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4

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4

點擊閱讀第一章: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

前情回顧:四年前,她鋃鐺入獄,曾經的沈家千金,陸氏夫人,一封冷血離婚協議,自己的兒子喚曾經的好友為媽咪!她勢必要血債血償。不可諒解的前夫,深情款款的貴人,她不等老天的報應,因為,她會親自奪回屬於我的一切,包括幸福的資格!

第7-8章:

在她決定當掉之前,就知道陸祈銳很快就會知道,其實,她就是想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她放下了這段感情,也不會再去糾纏他,把他唯一的東西都壞給他,只是想不到,他會以為自己當掉戒指是想跟他見面,想挽回這段感情嗎?

以前的自己或許會用這樣的辦法,甚至在那天晚上,看著床上的那一幕,她再看著戒指,最後,選擇默默的離開,也只是想挽回這場婚姻,因為,她愛這個男人。

而現在,他實在是太看得起她了,當掉戒指,只不過是她需要錢而已。

一個早已經沒有意義的戒指,拿在手中只能是像一塊冰冷的岩石堵住自己的心。

沈馨予苦澀的笑了笑,卻很平靜的與他對視,道:「其實這個戒指,我應該早在那晚就把它丟掉。」

她以為自己永遠不會提起那晚的事情,此時此刻,她竟然輕描淡寫的說了出來,那晚,當她悄悄地打開房門,親眼看到她的丈夫與女人糾纏在床上,她震驚,心痛,連去看那女子的臉的勇氣都沒有,默默地轉身離開,當一切不曾發生,只是因為她深愛這個這個男人,想要維持這段婚姻,最終換來的是他的冷血和一句從未愛過。

「既然不愛,你為什麼要跟我結婚?」藏在她心中最痛的疑惑,她終於問出口,卻無法控制自己顫抖的聲音。

他抬起冰冷的眼眸,盯著她,沒有泄露一絲的

情緒。

「因為你是沈延毅的女兒。」他眯起眼淡漠的說道,就像是在說回答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而答案,就是這兒直接了當,真實到刺入心扉殘忍,沈馨予壓抑著涌到胸口的酸楚。

「你似乎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沈馨予,你太天真了,天真到近乎愚蠢。」陸祈銳冷下眼,盯著她蒼白的臉孔,淡慢地道:「你現在這個樣子,真讓我意外,曾經呼風喚雨的千金,變成了如此低賤的陪酒女。」

嘲諷的口氣讓她沈馨予的臉色慘白,側轉過臉,迎上他的目光:「我做什麼跟陸先生不早已經沒有關係了嗎?」

在他能不動於衷說出這些沒有人性的話后,他們就不再有關係,所以,他怎麼認為,她沒必要解釋。

陸祈銳抓住她的手,臉上很明顯的怒氣在升華,沈馨予卻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堅強,她再次迎上他的目光。

「陸先生,你現在頂多就是我沈馨予的前夫,我做的任何事情,早在四年前就跟你沒有關係了。」

雖然她告訴自己要堅強,也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此時此刻,心,還是泛起了無盡的痛,她只是他一個不愛的人,那段時間,每個夜裡都在跟回憶抗衡,現在她只是希望,他不要來觸碰她的疼。

儘管疼,在他的面前,沈馨予挺直著背脊,她不要再是曾經那個什麼都以他為中心的小女人。

陸祈銳看著她的神色,有那麼一瞬間的僵住,手忽然收緊,下一秒,將她狠狠的甩開,冷冷的轉身離去。

看著他的消失的背影,沈馨予無力的靠著身後冰冷的牆,似乎就在剛剛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

夜風,在這個安靜的夜裡吹起,無情的掠過她臉,在燈光下,顯得那麼的蒼白,人家都說,一切事情都睡隨風而逝,不知道此時此時的心痛,也會不會隨風而逝。

抬起頭,看著滿天繁星,這幾年,她都沒有機會看到如此寬闊的夜空,原來如此的美麗。

在這麼安靜的時候,心窩泛著絲絲的痛,她仰著頭,睜大著眼睛,看著美麗的夜空,因為有些醉意,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

「你看看,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消瘦的手指指著天空,厲聲道:「不許哭!」

伸手抹去眼角的淚水,嘴裡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許哭,不許哭,可淚水還是一個勁湧出眼眶。

「你知不知道,最不值錢的就是眼淚,不要哭,你明明預料到了,幹嘛還去在乎?」幹嘛還去在乎人家說什麼,幹嘛還去為那個不愛自己的男人流淚,她的心還是好痛,她好像還是不夠勇氣去面對這些。

沈馨予,你真是沒用!

她是沒用,剛剛的勇氣,剛剛的堅強,在這瞬間決堤,她放任自己好好的可哭一場。

「馨予,你怎麼了?」臉色蒼白的秦潔跑了出來,看著在流淚的馨予,她上前擁抱住她,「那個人是不是欺負你了。」

「我現在還有什麼資本讓他花精力來欺負,我沒事。」

沈馨予離開秦潔的懷抱,在告訴她的同時也在告訴自己,她沒事,真的沒事。

秦潔看著她哭花的臉,笑著罵了一句:「你還經常罵我,現在該我罵你了,傻女人!」

傻女人,她是徹徹底底的傻過。

「不要哭了,我們去吃宵夜。」秦潔拍了拍她的肩膀,她點點頭,兩人正要離開,剛走兩步,秦潔的肚子就傳來一陣疼痛,捂著肚子蹲在地上,沈馨予急忙扶住她,看著她蒼白了,立刻叫了的士去醫院。

這時,一輛黑色的豪華私家車開過與她們坐的的士擦身而過。

車內,身高將近一米九的他彎身坐在車內黑色皮質大椅上,修長雙腿疊加,優雅如豹,深邃的五官就像是是希臘神一般精美,眉宇之間中卻透露著深沉內斂的氣息,睫毛之下呈現著璀璨的黑,閱覽著手中的文件。

他就是肖墨恩,這幾年名震華爾街的人物,沒有人知道他的背景和來歷,只知道他有今天的成就,包括接任卓越集團CEO,都完全取決於他的能力,但對於他為何會選擇離開美國,來到香港,這就讓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車內,除了他還有兩男一女,都是隨著他從美國來的助手,都會在卓越集團各自擔任職位,艾米坐在他的旁邊,看著筆記本,以最簡短的話在做整個彙報。

肖墨恩抬起頭,低沉的嗓音由那張弧度優美的薄唇緩緩吐出:「這些都是威爾公司近年來與卓越來往的所有賬目和資料?」

「是的,」艾米點頭,繼續將手頭上的資料遞給肖墨恩。

對面的男子於凱,靠著椅背,一手環胸,一手在下巴撫摸了一下,說道:「其實就這些數據,就已經很明顯的威爾公司早已經出現虧損,該是我們下手的好時機,怎麼說來到香港,也要打一個開頭炮吧。」

收購一向是於凱的強項,肖墨恩一邊看著手頭上另外的文件,微微的抬起一個手指,開口道:「傳出威爾的消息,拋去持有的威爾股票,以卓越身份收購,有多少收多少,明天,我要看到成績。」

這就墨恩在接任之前大量收購威爾股票的原因,原來他一早就有了前往香港之後的打算,於凱心想,墨恩的手段一向夠狠,笑了笑,做出一個OK的手勢。

肖墨恩頭也沒抬的繼續說道:「Ben,你負責的卓越投資需要全面的整頓,特別是風控部的人員。」

「我知道,Boss,還有一件事。」說話的是Ben,黑髮下的臉孔雖沒西方人來得深刻,卻也五官立體得俊朗迷人,而那雙湛藍的眼睛,則明顯的證明他是個混血兒。

Ben很快的將資料打開,交給肖墨恩,又繼續道:「美國總公司也派了一個人到卓越任職,這是她的資料,瑞辰地產的千金,想不到她竟然會不繼承自己的家業,而選擇進入卓越。」

肖墨恩隨意的瞥了一眼資料,沒有任何情緒的開口:「既然你負責卓越投資,那麼就由你去安排,還有,交易員招聘的如何?」

「現在已經收到了三百七十六份申請書,後天截止,就會安排面試考核。」

肖墨恩輕嗯了一聲,拿下眼鏡,一張俊美無可挑剔的面孔,他將視線投向窗外的夜景,他對這座城市是模糊的,因為,五歲被收養之後,他就被養父母帶往了英國,相隔二十六年,他終於又踏上了自己的故鄉。

所以,今天一早,下飛機就選擇了坐巴士,靜靜的回味故鄉的味道,怎麼也不想到,在巴士會看到這麼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人,明明在流淚,朝著玻璃里的自己,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要哭,在那語氣中,他能聽出她的堅強……

沈馨予在醫院守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秦潔看起來臉色比昨夜好了很多,在醫生檢查過之後,就可以出院。

「馨予,你幫我拿著東西,先去大廳等我,我辦完手續就去找你。」

沈馨予嗯了一聲,朝著樓下走去,在長椅坐下等著,側轉過頭,看著旁邊的自動販賣機站著一抹小小的身影,一隻幼嫩的小手拿著硬幣不斷的向上舉高,頂著腳尖,卻還是怎麼都夠不到,不能把硬幣放進去,最終,收回了手,左看看右看看,一雙炯炯的大眼睛瞬間落在了沈馨予的臉上。

小男孩有著一張可愛的小臉蛋,看上去四五歲這樣,粉嫩的嘴角上揚,似乎想到了好辦法,於是,朝著馨予走過來。

「漂亮姐姐,幫我一個忙,好不好?」小男孩的聲音很嫩,仰著小腦袋,看著眼前的阿姨,一副讓人疼惜的模樣。

看著眼前的小男孩,沈馨予的心猛地一怔,還未等她說話,一隻嫩嫩的小手忽然拉住了她的手,拉著她朝著自動販賣機走去。

小手傳遞的溫暖讓沈馨予回過神,低頭看了看小男孩,溫柔的問道:「你是要我幫你買汽水?」

小腦袋點了點,又搖了搖,說道:「爹地說過,自己的事情要自己,我要自己買,姐姐可以把我抱高一點嗎?」

「好。」沈馨予快去的蹲下,一雙纖細的手臂伸出,將小男孩抱起,感覺到他柔然的小身體,她的心裡泛起絲絲的苦澀,她多少次在夢裡感覺抱著小曦,讓她都捨不得從夢中醒來。

「姐姐,這邊一點點。」一道嫩嫩的聲音打斷她的思索,她回過神,按照小男孩的指示移動一個小步伐,窗口前,白嫩的小手伸出,沒有任何的考慮,就選擇了三排第六的波子汽水。

哐啷哐啷!在汽水出來了之後,小男孩從沈馨予的身上下來,彎著身子,雙手伸到貨品口拿出來,小小的手,捧著兩瓶來站在馨予面前,將一瓶地給她,抬起小腦袋,說道:「姐姐,謝謝你幫忙,這瓶汽水送給你,很好喝噢。」

沈馨予當然知道這個汽水好喝,因為,她從小就喜愛咸檸七的味道,看著小男孩仰頭喝汽水,兩腿在椅子上一晃一晃的模樣,想起小時候父親不給她喝,她就偷偷的溜出來買著喝汽水的時候,便不經意的笑了起來。

喝著一半的小男孩忽然停了下來,興奮的說道:「姐姐,你笑起來真好看。」

「謝謝誇獎噢。」沈馨予笑著回答

,然後看了看周圍,卻沒有發現他的父母,便開口問道:「你怎麼一個人?家人呢?」

「幾分鐘后,他們就會找到我的。」小男孩搖晃著腿,再喝一口汽水,打了一個咯,一副很神秘的樣子,說道:「阿姨,我告訴你噢,爹地不給我喝汽水,所以,我就偷偷溜出來喝,嘻嘻。」

「姐姐小時候也跟你一樣,偷偷溜出來喝汽水,不過,現在阿姨明白了,爹地這麼做是為了我好,擔心我喝多了汽水,影響身體。」其實,她知道,不只是這件事,爹地做的所有事是為了她好。

「姐姐說的話跟媽咪說的一樣。」小男孩嘟起粉嫩的小嘴,小身子靠著椅背,說道:「這些我都聽好多次了,爹地和媽咪都好忙,也不會知道的。」

爹地和媽咪忙著他都時常見不到面,其實,如果可以給他多見見爹地和媽咪,他也是可以不喝汽水的。

這時,在整個醫院翻天覆地尋找的保鏢發現了小少爺,朝著他跑了過來,除了保鏢之外,還有兩名大概三十歲的婦女跑在最前面,額角冒出豆大的汗水,應該是緊張的,就算如此,在靠近了小男孩也不敢大聲說話。

「小少爺,終於找到你了。」找到了小少爺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小男孩看了看他們,側轉過頭看向沈馨予,一個兒童化的英國無奈式聳聳肩,「我就說了,他們幾分鐘后就會找到我的,阿姨,記得喝噢,真的很好喝。」

說完,一個利索的動作,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穩穩地站在地上,婦女要想去抱他,他退後了一步,示意他能自己走,很快,在保鏢和兩名婦女的護送下,離開了醫院,不再是剛剛與沈馨予說話那可愛的模樣,帶著一絲的傲慢。

沈馨予看著小男孩離開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不舍,看著旁邊椅子上放著喝掉了一半的汽水,在看看自己手中的汽水,她的心像是被什麼觸動,泛起了隱隱的疼痛。

她的小曦還好嗎?應該也跟剛剛這小男孩差不多大了吧。

小曦,原諒媽咪沒有第一時間去看你,再等一等,等媽咪有那個能力了……

「馨予,你在想什麼?」秦潔叫了馨予好多聲她都沒有回應,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沈馨予回答,告訴自己不要去想了,她會以最快的步伐去達成,讓自己有這個能力可以站在小曦的面前。

「那我們去吃點東西吧,我都快餓死了,吃飽了回去收拾下自己,晚上還要開工呢。」秦潔挽著她的胳膊,嘴裡嘀咕著,沈馨予忽然停住了腳步,看著她,說道:「不要再去開工了,做點別的吧。」

「我當然有想過,我也會攢夠錢開一家自己的花店,只是……」秦潔的話還未說完,沈馨予拿出一張卡放在她的手心,秦潔愣了愣,再看看她,「這是?」

「我把戒指賣掉的十萬,去開花店吧。」

「馨予,我是不會收下的。」秦潔將卡放回了馨予的手心,笑著說道:「你的心意我領了,我只想靠自己,還有半年,等諾蘭讀完書,我就真的放心了,現在我更加不放心的是你,昨天晚上那個男人是你的前夫嗎?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我現在還有什麼能讓他對我怎麼樣?」馨予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

「我們真是天涯淪落人啊。」秦潔蹙起眉,感慨一句。

沈馨予淡淡的一笑,說道:「好吧,就讓我們這倆天涯淪落人好好的吃一餐,我可是餓死了。」

兩人說著,走出了醫院,不管多了的辛苦,不管多少人的歧視,她,沈馨予,也只是想好好的活著,這是她答應了爸爸的。

這時,小男孩在保鏢的隨行進入了停車場,朝著一輛豪華的私家車走去,保鏢給小少爺開門,看到車內坐著的人,他興奮的喚了一聲:「爹地。」

然後,抬起腳自己進了車子……

車內,陸祈睿見兒子進來,伸出手臂將他抱在大腿上,問道:「你什麼時候開始學會騙人的?」

「爹地。」陸曦拉著爹地大打的手,低著小腦袋,有些委屈的說道:「小曦只是想見爹地和媽咪。」特別是媽咪,他已經好久沒有見到他了,好想她。

陸祈睿聽著兒子這麼說,半眯起雙眸,其實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少有時間陪兒子,才以至於他假裝生病引起他的關心,他摸了摸兒子頭,說道:「就算是這樣,以後也不可以假裝生病了,知不知道?」

「爹地,我知道了。」陸曦點了點頭,見爹地不生氣了,這才開口問道:「爹地,媽咪什麼時候回來?」

「過幾天,你媽咪就回來了。」

「真的嗎?」陸曦聽到爹地的話,忽然睜大眼睛,小臉上儘是興奮。

陸祈睿勾了勾他的小鼻子,回答道:「真的。」

說著,車子已經離開了停車場,如一陣風的揚長而去。

在路邊,沈馨予跟秦潔也走出了醫院,來到了一家茶餐廳,兩人邊吃邊聊著天。

這時,牆上的電視機正播放著新聞,今天一早的熱門消息,卓越集團新任總裁正是任職,一上任就展開了收購計劃,威爾酒店被卓越集團收購,威爾負責人陳威至今未露面……

秦潔看著電視上的報道,簡直有要拍掌叫好的衝動,將手中的奶茶放下,說道:「這陳威也有今天,這出來玩玩的把家業都敗掉了,真是活該。」

沈馨予卻只是輕微的瞄了一眼,沒有說話,繼續低頭吃著東西,秦潔收回目光,看著她毫不關心的樣子,忽然想起了那晚她對著陳威說的話,「馨予,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吧?」

「其實,也只是猜測。」沈馨予抬起頭,回答道。

秦潔聽了馨予的話,十分的詫異:「猜測,這也太准了吧?果然是文姐看中的人,不過,這位卓越新總裁還真是厲害,剛上任就來了一個開門紅。」

沈馨予只是淡淡的一笑,沒有再說什麼,在半個月前,她在監獄里看新聞和報紙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威爾股票的變化,抬高股價之後拋出虧損的謠言,在大量的出貨,股票下跌,使持有股票的人跟風沽貨,讓再以卓越的名義正是收購,她不得不承認,這位卓越集團新上任的總裁夠心狠手辣,只有這麼狠心的人才會如此的惡意收購,不顧他人的死活。

不過,如果自己有一天能在他的手下做事,一定能學到不少。

「對了,你明天不是要去卓越應聘嗎?一會兒我們吃飯完就去買衣服,怎麼都是去大公司面試,可不能穿成這樣。」秦潔看著她的穿著不禁皺起了眉,明明是那麼漂亮的臉,那麼好的身材,穿成這樣,還真是浪費了,想到這裡,她忽然就站了起來。

「不行,我們現在就去。」說著,拉著沈馨予就要去,實在是沒辦法,這秦潔素來都是衝動的人。

商場里,琳琅滿目的時尚物品讓人眼花繚亂,她本是想隨便買些普通的衣服就好,可是,一走進商場,秦潔帶著沈馨予直接朝著品牌店走去。

這樣的店,她當年會毫不思考的就走進去,在店裡,她不僅是尊貴的顧客這麼簡單,她就像是女王,店員都是小心翼翼的奉承著,將所有新推出的衣服都會一一的拿出來給她看,而她,也就隨便挑選之後,就有店員親自給自己送回家,其實,那些衣服,她不一定都會穿。

現在,就在她跟秦潔走進來的時候,店員都輕瞥了她們一眼,似乎當沒看見,但由於是在工作,所以才緩緩地上前。

「兩位,這些都是本店的新款,不打折,那邊還有換季的特價商品,會特別的優惠。」店員是受過訓練的,就算是碰上這樣的客人,也不會很明顯的說,心底知道,她們是買不起全價的商品。

關注微信號:viyan01,並在微信中回複數字:177,閱讀後續內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結婚三年的老公竟然聯手別的女人設計陷害她,讓她凈身出戶4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