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E張勇:一半技術,一半商業

在一個庸常的世界,「有意思」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恰好,張勇很在意這個。

所以在去年,當他想通過一款產品走向海外時,看著Google Play上琳琅滿目的清理軟體,他完全提不起興趣將「LBE安全大師」改成英文版。索性,換個方向。

「任何工具應用的出現都是因為操作系統不完善,這可以說是一個定論。」

所以,尋找不完美便成了一種日常,「應用分身」也因此進入了LBE的視線:

「當時有一些團隊就是這麼乾的。把標準的微信重新打包,改掉包名,這樣就可以在一部手機上裝兩個微信。然後放到淘寶上賣,一個幾十塊。」

事實證明,這個需求很強烈。在正常的推演之外,張勇甚至還聽到了來自其他角落的聲音——重度遊戲用戶、微商。但真正促使他傾其全力的卻是另一個原因,「這是一片空白領域。」

2015年10月,「LBE平行空間」正式開工。

LBE張勇:一半技術,一半商業

技術

事實上,實現「應用分身」的路徑不止一種。在LBE平行空間立項之前,360手機便推出了「微信分身」。但「第一它是系統級的,第二它只能分身微信。」作為開發者,張勇顯然需要更普適的產品。

「有沒有可能利用之前在傳統互聯網上很熱門的虛擬化技術——容器——來實現?」

這是張勇第一時間想到的解決方案,因為他在Android上並沒有發現一個成熟的容器。一家做得比較成功的在被Google收購后,最終卻推出了「Android for Work」這種面向企業端的產品,「反正,並不是很成功。」

另外,除了實現分身,容器其實還是一個強大的底層引擎,「它可以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而這也是張勇在技術上比較看好的方向:

  • LBE平行空間的原理就是在Android上隔離出一塊獨立空間,往裡面裝什麼都可以;

  • 就像容器,在Liunx環境中隔離出一個完整空間;

  • 原來做後端的人在添加、刪除、重新部署後端服務時,需要一個一個配置,現在他們就是把所有東西都放到容器的虛擬環境里,再把虛擬環境打個zip包,這放一個那放一個,實現快速部署;

除了操作效率更高以外,容器的另一個優勢就是它對性能的要求很低:

  • 像VMware、Xen,Hyper-V這樣的產品,它的模擬很完整。直接往電腦上裝VMware,Mac裡面就能運行Windows;

  • 但容器其實並沒有真正虛擬出一個不一樣的系統,它只是做了隔離,外面訪問不到內部,內部也訪問不到外部,相互之間不可見,它不用模擬完整的硬體和操作系統;

盡量通俗地表達便是:

  • 用VMware裝個虛擬機,裡面的速度一定比原系統慢。因為它裡面還要跑一個OS,還要跑一個新操作系統,還要在裡面模擬硬體。基本硬體都是軟體模擬的,而軟體模擬硬體,速度起碼差一個數量級;

  • 但容器不用模擬任何東西,它對性能的損耗只有2%、3%;

  • 虛擬機技術,在有硬體支持的情況下,可能CPU方面損耗不大,但IO、磁碟、網路,特別是性能,容器的資源損耗是它的幾十分之一,所以它們兩個的性能差別很大。

而在LBE平行空間的引擎搭建過程中,Android的特性使其難度遠遠大於傳統的容器:

  • 隔離雖然不用模擬整個系統,但這要求開發者對整個系統很了解;

  • Android與Linux不一樣,Linux一共300多個函數,隔離起來很簡單,Android卻多得多;

  • Android的服務系統,組件特別複雜,而且又封閉,還有很多定製,非常坑;

如今,這些「很多很多的坑」已經基本上被解決,用張勇的話說:

  • 我們現在容器的完成度,個人覺得在90%左右;

  • 基本上可以跑大部分程序,因為很稀有的特性大部分程序也不會用到;

  • 現在國內有很多人做這個事,但不動framework的純軟體方案,沒有人的水平能夠接近我們;

但事實上,LBE的競爭壓力從來就不是來自同行,而是來自手機廠商。

LBE張勇:一半技術,一半商業

商業

「在國外,廠商都不怎麼做定製化,但在國內,各家都會拚命把自己的OS做得非常完善,什麼功能,有的沒的,都要加進去。」

而如果是同一個功能,OS開發商(手機廠商)與第三方開發者競爭,基本上就是高維打低維,後者幾無生存空間:

「它可以改很多地方,比如它覺得這個地方系統原來設計得不太好,我們需要繞很多彎才能把這個坑繞過去,它直接改framework就完了。」

換句話說就是:

「做OS的會對我們的產品有先天優勢,只是目前他們做得還不太好。」

但顯然,張勇並不打算在這已經短得可憐的時間窗口裡,把精力投在他所熟悉的國內市場:

  • 國內現在是一個存量市場,不是增量市場;

  • 很多人都在盯著市場上已有的東西拿來抄,拿來借鑒;

  • 任何技術做完之後很快就有其它廠商跟進,很快就失去了優勢;

而在國外,尤其是美國:

「如果已經有人在這個方向去做了,並且做得很好,大家可能會避開他。當然,在那邊願意買單的用戶也多。」

張勇口中的「買單」不僅是用戶口袋裡的真金白銀,更多是指用戶的「注意力」。理論上,一個工具應用的本分應該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但若果真如此,工具應用的商業化幾乎就成了一道無解的題。顯然,張勇深諳此理,但他並沒有找到比「體面地打廣告」更好的辦法:

  • 好的工具,用戶停留時間應該是足夠長的,使用頻次也高;

  • 工具的商業化基本都是廣告這個套路,事實證明,這麼做也是最高效的;

  • 產品商業化之後,留存肯定會有所下降,但只要確保留存不降太多就行;

所以,相對於如何更好地商業化,張勇更喜歡判斷的是一款工具能不能創造價值。在他的構想中,為了得到這種價值,用戶會心照不宣地付出自己的注意力:而「能不能創造價值」實際上考驗的也並不是開發者的智商,而是動機:

「用戶也許不知道,但產品經理一定知道,Android平台上的『一鍵清理』是個偽功能,除非你像安全大師一樣有Root許可權。所以現在還在Google Play上推這種產品的公司,它是不是想做好產品?當然不是。」

若以變現為第一要務,無論是To B、To C、還是To VC,持續地投入人力物力去研發一款工具應用,這顯然與利益最大化相悖,因此,這類產品的生命周期一般都很短。在張勇眼中,LBE平行空間不在此列:

「我們還是希望能在海外做出一款用戶過億的產品,所以我還是對產品有期待的,不會做成『那種』樣子,那不是我們的風格。」

3月1日,LBE平行空間正式在海外上線,增長速度很平穩,目前已經累積了3000萬用戶。對此,張勇表示:「日活千萬隻是剛剛開始, 一年內總用戶過億應該沒太大問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eenix第四色色 » LBE張勇:一半技術,一半商業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