再多收你一分錢彩禮。」

「我的天啊!」我驚出一身汗,急忙轉回房間,做在床邊,心理撲騰撲騰跳個不停。真想不到,我會實實在在地遭遇人販子,而我早車上居然被人販子說「媒人」的罪惡。看來,生活中的故事根本不像我像編的那樣淺顯、簡單,現實中的人物也不像傳統戲里的叫色那樣正邪兩類、黑白分明。

隔壁靜下來。一 老一少兩個男人出了女子的房間。我再也睡不著焦,在床上愣愣地望著天花板發獃。接著,更離奇的事情發生了。

隔壁的年輕女子竟然敲響了我的房門,我剛開門,那個女子擠進來,「普通」一聲跪在我面前,淚流滿面地說:「大哥,你帶我走吧。在車上,我聽說黑叔要給你的親戚介紹媳婦,你把我領走吧。我憑感覺知道你是個知書達理的讀書人,你的親戚朋友肯定比那個小夥子強得多,我只有這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了。」

我一時手足無措,被動地聽女子敘述遭遇。

她是偏遠山村的女紫,家裡姐妹、兄弟眾多,家庭非常貧困。黑叔是村上的能人 ,專門聯繫把村裡的女子嫁到山外。這個小子就是買主之一,成交之後,黑叔以她「爹」的身份送她到千里之外的男方家裡完婚。可是,她對小夥子實在不中意,不想跟他回去當一台「生育機器」。

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把行李一收拾,對她說:「你去整理房間一下行李,我在旅社外面等你。」

一會工夫,女子匆匆跟我在旅社外面會合。我一口氣把她領到火車站,買了一張半小時后的火車票交給她,又掏出三百塊錢塞到她手中說:「大妹子,原諒我不能幫你尋個婆家。既然你願意重新選擇一次,那麼就回家重新開始選擇吧。」

女子說不出話,只是不停地流淚,臨進站時,忽然閃爍著美麗的大眼睛問:「大哥,你是誰?」

我從包里取出一本印有篇《打工妹回家》是作品,塞進她手裡說:「別問我是誰,別在人生路上丟失了自己。路上寂寞,你留著看吧,你真該回家了!」

五分鐘后,這個女子徹底在我的視野里消失了。一周后,我結束了旅程回到家中。雜誌社打電話告訴我,那篇作品在讀者中反映很大,許多報刊有意轉載,希望我繼續寫一些貼近現實、反映社會生活的作品;另外,一些讀者給雜誌社的信,很想了解作者的情況。

我苦笑一下,忽然想起曾經給那個山村女子說過的話:「別問我是誰,別在人生路上丟失了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民間故事:別問我是誰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