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兵弄髒了明星的衣服被罵是垃圾,亮出身份后嚇得跪地求饒!

特種兵弄髒了明星的衣服被罵是垃圾,亮出身份后嚇得跪地求饒!

前情提要:退役特種兵蘇凡蟄伏在一所校園裡頭,本想過安靜的日子,沒想到麻煩還是接二連三而來。這天蘇凡去參加太子的生日宴會,沒想到居然發生這種事情。

後續:

明珠大酒店,乃是明珠市最繁華最高檔的酒店之一,能夠來這裡消費的,非富即貴,而能夠包下整個酒店只為了慶祝一場生日宴會的,整個明珠市也沒有幾個人能辦到。

可是作為明珠市最老牌的第一世家,南宮家顯然有這樣的實力。

此時,整個明珠酒店已經被南宮家全部承包了下來,只因為今日是南宮家第一順位繼承人,南宮璟月二十一歲生日。

明珠大酒店的門口,停滿了各種各樣的名貴轎車,賓利,勞斯萊斯,林肯,瑪莎拉蒂等等應有盡有,無數明珠市的名流,特別是年輕名流都已經到來,只因為身為明珠第一世家公子的南宮璟月曾私下宣布,今日,自己一個失散多年的孿生妹妹將和自己一起共度生日。

南宮璟月是誰,那是明珠市的第一公子,一個長得比大多數女人都還要漂亮的男人,他的妹妹會是何等絕色?

退一萬不說,就算他的妹妹姿色一般,但只要能夠娶到他的妹妹,從而和南宮家搭上關係,那也是受益不淺啊。

哪怕南宮家最近連續遭受了好幾次打擊,但畢竟是南宮家,傳承數百年的豪門望族又豈是那般容易倒塌,對於這些絕大多數的人來說,南宮家族依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蘇凡和龍王趕到的時候已經是七點過了,離生日舞會正式開始已經只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此時,舞會現場已經人滿為患,無數的年輕男女或坐或站的呆在各個角落,相互交談著什麼。

一眼望去,近乎全是帥哥美女,比起明星頒獎儀式還要隆重。

蘇凡和龍王還沒有吃晚飯,看了看擺滿桌子的點心,直接走了上去,拿起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一般來說,這種舞會的糕點什麼的都是擺設,很少有人會在大眾廣庭之下吃東西,更不要說如此狼吞虎咽了,兩人的吃相立馬引來了很多人的詫異,特別是蘇凡和龍王都沒有精心的裝扮過,穿著很是普通,很多人甚至懷疑兩人是混進來吃喝的,不過也沒有哪個不長眼的跑去驅趕他們,反正這裡是南宮家舉辦的舞會,就算要驅逐也是人家南宮家的事情,誰會不長眼去招惹麻煩?

這個時候,門口響起了一陣驚呼聲,很多人轉頭一看,頓時一個個驚呼了出來,只因為來人竟然是如今亞洲當紅歌手林欣嬡。

一個十六歲出道,短短三年時間就成為亞洲當紅歌手的音樂天才。

林欣嬡不僅歌唱得好,長相也是相當不錯,特別是這幾年在公司的全方位包裝下,影視歌三方面全火,人氣指數直逼娛樂界的幾位天皇天後,這也造成了林欣嬡的自信心極度膨脹,常有傳出她令保鏢毆打記者的傳聞。

今日的她穿著一件大紅色的V領晚禮裙,完全是真空上陣,白嫩的鎖骨展露無疑,身前也是極為挺拔,一頭烏黑的長發盤在腦後,露出了一張精美的臉龐,明明只有十九歲,卻透露著成熟女人才有的性感,一進場,就引來了無數男人女人的關注。

林欣嬡顯然很享受這樣的目光,臉上掛著自以為迷人的微笑,昂著頭,大步的朝著前方走去。

今日可是南宮家大公子南宮璟月的生日,作為娛樂界的新星,她自然明白南宮家族在明珠市有著多麼龐大的勢力,這一次公司派她來就是想要打好和南宮家族的關係,當然,她早就聽說了南宮家的大公子是一個比女人還要漂亮的男人,以自己的才貌若是能夠成為南宮璟月的女人,那自己也不用再看公司老闆的臉色了。

雖然只有十九歲,可是對於這些利益關係,林欣嬡卻比誰都清楚。

「啪!」就在林欣嬡得意非凡的朝著大廳走去的時候,聽到驚呼聲的蘇凡也是好奇的轉身,想要看看到底是誰來了,可是誰知道一不留神,手裡的一塊糕點隨著他的轉身因為慣性直接飛了出去,正好林欣嬡剛剛走進,那塊糕點不偏不正的砸在了林欣嬡的身前,順著她的領口就這麼流了下去。

整個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切。

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看到了一個陌生的男子將糕點砸在了林欣嬡這個當紅歌星的胸口?天啊,這是多麼勁爆的新聞啊,你看林欣嬡就穿著一件V領晚禮裙,還是真空上陣,那糕點可是流到了她的衣服裡面。

很多無聊人士已經迅速的掏出了手機,就聽到一陣陣咔嚓的聲音響起。

至於林欣嬡,臉色早已經變得蒼白一片,她還沒有從這樣的打擊中回過神來,只感覺胸口一陣涼涼的。

「對……對不起……」蘇凡也覺得不好意思,自己也沒有想到一不小心就將糕點落在了人家的衣領上,趕緊開口道歉道,一邊道歉,一邊想要找紙巾給對方擦拭下,可是身上並沒有手巾。

「對不起?」林欣嬡這才回過神來,低頭看了一眼那咬過一半的糕點,黏糊糊的貼在自己的身前,只覺得一陣噁心。

「我不是有意的!」蘇凡趕緊擺手示意自己無心的。

可是林欣嬡哪裡會聽這些,今日自己穿得這麼漂亮,就是為了能夠引起南宮家大公子的注意,可是現在,還沒有見到大公子,就被這個混蛋給弄成這個樣子,這讓她接下來還怎麼參加舞會?

「你這個垃圾,你媽沒有教育過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嗎?這是什麼場合,也是你這樣的垃圾能夠來的?」林欣嬡徹底的怒了,自出道之後,她一直都是順風順水,不管到那裡,都是受人敬仰,什麼時候遭受過這樣的事情。

蘇凡本來還覺得愧疚,可是一聽到她罵自己垃圾,還把自己母親給牽扯了進來,臉色瞬間就變了,一雙冰冷的眸子瞬間射向了林欣嬡,母親,就是他心裡的逆鱗,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竟然敢冒犯他的母親。

「看什麼看?你這個狗養的垃圾,還不快滾!」被蘇凡冰冷的目光一看,只覺得心中一冷,可是一直以來的傲氣反而讓她更加的惱怒。

狗養的?

這幾個字就好似一把刀子,刺痛了蘇凡的心,一直以來性格都很隨意的蘇凡也是徹底的怒了!

「啪!」沒有任何的停留,蘇凡反手一巴掌直接煽在了林欣嬡的臉上,哪怕他已經留手,可是面對蘇凡的力氣,林欣嬡依然一巴掌被煽得朝一旁飛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半邊臉更是迅速的浮腫起來,五根手印清晰可見,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劇痛,整個人都被打懵了。

他竟然動手打人?他竟然敢動手毆打自己?他竟然打了自己?

林欣嬡的腦海一片空白,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粗魯的男人會動手毆打自己?他是誰?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是誰嗎?就算是那些有背景的大哥,在見到自己的時候也是笑臉相迎,可是自己卻被他給打了?

極度的驚訝甚至讓林欣嬡忘記了哭。

「林小姐!」短暫的驚愣后,林欣嬡的經紀人趙陽迅速的回過神來,迅速的上前扶住了林欣嬡,而她的保鏢也是迅速的自背後沖了上來。

「打,給我打,給我打死他!」在趙陽的攙扶下,林欣嬡終於回過神來,感受到臉上火辣辣的劇痛,憤怒的林欣嬡朝著自己的保鏢下達了命令。

林欣嬡被打,幾名保鏢本來就覺得失職,聽到林欣嬡的命令,立馬就朝蘇凡撲去,這個混蛋,竟然敢對林小姐動手,這就是找死。

可是這些保鏢沖得快,飛得更快,根本不需要蘇凡動手,龍王的身影已經沖了上去,連續幾拳轟出,幾名保鏢好似炮彈一樣倒飛了出去,重重得摔在地上。

林欣嬡愣了愣,顯然沒有想到這個毆打自己的男人還有幫凶。

看到自己的保鏢如此不堪一擊,心中更是惱怒。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你們只要誰幫我教訓他一頓,我就滿足他一個任何要求!」憤怒的林欣嬡差一點就說出誰要是幫我教訓他就陪他睡一覺的話,不過終究還是反應過來,變成了滿足一個要求。

一聽到林欣嬡這麼一說,周圍很多男人都是眼睛一亮,任何要求,這是明擺著那種事都可以啊,看著林欣嬡那妙曼的身軀,再想到她的身份,要是能夠將她壓在身下,那定然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可是看了看龍王那強壯的身子,卻也沒有人上前。

能夠來這裡的多少都有些身份地位,明星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並不如一般人那麼高,要是換成林欣嬡的粉絲在這裡,怕是不用她吩咐,早已經衝上去將蘇凡等人碎屍萬段了,但這些人雖然有些心動,卻沒有人出頭。

看到靜靜的現場,看到蘇凡那冰冷的目光,林欣嬡只覺得心裡憤怒的不行,就要將自己還是沒給人用過的話說出去引起眾人反應的時候,門口響起了一陣腳步聲,轉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公司老闆勞德雨陪著一個大胖子走了進來。

「老闆,嗚嗚嗚……」當看到自己老闆的時候,林欣嬡就好似找到靠山一樣,一把掙脫開朝陽的攙扶,哭著就朝自己的老闆撲去。

「小嬡,你……你這是怎麼了?」勞德雨今年已經五十了,頭髮花白,穿著一套得體的西裝,看到林欣嬡這個模樣,整個人都是一愣。

「勞總,是這樣的,林小姐剛到場,這個傢伙就故意把吃過的糕點扔在林小姐身上,林小姐只是出言教訓了幾句,這傢伙就直接動手打人,還是直接煽了林小姐一巴掌!」經紀人趙陽早已經走了上去,迅速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蘇凡的無意被他說成了故意,蘇凡道歉的話被他完全忽視,林欣嬡的辱罵到了他嘴裡,也變成了出言教訓了幾句,是非黑白被他一句話就給顛覆,不得不說,作為林欣嬡的經紀人,對林欣嬡的維護果然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點。

一聽到林欣嬡竟然被人打了,勞德雨頓時就怒了,作為整個華夏國娛樂界的幾大巨頭之一,他的身價自然不菲,林欣嬡更是他一手捧起來的新星,也是他到目前為止一直都沒有下手的新星,他還指望她能夠搭上南宮家的大公子呢,現在還沒有見到大公子就被人打成這個樣子,這讓他如何不怒?

陰冷的目光掃向了蘇凡,就要下令教訓下蘇凡,卻聽到旁邊胖子的聲音響起:「勞總,這妞長得不錯,不如就讓給我吧!」

勞德雨又是一愣,回頭一臉詫異的看向胖子,就要說話,卻聽到旁邊的林欣嬡刺耳的嘲諷聲已經響起:「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得到我?」

在她眼中,就算要成為自己的男人,也要向南宮璟月這樣人長得帥氣,又有勢力的男人,這個胖子雖然看上去很有錢,但一副暴發戶的樣子,哪裡配擁有自己。

「啪!」可是林欣嬡沒有想到的是她剛剛說完這一句,她的老闆勞德雨已經一巴掌煽了過去。

林欣嬡整個人都懵了,一直以來都是寵著她,呵護她,對她如同親生女兒一樣的勞總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了她?

「王總,實在抱歉,在下教導無方,讓您見笑了,您要是還喜歡,隨時都可以帶走!只是還請先讓我解決她的麻煩!」勞德雨根本不管她的想法,趕緊轉身一臉賠笑的朝著胖子說道。

林欣嬡整個人又是一驚,這個看上去像個暴發戶的傢伙是誰,竟然會讓勞總也這般恭敬?還有,勞總就這樣把自己送給了他?

「既然她現在算我的人,她的麻煩自然由我來解決!」胖子獰笑了一聲。

一聽到他這麼一說,勞總微微鬆了一口氣,既然他要為林欣嬡解決剛才的麻煩,那總算還不是太生氣,就連林欣嬡也很快調整了心態,能夠讓勞總如此恭敬的人想來是個大人物,被他看上也是一種福氣,特別是看他的樣子,還要親自為自己出頭,這更好不過了。

只要能夠教訓蘇凡,就算成為這個胖子的女人又怎樣,從進入娛樂天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不受控制,遲早也會陪男人睡的,她在意的是陪怎樣的男人睡。

「他打了你?」胖子朝前走了一步,指了一下蘇凡說道。

「是!」林欣嬡連連點頭,看向蘇凡的目光一陣輕蔑,小子,這次你死定了!

可是她還來不及徹底的高興,胖子已經一腳踹在了她的膝蓋上……

林欣嬡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整個人就朝前跪去,膝蓋剛剛落在地板上,胖子已經一把抓住了她的頭髮,就這麼朝著地面狠狠的按去。

「碰!」的一聲,林欣嬡的腦袋和地面來了一次最為親密的接觸,重重的撞在地板上,本來就浮腫的臉蛋再添新傷,額頭上破開了一個血洞,鮮紅的血液不斷的流淌下來,所有人都極度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就連勞德雨也是一臉驚駭的看著這一切,不明白王總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其他人同樣一臉驚駭的看著這些。

「王總,這……」勞德雨想要上前勸住,可是剛剛出口,就聽到王總的聲音響起:「認錯,馬上認錯!」

「憑什麼?」連續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打,林欣嬡的顏面早就丟失,可是讓她向一個土包子一般的人認錯,她卻怎麼都想不明白。

勞德雨也是一臉詫異的看向了王總,他實在不明白王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憑什麼?憑他是雲凡集團的大少爺—凡少!」王大力冷冷哼道。

「噗通!」剛想要掙扎著站起來的林欣嬡直接倒在地上,布滿血跡的臉上已經變得蒼白一片,眼睛更是睜得大大的,雲凡集團的大少爺?凡少?那個攪得明珠市風起雲湧,就連南宮家的大公子在他手中也是數次落敗的超級牛人?那個掌控了雲凡集團幾乎大部分股份的第一少爺?那個號稱共和國最富有的少爺?

雲凡集團,如今可是橫跨製藥業,汽車業,地產業等多個巨型產業的霸主,資產已經過五千億,還在以極快的速度增長,作為雲凡集團的掌控者,身價自然不菲,和這樣的人比起來,不要說自己這樣的明星,就算勞總也什麼都不是,自己竟然招惹了這樣的超級牛人?

剛才連續承受好幾次打擊都沒有暈過去的林欣嬡白眼一翻,就這麼暈了過去,她不得不暈過去,不暈過去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去面對。

勞德雨也是嚇傻了,他的資產也有百億,作為行業內的巨頭之一,身份,地位都在那裡,雖說財產不如王大力,但實際上並不需要對他有太多的恭敬,之所以對王大力如此恭敬,主要的原因還在於站在王大力身後的蘇凡。

到了他們這樣的層次,哪怕不在明珠市發展,也知道這半年來明珠市發生的事情,對於蘇凡的身份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可是現在,自己旗下的明星,竟然招惹了凡少?

若不是王大力提前開口說話,怕是自己也得罪了凡少,那……

勞德雨根本不敢想下去,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王大力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他根本不是喜歡林欣嬡,也不是想要在凡少面前掙點表現,以他們的關係完全不需要,他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保住自己。

試想,若不是他接過了這個麻煩,自己一旦站出來為林欣嬡出頭,那結果可想而知。

一想到這裡,勞德雨的背後就是一陣冷汗直冒,對王大力也是充滿了感激。

「凡少,我……對不起,我於教不嚴,我……」知道了蘇凡的身份,勞德雨態度立馬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就要上前道歉,可是話只說了一半,就被蘇凡打斷。

「大力,他是誰?」蘇凡看了一眼暈過去的林欣嬡,也不再多計較,而是看向了王大力。

王大力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力保這個傢伙,想來有幾分能耐。

「凡少,這是星輝集團的董事長勞德雨,如今國內三分之一的一線明星在他的公司!」王大力呵呵一笑,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勞德雨。

「噢,你什麼時候對娛樂有了興趣?」蘇凡自然知道王大力不會無緣無故的給自己介紹一個人。

「呵呵,這不是不凡學院的事嗎,這是一項慈善事業,我想帶動更多的人,而現在很多年輕人追星成風,你要讓他們捐點什麼,做點什麼,很多人都不願意,可要是有他們喜愛的明星帶動一起,那麼很多事情也就好辦了,勞總公司有很多一線明星,只要讓他們發動,效果會事半功倍,所以我就找上了勞總……」王大力簡單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哦,這些事和媛媛商量吧,我先吃點東西,還沒吃晚飯呢!」蘇凡點了點頭,明白王大力的好意,也不再多說什麼。

「恩,這事已經和蘇總說了,那這個女人呢?」王大力指了指暈倒在地的林欣嬡道。

「抬下去吧!」蘇凡滿不在乎的揮了揮手,她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教訓,也沒必要繼續折磨一個女人了,轉身又開始狼吞虎咽起來。

從始至終,沒有勞德雨插嘴的機會。

不過一聽說蘇凡不再計較,勞德雨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了下去,只要凡少不追究就好。

趕緊令人將林欣嬡抬了下去,只希望一會兒找個機會讓林欣嬡再當面向凡少道歉,若是能夠靠著她搭上凡少這條線,也不枉此行。

對於林欣嬡在這方面的能力,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只要擺正態度,以林欣嬡的魅力,取得蘇凡的原諒應該不難。

王大力知道蘇凡不喜歡被打擾,也帶著勞德雨去了一邊,商討下合作的事情,而其他人看過好戲之後,也紛紛散開,只是再也沒有人敢以鄙夷的目光看向蘇凡,雲凡集團的大少爺,誰敢輕視?

不知不覺間,舞會的時間已經到來,南宮家族的人也已經出來,蘇凡和龍王也基本吃飽,兩人各找了個地方坐下,這個時候,一些最為重要的客人也陸續到達,蘇凡坐在角落,拿出了準備好的禮物看了看,確定沒什麼大礙之後,準備一會兒送給南宮璟月。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自左邊傳來,回頭一看,就看到一對極為般配的男女自外面走了進來,當看到女子親密的挽著男子手腕的時候,蘇凡竟覺得自己的心一陣刺痛,那種感覺就好似一個人拿著一把刀捅入自己心臟一樣……

.

(什麼人出現會讓蘇凡如此痛心?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打開薇信,查工眾號,名字就叫:睡前偷偷看。在裡面回復8,就可以獲取全本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特種兵弄髒了明星的衣服被罵是垃圾,亮出身份后嚇得跪地求饒!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