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互聯網思維看互聯網和關於互聯網的研究

自工業革命以來,我們經歷了和正在經歷著三個傳播的發展階段:

前Web:「機器網路」;

Web1.0:「內容網路」;

Web2.0:「關係網路」……

一、該如何看待互聯網

10年內,我們將進入「智能一切」的時代,人們不需手機了。那時將逼近Web3.0,即物物相連的「終端網路」時代。現在的廣告正在大力推行4G,我們的很多研究文章也是4G如何。學術研究需要超前,但目前我只看到一篇媒體副刊文章談到5G對生活的革命性影響,以及理工科的文章在討論相關的技術問題。

前不久聯合國下屬的國際電信聯盟(ITU)在聖迭戈舉行的工作會議上公布了5G技術標準化的時間表,5G技術正式名稱為IMT-2020,標準將在2020年制定完成,未來5G網路將至少有20Gbps的速度,這比坊間預測的10Gbps整整快了一倍。ITU稱:「5G網路同時具備在1平方公里範圍內向超過100萬台物聯網設備提供每秒100MB的平均傳輸速度。」

5G會滿足多樣化場景和及時的新聞挑戰,5G將滲透到物聯網等領域,與工業設施、醫療器械、醫療儀器、交通工具等深度融合。

從時間坐標看,每隔10年,移動通信領域就會發生巨大變化;每隔10年,新的移動通信技術就會普及:上世紀80年代末第一代移動通信網路誕生,然後是90年末的GSM網路,隨後到新世紀的3G網路,緊接著是2010年的LTE 4G網路。

當然,傳播技術不會朝著單一追求速度的方向無限邁進。在一個擁有相對極值的階段將保持一定時間的穩定。

新傳播形態正在呈現的對社會結構影響的趨勢在於:

1.空間極度壓縮,交往速度越來越快。每個人身體的存在位置已經不是決定群體是否有共同經歷的前提。新媒體將身處不同物理空間的人整合進共同的虛擬場景,人們的交往向即時在線轉變。低頭族現象說明,只有當「注意力在場」時,身體在場才變得對時空、交往和傳播具有意義。

2.人的真實社會角色與身份被剝離。在各種新的傳播形態中,每個參與者都可以成為不依附於社會現實地位的存在,扮演想扮演的角色,承擔與現實生活中截然不同的作用,表現出多重人格,甚至藉助於網路的匿名表現出極端的、反常的人格特質。但同時,虛擬社會網路越來越成為現實世界的延伸,與現實世界的關係變得更為密切。現實社會和虛擬社會相互交疊。

3.傳統的傳播順序與格局改變。新傳播形態下的信息,呈現非線性、圈層、超鏈接的連接方式,改變了以往的線性順序。在新傳播形態的傳導和轉譯下,人們頭腦中的社會圖景被肢解,「強力瀏覽」和秒殺式的跳躍閱讀,替代了邏輯化、有條理的信息接受。各種新信息中介商的經驗策略,則改變了信息傳播的格局,在隨時變動的傳者和受者之間,加入了智能化的信息過濾系統,大大方便並控制了使用者。

4.人的記憶方式和內容偏向發生變化。更多的選擇性記憶在於重要的信息點和信息的獲取路徑。並非記憶力不重要了,但記憶的側重點發生變化。在信息搜索極為便捷和快速的條件下,基於知識積累的理解力顯得更為重要。(面對豐富的材料和精確的數據堆而沒有思想的白痴多起來)

5.傳統構詞法被解構。其實,新網路語言的形成仍然是在語言學的範疇內:語言符號形成的任意、語言符號形成的約定。網路新詞的傳播和發展依賴使用者的約定俗成,內涵豐富獨特,表達方式十分貼合網路語境的氛圍,在社會心理需求作用下進行有規律地自我更新。

語文專家們以傳統的認識將部分他們認可的網路納入「正統」。教育部曾經持續數年發布新詞語以示某種程度的承認。一旦匯入正統的辭彙,由於它們脫離了已有的網路環境,多數反而會被原來的使用者摒棄。而令教育部尷尬的是,其發布的網路新詞有90%絕大多數人看不懂,更不會使用。網路新詞是一種來自草根網民的語言文化形態,專家們對於網路新詞的處置,顯露出權威標準的精英心態與草根文化的矛盾。

建議關注與新聞傳播緊密相關的三個年度報告:國際電信聯盟(ITU)2014年11月發布《衡量信息社會報告》、皮尤(Pew Research Center)(每年春季)發布的《2015新聞媒體現狀》和瑪麗·梅克爾(Mary Meeker)(每年春季)發布的《2015年互聯網趨勢報告》。

我們現在關於互聯網說得很多,但多以傳統媒體作為參照系,因而有「新興媒體」「自媒體」等說法,這樣的認識是有誤的。在多數人,甚至宣傳界的領導人都在使用「××媒體」來敘說互聯網的各種傳播形態時,為了便於溝通我也不得不這樣說。其實,互聯網完全不是傳統媒體意義上的「媒體」。我們習慣於從自身的邏輯出發,把互聯網視為延伸價值觀和影響力的平台或工具。事實上,互聯網更是一種重新構造世界的結構性力量,它正在重新聚合社會資源、市場資源(包括整個社會的傳播形態和路徑)。在互聯網的不斷發展之下,我們的社會不知不覺中呈現著與傳統社會不同的局面。傳統媒體與互聯網的本質差異如喻國明所說:「傳統媒介一直是作為少數人的傳播工具而存在於社會裡,而很少能夠被社會大眾所用並自由地進行分享。而互聯網恰恰激活了比機構更為基本的社會基本單位——個人,使每個個人都成為這個傳播系統當中的一個元素、一個基本單位。」[1]

互聯網僅僅是一類渠道、手段,它發現、激活了分散在每個人身上的各種有價值的資源,認知資源、體驗資源、掌握的時間、做事的能力等等,重新配置和加以整合。在互聯網環境中,可以看到三維、四維(立體+時間)甚至五維(再加時空隧道)的交流與展示,若以傳統媒體的思維方式來觀察互聯網,以平面和線性的方式對後者來實行控制,實際效果甚微。從這個角度思考習近平提出的「互聯網思維」要求,其長遠的意義不是很清楚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以互聯網思維看互聯網和關於互聯網的研究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